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学院”被川普限制 拜登悄悄开放引担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0日讯】“孔子学院”被揭是中共渗透全球的利器,并与统战部有关连,是间谍机构。在川普(特朗普)政府时期,孔子学院遭受诸多限制,并陆续被关闭。然而拜登上任后悄悄取消了这项政策。引发美国议员的担忧。

2月8日,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报导,川普政府去年12月31日对孔子学院祭出限制政策,要求拥有交流项目的大学和K-12(高中与幼儿园到12年级)等教育机构,必须出示和孔子学院、孔子课堂的合约、合作关系或是财务往来。

但美国资讯与监管事务办公室(OIRA)的纪录显示,拜登在1月26日悄悄地取消了这项政策。

美国新闻网站“校园改革”(Campus Reform)称,拜登在就职后一周内,就悄悄撤销了这项政策。

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的发言人也通过电邮向《大纪元时报》证实,这项政策已被取消。

美国智囊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美国海权中心主任塞思·克罗普西(Seth Cropsey)表示,他希望拜登政府不是在试图“安抚中国(共)”。

克罗普西表示,他希望拜登政府,不要表现让外界觉得,美国似乎对中共的“军事建设、侵略邻国、南海军事化,以及成功窃取知识产权不闻不问”。

谈到孔子学院时,克罗普西说:“允许一个外部组织,更不用说是一个与美国有战略竞争关系的国家,能在一所大学内选择一个项目的教授,这不是正常的做法。”这么做也威胁了美国的“学术独立和自由”。

图为抗议者呼吁美国大学关闭孔子学院。(周行/大纪元)

孔子学院是中共渗透西方的利器

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前政治领事陈用林告诉新唐人,孔子学院是中共政府出资的一个项目。藉传播孔子文化,做中共渗透西方社会的一个利器,从而获取自己的利益,达到控制世界的野心。

美国华府人权律师叶宁说:“孔子学院是中共大外宣计划的一部分,是中共弱西强中,对外进行文化扩张和渗透。通过孔子学院来影响西方各国,特别是下一代的青少年、未来的这个世界各国的领袖们,对中共的印象和观感。

为达到政治目的,中共借着孔子学院,组织学生进行集会和示威反对中共不喜欢的政治人物访问他国。如在法国巴黎大学,中共组织学生示威,迫使法国政府取消了达赖喇嘛的访问计划。

叶宁表示,中共以庞大的财力,不遗余力地发展孔子学院。到2015年,国际上反对孔子学院的声浪已经非常大了,但是孔子学院依然快速蔓延。到了2018年12月中共在全球154个国家开设了548所孔子学院。全球孔子学院的总人数,达到了187万人。

在这种情况下,孔子学院有点像癌细胞那样、肿瘤细胞一样,它们发展非常快。

据了解,孔子学院隶属中共国家汉办,由中共宣传部门资助。不允许师生谈论六四天安门事件、台湾、西藏、法轮功等问题。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海外民众认识到,孔子学院属于中共统战的重要机构呼吁全球抵制。 (周行/大纪元)

全美519所中小学设有孔子学堂

2018年,多位美国国会议正式提出《外国影响力透明度法案》。根据法案,要求孔子学院必须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2019年一份名为“中国对美国教育系统影响”的调查报告称,在过去8个月里,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对孔子学院展开调查,发现从2004年开始中共在全球广设孔子学院,美国就有100多所。

此外全美还有519所小学、中学与高中设有孔子学堂,从幼稚园到12年级的学生提供中文教育。而中共从2006年至今向美国的孔子学院投入了1.58亿美元资金,并控制了在美孔子学院的所有方面,包括预算、人员和课程等。

报告称,全球孔子学院由中共教育部旗下的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导和监管,是中共广泛长期战略的一部分。北京试图通过孔子学院改变美国与全球对中共的印象,掩饰中共带来的经济与安全威胁。

2020年8月,前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孔子学院美国中心为“外国使团”,并强调要确保美国学生在没有中共操纵的前提下,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

同年10月,总统大选之前,蓬佩奥要求美国高中、大学和K-12教育机构关闭孔子学院。他说,孔子学院实则是中共的宣传组织,它在美国的运作使得中共影响力能够在美国校园内实际存在。它必须被关掉。

近年来,世界各地掀起了抵制孔子学院的活动,各国纷纷关闭孔子学院。(大纪元图片)

美议员警告孔子学院渗透全美学校

在拜登政府撤回川普限制孔子学院的政策后,美国众议员麦卡锡(Kevin McCarthy)转贴相关报导,痛批拜登政府在疫情蔓延一年之际,没有让中共为了掩盖事实的行为负责,反而允许中共外宣渗透至大学校园来奖励中共。

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也发推文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警告,中共利用孔子学院渗透美国学校。但现在拜登悄悄撤回了川普政府所提出的规则,该规则要求学校和大学,披露与这些中共政府影响力代理人的合作关系。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也表示:“拜登政府在没有征求国会的情况下,悄悄地撤回了这项拟议中的规则,发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信号。”

他说,拜登政府此举,是告诉学术机构,他们不需要对自己与中共政权的关系保持透明。他敦促拜登政府恪守承诺,将中共作为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包括在美国教育系统之中。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