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区分中共与中国仍是美中关系成功的要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拜登习近平通话,并未带来美中关系的真正改善,中共高层还在逼迫拜登就范。拜登向习近平贺年之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向中国人贺年,还被中共党媒宣传了一下。美国政府是在向每一个中国人贺年,还是在向中共政权贺年呢?

布林肯的贺年,主要对象应该是中国人民或华裔,他说,“希望我们世界各地的朋友在2月12日中国新年之际,身体健康,和平与幸福。”他还说,“我们邀请所有国家和我们一道为后代子孙打造更好的世界。”

美中关系尚未真正改善,美国新政府期望怎样才能与中国“打造更好的世界”呢?

拜登说中共是“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布林肯也曾说,中共是最大的威胁,不管怎样论述,似乎都难以看到“更好的世界”。

按照拜登政府的说法,各部门仍然在评估中,对华政策还没有真正成型,或者说,拜登不愿继续川普的政策,但暂时又找不到其它有效的办法。

美国的大多数政客都清楚看到了中共的野心和咄咄逼人,也深刻体会到了中共的层层渗透,真实的威胁早就到了家门口;但拜登没有把中共定位成最大的敌人,而只是“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实际体现出了目前美国新政府在对抗与合作中尺度拿捏的犹豫不决。

拜登团队目前很可能还没有搞清楚一个概念,即美国需要对抗的是中共政权,需要合作的是中国人民。或者应该说,中共政权要与美国争霸,恨不得早日除掉美国而后快;但这不是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想法,中国人民愿意与美国人民真诚合作,也愿意与各国人民合作、友好往来。中共政权是美国的敌人,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也没有历史上的民族恩怨,中国人民才是美国的朋友,也是公平、有益的竞争者。

假如拜登团队无法真正清楚区分中共与中国、中共与中国人民,就等于把14亿中国人民与中共政权画等号,当然就会陷入对抗与合作的误区之中。目前不少国家的政府陷在同样的误区中,也在同样的苦恼之中。

假如还不能区分中共与中国,把各国与中国的关系,还看作是与中共政权的关系,那么所谓的既对抗又合作,无论怎样拿捏分寸,都是给自己设置了障碍,无论制定怎样的对华政策,恐怕都难以成功。

过去几十年的接触政策中,中共政权并没有被改变,反而被豢养,变本加厉地祸害中国人民、祸害世界。如今所谓的既对抗又合作,就天真地以为能够改变中共政权吗?

中共高层为什么害怕川普政府?不仅仅是害怕制裁,更害怕的是不被美国政府承认,害怕川普团队一再区分中共和中国人民。美国国务院对中共党员的签证限制,令大多数中国人奔走相告。前国务卿蓬佩奥曾说,要帮助中国人民战胜中共政权,还呼吁世界各国都应该承担责任。这才是“打造更好世界”的正途。

假如美国继续认可中共政权,无论怎么强硬的对抗或者诚心合作,都改变不了中共政权的本质,都是在扶植这个自由世界最大的敌人,如何能真正消除美国的威胁呢?

前美国总统里根在冷战中成功的实例证明,美国需要一个制胜策略,而不是单纯应付冷战的策略。美国需要从根本上战胜敌人,才能最终地消除威胁,一切难题也就迎刃而解,这也是上天期望美国能够承担的使命。前苏联的解体是历史的必然,中共的解体同样如此,顺应历史大势,就是最好的选择。

假如美国缺乏准确的定位和策略,恰恰会被自己套住,也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习近平对拜登很高调,不过在继续玩弄筹码而已。中共一再强调内循环,实际并未指望美中关系回到川普当政之前,中共做好了既对抗又合作的两手准备,美国却还没有成型的策略。

面对缅甸军事政变,拜登政府马上就立场鲜明地不予承认,支持民选政府;但面对同样暴力夺权上台、至今依靠党卫军维系政权的中共,拜登政府却还未清晰定位。自由、民主、人权如何真正体现?

拜登的所谓战略忍耐,等于承认目前还理不出头绪,恰恰因为没有彻底认清中共的本质,或者说,还缺乏清除最大恶势力的勇气。拜登目前的表态,并不能令中共政权放弃敌对的仇恨,自动变成所谓的“竞争者”。

美中关系成功的要诀,就是清晰地区分中共与中国人民,就是要清晰地表明,中共政权不代表中国人民。

对抗,就是要全面对抗中共政权;合作,就是要与中国人民全面合作。因此,与中共政权脱钩,坚决抛弃中共政权、解体中共政权,也就成了必然之举。这才是美中关系的制胜之路,也是美中双赢的坦途,才有可能共同“打造更好的世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