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昆仑 从遭酷刑的中共囚犯到国际艺术领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8日讯】张昆仑教授是中国最有成就的雕塑家之一。作为许多奖项的获得者,张昆仑教授曾是山东艺术学院雕塑所所长和雕塑研究所所长。他还创作了一些中国最大的纪念碑。

然而,在他事业的鼎盛时期,这位著名的艺术家却成为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受害者。当他坚持自己的信仰自由时,中共官员对他的承认和尊重突然结束了。

张昆仑教授在中国被拘留了四次,他被殴打和酷刑折磨。仅仅是因为他修炼这个和平的功法,这位著名的艺术家被当作罪犯对待。

在被监禁和严重酷刑之后,张昆仑移居在美国。

在美国他创作了宏伟的艺术作品,并组织策划了世界上巡回最多的团体艺术展《真善忍艺术展》。展览于2004年启动,此后已在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巡回展出,从纽约市到巴黎,从多伦多到米兰,有一千多场展出。展览的目的是揭露我们时代最悲惨的侵犯人权行为之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肯定艺术之美的力量。

张昆仑于2008年用人造石和花岗岩创作的3/4真人大小的菩萨雕像。(由《神圣的艺术》Kacey Cox提供)
同一雕塑的侧面(由《神圣的艺术》Kacey Cox提供)

灵感

新大师学院讲师雕塑家约翰娜‧施瓦伊格(Johanna Schwaiger)在电话上说,2003年她有幸作为短期学徒,在张昆仑教授位于纽约上州的工作室与他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

“与张昆仑教授的相遇是我作为艺术家生涯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我惊叹于他技巧的精湛和他对工作所表现出的坚忍不拔的耐心。但他给我留下的最大印象是他无私和乐观的天性,即使他在中国被关押过。”

“他的精神没有被打垮,反而更加高昂。他的使命非常明确,他的艺术从来不是关于自己,而是用他的最高水平来表现对真理和美丽的尊重。他整天忙于几个项目,每一个项目都具有很高的水平。但对其中的一个雕塑,他给予了额外的关注——一个真人大小的佛像。”

佛像。张昆仑创作于2002年。(由《神圣的艺术》Kacey Cox提供)

张昆仑的故事

为了拍摄即将上映的纪录片《神圣的艺术》,多伦多的电影制片人卡西‧考克斯(Kacey Cox)连续七年追踪《真善忍艺术展》。

《神圣的艺术》预告片

考克斯采访了张昆仑。在这次采访中,张昆仑详细讲述了他在中国被拘留的经历和他在艺术方面的使命。采访发表在新大师学院的在线杂志《画布》上。

“我曾是山东艺术学院雕塑系的主任。”张昆仑说。“1985年,我在兴隆矿创作了一座15米(约50英尺)高的雕像。86年,我创作了一座30米(约100英尺)高的唐式雕像。它是当时中国最高的雕像。我处于事业的巅峰,但我并没有满足感。不管你有多少钱,你有多出名……这些都只有几十年。我的生活缺乏意义。”

1986年张昆仑创作的《唐赛尔》。(由张昆仑提供)

1989年,在寻求生命和艺术意义的过程中,张先生搬到了蒙特利尔,在著名的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任教。

1996年,他搬回中国照顾岳母,并且有机会接触到了法轮功。那时他才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全新的人。

“当我回到中国时,下飞机时,我看到法轮功正在迅速传播。几乎每个草坪和广场上,人们都在和平地炼功……这是美妙的。”

1999年,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一场反对法轮功的抹黑运动。数百万人失去了工作,许多人被监禁,遭受酷刑,甚至被杀害。

张昆仑说:“中共利用所有国有部门、报纸、电台和电视台,甚至动员军队和警察。整个国家都在恐怖之中。这是一次大规模的镇压行动。”

“当时,我想做一个75米(约250英尺)高的佛像。但是自从我修炼法轮功后,我被列入黑名单,每时每刻都处于危险之中。我也成了受害者,被拘留了。”

张昆仑决定给中共当局写信,解释为什么他相信法轮功对社会有益。2000年7月,张被警方拘留。在拘留中心,他受到电击警棍的折磨。

“你可以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他回忆道。他的腿和胳膊被严重烧伤,左腿严重受伤以至于在三个月中都行走困难。

张昆仑的自塑雕像。雕像展示了2002年他在中国所经受的一种常见的酷刑。(由《神圣的艺术》Kacey Cox提供)

“他们的目的是让我们连一分钟的独立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张昆仑说。

“我每天24小时被一群‘警卫’监视。在无休止的洗脑、欺骗、胁迫和心理攻击之后,我几乎崩溃了。这种精神折磨甚至比肉体折磨还要严重。他们把我送到王村劳教所。我准备死在那里, 因为(山东)王村劳教所因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致死而臭名昭著。我没想到我能活下来。”

“令我吃惊的是,他们使用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一位副科长对我说,‘我们来了个美术老师。你能教一些绘画吗?’ 我说,‘我不感兴趣。’然后,他强迫我坐在那里。他拿来了毛笔、墨水和纸,叫我画画。我用毛笔画了两笔。他录了像。结果这个录像被他们广播给公众,欺骗每一个人。这令我最伤心。精神上的迫害直到今天仍在。”

随后,共产党官员利用这段录像谎称张昆仑已放弃修炼法轮功,并开始与当局合作。当加拿大官员向中共施压,要求释放张昆仑时,中共官员也给他们观看了这段录像。

在大赦国际和加拿大政府的帮助下,张昆仑于2001年1月10日提前获释,并返回加拿大。在那里,他捍卫中国的信仰自由的决心变得比以往更加坚定。

“(今天),许多法轮功修炼者仍然被关在监狱里。我必须代表他们发言, 以停止迫害。我不能只关心自己的生活。但是,我应该怎么做呢?艺术是我的职业。我只能通过艺术来做。”

“我问自己,我应该开始一个艺术展吗?我无法得到国内法轮功学员的作品,因为他们正遭受迫害,所以我只寻找海外的艺术家。我打电话和发电子邮件。我开始到处找他们。”

“当时,我们聚集了15位艺术家,我们都有着相同的使命。开始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我有绘画的经验,在很多情况下,我做构图,而其他人则完成绘画。”

“第一次展览是在2004年,在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大厦。我的目标是让世界各国政府意识到这个问题,呼吁伸张正义。展览期间,一些国会议员前来参观。他们几乎泪流满面。他们说,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作品。这启发了我们。因此我们开始在世界各地展出。”

2016年在南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的黑钻石画廊举行的《真善忍艺术展》。(En.Minghui.org提供)

除了创作和展示描绘迫害及其受害者的艺术作品外,张昆仑继续雕刻佛像。

约翰娜‧施威格回忆说:“我记得在他的工作室里,看到这座大师级的超大型雕塑,我十分敬畏。这座大佛像是彼岸世界的生命,散发着纯正的慈悲,令我泪流满面。”

奥地利大屠杀幸存者、神经学家和作家维克多‧弗兰克尔(Victor Frankl)写道,“发光的事物必须忍受燃烧。” 张昆仑的磨难和奉献造就了一位艺术家,他发出的光是我们所有人信仰、忍耐、正义和美的灯塔。

观看《神圣的艺术》请点击 SacredArtFilm.com

作者简介:

玛莎‧萨维茨是一名记者,是《珍珠鱼眼》的作者,画家,电影制片人。她创作并执导了开创性的纪录片《红色统治》。

本文原载于新大师学院的《画布:艺术家的在线杂志》,在英文大纪元发表时曾稍加编辑。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