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反对警察黑恶恐怖 推翻台州市公害局

浙江省  临海市   许永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1日讯】新唐人网站收到大陆民众投书,应中共封杀,具体情况有待核实。刊登如下:

背著书包要下放;进了单位要下岗;艰苦创业,经营誊印社,当了老板,努力奔小康;想不到结果一一家破人亡。

台州市公安局里聚集着警察制服的魍魉鬼魅。治安科警察娄周贤,借口治安管理,强奸我妻,公安局给予车票补贴报销。我控诉娄周贤,撬动了公安局长结党营私帮派。局长兼任常委,重组司法,安插亲信。驱使临海法院数次不经传唤我到庭伸诉;违反程序;法院制作伪证;巅倒事实主体;诬构陷害;拆散我家庭;砸我住宅;深夜绑架;拳打脚踢,打断我肋骨两根;冤狱加身;在牢房里遭受殴打和冷水淋浇;长期截没我低保金。婊子出卖肉体,要的是钞票。公安法院出卖良心和法律,要我老婆,要我钱,还要我的命。我不负苍天,不负地,何致遭受荼毒,警察黑恶恐怖。

不断的加害,使我企业倒闭,家庭破裂,生活断了来源。我60多岁的人四处求打工:磨豆煮浆做豆腐;家具厂做杂工;挖沙船上做驳运;建筑工地扎钢筋做小工;地下车库守望;在北京当保安;食堂里做伙夫。我巅沛流离,命悬一线,艰难凄苦备尝。

林冲逼上梁山,我被逼上上访路。十多年的材料反映,网络邮发。直向从县,市到北京。横向从政府信访,公安,纪委,检察,法院,人大法工委,中共政法委,奔走各机关府院喊冤叫屈。状纸送进北京城,审事要问本地人。台州公安局不理不睬,不行政,不作为。像只死猪不怕炀,像个做贼又赖赃。

巨额的人民财政养著的台州警察。警察娄周贤强奸我妻。插手民间斗殴,积极扫黄打非,截留罚没。假说女老板有妊孕,开释刑事拘留,从中得到好处。他拿出巨资,卖掉房产获巨资,借进巨资。进行聚赌,滥赌,狂赌。这一切,都在公安局的包庇和纵容下进行。

公安当权者结党营私,以权谋私;有警察官员夜夜包厢里寻花问柳,4,5个小姐花团绵簇,笙箫管乐,灯红酒绿,骄奢淫逸;基层警察为着抢钱去抓赌,去枪杀人命;也有反抗者杀死警察,被斩立决;警察打、砸、抢;反叛动乱,冲击报社,绑架主编吴湘湖,促使其英年早毙;刑讯逼供,酷刑杖毙,警察杀人不偿命;群众捣毁警车,防弹车,砸烂派出所。台州警察,台州社会乱纷纷,罄竹难书。台州市公安局已经蜕化成公害局。是具备组织有序,分工明确,行业霸占,作恶多端,有党内保护伞的黑社会恐怖团体。警察局长兼任常委,是法制的溃败,社会政治的糟糕。

现代社会,人类文明进步到有千里眼,顺风耳,全球互联网,遨游太空。但是台州的社会政治,为什么不能与时俱进?并末去摧毁旧制度,去实践公平, 公正和正义,反而在旧制度上,警察残害群众更黑恶恐怖。老百姓生态恶化,人权财产生命没有保障。

人间正道也沧桑。生不能保全自身公民权益和人权尊严,我死不瞑目,写下十三万字《第1部  我的上访路》的遗书。天簌久远地呼号:反对警察黑恶恐怖,推翻台州市公害局!

2017年2月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