【禁闻】农民工年关难讨薪 中共严控舆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7日讯】年关已近,中共病毒疫情导致近3亿农民工难以回家团圆。而他们中还有大批人,辛苦打拼一整年却被恶意拖欠工资,催讨无门。中共政府各部门不但对求助的民工“踢皮球”推诿卸责,甚至制定网络舆情联动处置机制,试图控制民间的讨薪舆论风向。

中国大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每到年底都会“如期而至”,而工程建设领域则是欠薪的“重灾区”。

中共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底,已经查实的工程建设领域被欠薪的民工有21.37万人,涉及金额25.95亿元,分别占全部欠薪案件人数和金额的71%和82%。

安徽农民工陈江(化名)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他透露,承建镇江市碧桂园碧水湾工程的鑫控建设(苏州)有限公司,从2019年4月起,拖欠了18名农民工血汗钱近23万元。

安徽农民工陈江:“他就是拖来拖去就不想给。他说当时叫开了委托书,证明干嘛的。行,现在现在本人过去了又不行。他就胡乱搞嘛。要不这样搞也不行,要不那样也不行,就只能本人过去了也不行。他们是串通好的,劳动局跟那个派出所,跟那个项目部已经串通好了。”

陈江表示,现在已经快过年了,又赶上疫情时期,从镇江回家还需要自费核酸检测和隔离,讨薪之路困难重重。

另一名农民工左四红,受其他因为疫情出行不便的农民工委托,多次到镇江劳动保障部门交涉,希望政府介入帮助讨薪。

左四红:“头两次他就说为我们操心,你们不要去工地,需要证明之类什么的,号码留下来,你们过来给我打电话核实一下就行了,我会跟你们讨的。后来第三次第四次就不一样了。我就当时就知道了,(劳动保障局和项目部)已经穿了一条裤了。”

甘肃省的何林也有类似的遭遇。

据《美国之音》报导,何林和其他近百名农民工,在2018年接下了当地一个文化旅游影视基地施工项目。建设方华夏春秋公司负责人承诺年后支付他们380万工资后,却销声匿迹,工资没了下落,整个工程也延宕至今。

何林等人作为民工代表,到处举报、讨薪维权,却被各级政府推诿卸责“踢皮球”,浪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却一无所获。

现在,何林老家靠他养活的五口人已经面临断炊,靠跟朋友借钱为继。

大陆民主公益人士董广平表示,即使中国有现成的法律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但是在没有法治,官员利益优先的中共体制下,农民工的维权之路可谓“难于上青天”。

大陆民主公益人士董广平:“中共独裁社会,他没有法律的保障劳工利益。你通过司法程序,他也没有一个司法公正的程序,他立案不立案,这个案子怎么判,是他当官的说了算。没有人去真正考虑到去维护劳工,维护农民工的利益,真正是为他们去着想的。”

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r Bulletin)统计显示,去年下半年以来,从网上可追踪到至少420多起讨薪维权事件,每件都涉及百人左右的农民工团体。

官媒调查发现,中西部地区一般以建筑业欠薪为主。但过去一年,东部沿海地区的新能源汽车、教育培训机构、网际平台、酒店和餐饮企业已经成为新的欠薪多发地。

11月,欠薪长达4个月的广西贵港腾骏汽车,就爆发了员工维权事件。

河南信阳市一名老教师,因为被连续欠薪9个月,号召大家去教育局讨薪,结果被公安局拘留10天。

1月11号,一名48岁的“饿了么”外卖员为了讨回被公司扣掉的5000元薪水,甚至携带汽油来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引火自焚以示抗议。

另外,在对待民工讨薪维权的问题上,中共当局却加强了松舆论管控。

《大纪元》近日获得了一份2020年11月12号,桂林市委网信办给人社局的回复文件。

文件显示,在“欠薪”问题上,桂林市人社局按照网信办要求,制定了一个网络舆情联动处置机制的措施。

采访/陈汉 编辑/李明飞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