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习近平与女儿信息 被警察6000元卖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0日讯】因习近平和其女儿个资外泄,中共警方逮捕“恶俗维基”24名会员。但知情人透露,相关信息是中共警察收了6000元钱后泄露的,很多警察都参与了这事。有些警察专门做个人信息买卖。

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近日对《大纪元》说,习近平及其女的户籍信息泄露是中共警方一手操办的,当时只是挂到“红岸基金会”和“支纳维基”上。跟“恶俗维基”没有任何关系。

“恶俗维基”和“支纳维基”及“红岸基金会”,是由大陆和海外网友2013年搭建和运作,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其中“恶俗维基”的设置宗旨为“揭露并记录事实”,该网站被认为是“不涉政网站”,每个会员都是实名制,没人敢涉及政治议题。

肖彦锐表示,想要获得中国人的个人身份资讯相当简单,给警察很少钱,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信息。这也是警察为什么在这起案件中,始终不敢提这方面信息的原因。

他说,贩售户籍信息圈子很大,很多警察都参与了这事,中共的警察也用Telegram和比特币。有些年轻的警察翻墙出来赚钱,与外界以Telegram直接联系。

肖彦锐透露,有些警察专门从事个资贩卖,甚至连中共的交通警察,都能透过“警务通”系统,以15元人民币贩售中国人的照片与住址,如果只知道对方姓名、性别、生日和所在地,以4倍价格就能买到照片与住址。

他说,他们的会员和警察一般都是通过Telegram直接联系,一直有警察被处理,也一直都有警察做这事。

习近平的户籍信息是2018年底,有人给警察6000元钱,委托去查的。肖彦锐说,由于人口系统查高官会跳出警报,操作时也会留下记录,房间也有摄像头,所以那名警察下场不好。

肖彦锐透露,查询习近平户籍的时候,顺便带出了习明泽的身份证,因为是一家人,再用习明泽的身份证,从教育局系统调出照片。对方不知道是习近平的女儿,所以没花什么钱。而习明泽在系统里没有受到保护,交警的警务通里都能查到。

他说,习明泽第二张照片是出入境系统泄露的,他们应该是为了钱,卖的很贵,特别特别贵。出入境系统很厉害,带有人口流动信息,坐了飞机住了酒店,都有记录。

肖彦锐表示:他们都是留学生和高中学生,如果没有警察从事个资贩卖,他们没这么大本事获得这些信息。

因涉及习近平女儿习明泽身份泄露,中共重判24名网民。(支纳维基页面截图)

当局抓捕24名年轻人 胡锦涛的亲戚逃过一劫

2019年有人举报“红岸基金会”泄露习近平家人的个人资料,之后中共公安部特别成立了“1902136”专案组。同年6月14日,公安部下令全国各地警方,抓捕了数十名年轻人。经过审讯和检查他们的电脑,发现只是聊天与争吵,就放人了。

但作为公安部指定的专案组之一的茂名警方为邀功不愿放人,经过仔细检查,发现湛江一名未成年人手机里有“恶俗维基”的会员资料。

“恶俗维基”最高的每日流量有14万人,注册会员约有一到两千人。

肖彦锐说,警察是照着注册用户抓的,只抓有管理权限的。网站没有验证他们的真名,但是需要填写QQ号,网警进入恶俗维基的后台顺着QQ抓人。

他表示,“这次案卷里的被告人原本还有胡某,那是胡锦涛的亲戚,后来判决书里面没有。站长顾某也没有出现在判决书里。顾某的背景就很厉害,他爸是上海市教育局的,他妈是蚂蚁金服高管兼上海市浦东区人大代表,与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有联系,所以他在这个案件中毫发无伤。

肖彦锐说:“牛腾宇却被诬赖为主犯,吃了大苦头了。”

2019年10月,警方把所有被抓的年轻人,秘密押送到了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不断地被“提审”,诱“供”、逼“供”,在黑色恐怖中他们被迫签字认罪。

其中牛腾宇被警方用吊打、剥夺睡眠折磨、逼迫他写下数十万自述材料后,将他右臂打残。

2020年12月30日,茂名市茂南法院一审重判24名年轻人,牛腾宇被定为主犯,以寻衅滋事、侵犯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罪,获刑14年,处罚13万元人民币。

2021年1月23日,警方将案件移送检察院起诉。检察院认为此案漏洞太多,还有5个孩子不认罪,将案子退回侦查。2月初,24名年轻人的家长表示集体上诉。

而24名年轻人的家长在写给相关部门的信件中一再表示,这些没有阅历的年轻人因言获罪,专案组把“恶俗维基”网站会员的行为定义为“恶势力犯罪集团”过于恶劣。

信中说,“恶俗维基”网站会员都是血气方刚、充满原始正义感的年轻人,大多是学生,将近6成是未成年人,是出于追求正义、打击恶行、揭露真相、好奇、交友、取乐、摆脱孤独、释放压力和反击等各种原因,组成的一个“自嗨自乐”的小圈子。

信中表示,“恶俗维基”会员几乎没人敢涉及政治。专案组结案时也没抓到任何一名“疯狂反华”分子却从重惩罚他们。而网上贩卖的敏感隐私是警察内部的黑产。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