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谁“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22日,习近平在中纪委五次全会上称,腐败仍是“最大风险”,强调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也决不能输的政治斗争”,必须“坚决打赢”。

1月23日,新华社发表解读文章称,“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些腐败分子结成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

习近平的讲话和新华社的解读文章集中到一点,就是有人想夺习近平的权。那么,到底是谁想夺习近平的权?先看一看习近平处理的一些大案要案。

赖小民及相关金融大案

1月29日,原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被执行死刑。从1月5日赖小民一审被判处死刑到被执行死刑,仅用了24天。时间之短,超乎寻常。胡锦涛任中共党魁十年,江泽民任中共党魁十三年,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任中共党魁十三年,加起来,36年,没有一位副省(部)级及以上的贪官,被以这样快的速度执行死刑。

从2013年1月习近平开始反腐打虎至今,查处的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达470人,虽然从中共公布的贪腐金额看,赖小民贪得最多(17.88亿),但比赖小民贪得多的大有人在。比如,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贪的钱多到中共不敢对外公布的地步。但习上台八年来,赖小民是第一个因经济犯罪被执行死刑的副省(部)级官员。

习之所以速杀赖小民,是因为他感到他的权力受到的威胁比任何时候都大,他要杀一儆百,借赖小民的人头立威,震慑赖小民背后的人。

谁是赖小民的后台老板?“江泽民利益集团”的第二号人物曾庆红是也。

赖小民是江西瑞金人,曾庆红是江西吉安人;赖小民有强烈的江西情结,曾庆红是“江西帮”的帮主。赖小民是在任中共银监会办公厅主任时,调任华融公司的。他的“伯乐”是时任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赖小民曾公开讲,刘明康曾四次找他谈话,劝他去华融。刘明康是什么人?曾庆红的心腹。

有评论说:“盘算再三后,赖小民还是走马上任了,上任华融也标志着赖小民正式上了曾庆红的船”。赖小民因为有刘明康、曾庆红撑腰,在极短时间内,将主要“经营、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资产”的华融,迅速变成一个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一只在中国金融市场上辗转腾挪、翻云覆雨的“蛟龙”。

2015年6月,习反腐打虎的关键时刻,发生了A股暴跌、股市一泻千里、数以万亿计的资金被吸走、并被转移到海外的大股灾。这场大股灾被称为企图置习近平于死地的“金融政变”。

从那时起,习开始金融反腐,查处了一批高官和“金融大鳄”,如原中共证监会副主席姚刚,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明天集团创办人肖建华,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香港数字王国实际控制人车峰,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胡怀邦,华信集团董事长叶简明等。

习顺藤摸瓜,到2018年4月,抓捕了中共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中最大的一家——华融的“第一把手”赖小民。赖最关键的问题,不是所谓贪腐,而是“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政治投机,为个人职务升迁拉关系”。拉谁的关系呢?赖的关系人据说有100多个,包括肖建华、叶简明等,最上面、最重要的关系,就是曾庆红。

邓恢林及政法系统大案

1月23日新华社的文章专门点了邓恢林的名。1月4日,2021年的第一个工作日,中纪委官网发布“重磅信息”: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中纪委的通报称,邓恢林“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捞取政治资本,热衷政治投机”。

邓恢林是去年习近平政法大清洗中落马的第二名副省(部)级高官。在他之前,去年4月19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当晚,公安部长赵克志主持召开部党委会议,称孙被查“是其长期以来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守纪律、不讲规矩、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的必然结果”。

在邓恢林之后,去年8月18日,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落马。2018年1月31日,邓恢林以“扫黑除恶”的名义,抓捕重庆富华典当公司董事长李怀庆。2020年6月8日,李怀庆在法庭上说,邓恢林曾亲自找他谈话,要他“花钱消灾”,交2亿元“罚款”就可释放回家。

邓恢林特别谈到,上海一名企业家与他因同样原因被抓,交2亿元“罚款”后,立即获得自由。上海企业家是谁抓的?就是时任上海市公安局长龚道安。邓恢林抓李怀庆和龚道安抓上海企业家,都是受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孙办军之托,因为李怀庆等牵扯到一桩向习状告孙力军的案子中。

孙力军、邓恢林、龚道安是谁提拔重用的?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孟建柱是谁提拔重用的?曾庆红。2001年,曾庆红任中央组织部长时,将上海市委副书记孟建柱调任江西省委书记。2007年10月,作为分管中央组织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曾庆红将孟建柱提拔为公安部长,次年兼任国务委员。

2020年,习官场大清洗的重点是政法系统。中共政法系统被称为“刀把子”。习上台以来,“刀把子”一直没有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上。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也是曾庆红提拔重用的。在中共内部,“窃取党和国家权力”最有可能的,一是军队(枪杆子),二是政法(刀把子)。

习的政法大清洗,往上追,也追到曾庆红那里。

马云的蚂蚁金服被紧急叫停案

马云旗下的蚂蚁集团,原定去年11月5日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准备上演一出全球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盛宴(首次公开发行)。

据估计,蚂蚁集团仅散户申购就创3万亿美元记录,总市值或可达2.1万亿元人民币(约3,130亿美元)。远高于中国工商银行(总市值1.75万亿元)、中国建设银行(1.57万亿元)、中国农业银行(1.1万亿元),以及中国银行(0.94万亿元)这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的任何一家,甚至略超过中行和农行的市值总和。

蚂蚁集团的“吸金额”,比英国2019年的GDP(2.8万亿美元)还要多,可以说富可敌国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马云在上海金融峰会上放了一炮,惹得习近平雷霆大怒,导致蚂蚁金服上市被紧急叫停。

去年10月24日,根据习的指示,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会上警告说:“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要坚持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金融安全永远排第一位。

当天,马云在演讲中却说,“中国没有系统性金融风险”,因为“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中国实际上是‘缺乏金融系统’的风险”。现在中国的政策愈来愈多,导致“谁都干不了什么事”,“谁都可能出事”。“过去16年,蚂蚁金服一直围绕着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发展。如果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错误的话,我们将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马云的上述讲话,实际上,是与王岐山针锋相对,进而言之,是公开叫板习近平。马云哪来的底气?

首先,马云的蚂蚁金服是在黄奇帆任重庆市长时帮他搞起来的。黄奇帆何许人也?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上海帮”要员之一。2001年前,黄奇帆的仕途一直在上海,曾任上海市委、市府大秘超过7年。在江、曾亲信——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任内,黄奇帆被提拔为重庆市长,自称“我和薄配合默契,如鱼得水”。薄熙来曾经是江、曾预备取代习近平的人。

第二,马云的蚂蚁金服掌握了大量个人资讯。路透报导称,蚂蚁集团掌握著10亿人的数据,这是一项巨大财富。台湾《自由财经》2月5日报导说,蚂蚁集团等大型互联网企业掌握民众非常多的讯息,知道的比中南海还多。

最近,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等的信息外泄,恶俗维基网站的牛腾宇等被重判。身在海外的恶俗维基网站创办人肖彦锐说,该网站站长顾某的妈妈是蚂蚁金服高管,与原上海市公安局长龚道安有联系,顾某在这个案子中毫发无伤。习女儿等的个人信息外泄,有无可能是江、曾人马暗中使坏?

第三,马云创立的阿里巴巴,股东包括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前中共元老陈云之子陈元,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贺国强之子贺锦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刘乐飞等。这些人都是以江、曾为首的“江泽民利益集团”的重要成员。

第四,马云还建立了一个“媒体王国”。阿里巴巴自2013年4月投资《商业评论》杂志后,陆续投资商业资讯网站《虎嗅网》、财经媒体集团第一财经,合作创办了无界新闻、封面传媒。再加上新浪微博、优酷土豆网、社交工具陌陌、阿里巴巴影业等。2015年12月11日,阿里巴巴集团花20亿港元收购《南华早报》。马云的“媒体王国”扩张至25家。《南华早报》的经营权和控制权却在中共港澳工委手中,长期以来,港澳工委的实际控制人是曾庆红。

马云是“中共国”首富,掌握了巨量的互联网资源,建立起庞大的金融王国和媒体王国,背靠以江、曾为首的“江泽民利益集团”,一旦蚂蚁金服这只“蛟龙”出水,不仅可能重演2015年的“金融政变”,甚至可能真的扳倒习近平。

习不抓捕曾庆红将反受其乱

习最大的政敌,就是以江泽民、曾庆红。由于江泽民早就半死不活了,“江泽民利益集团”真正的幕后老板,就是曾庆红。

去年11月,听朋友说,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巨头,准备在拜登上台后,联手江泽民、曾庆红的势力,换掉习近平。今年1月28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表匿名文章《更长的电报:迈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其关键就是建议美国政府联手中共内部的反习势力,换掉习近平,然后,回到过去美中权贵“闷声发大财”的好日子中去。

扳倒习近平,是一场持续了八年多的行动。明年是中共二十大,八年多来,江、曾的代理人不停地给习挖坑,已经把习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上。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习明知曾庆红是最大政敌,而不动手,最后,很可能自食其果,反过来成曾庆红手中的牺牲品、替罪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