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真正敌人是渗透内部的中共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uce Abramson和Robert B.Chernin联合撰文/云川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最近警告说,如果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失误的话,我们的处境将会变得“很不一样”。

这种既准确又让人不寒而栗的说法,美国人千万不能大意。中共正在以威胁到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的方式改变国际世界,并且已经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和自由。

有数据显示,中共对美国经济和文化的影响正在扩大。中共对超过2,400家美国公司持控股权,其中不乏大型公司。他们的触角伸到了美国商业的各个领域,包括尖端信息和通信技术。我们都知道,中共在疫情期间掌控了食物和药品等关键货物供应链。中共还不断地向美国教育机构、娱乐业和媒体投入资金,正日益影响着我们耳濡目染的一切(,还有无法听到的一切)。

货币财政政策是中共战略进攻的武器。它通过货币管制来操纵市场调控能力和人民币价位。中国价格低廉的消费品、食物、药品、科技产品、教育补贴和娱乐产品,在世界市场泛滥成灾,这些经常对我们国内的企业造成危害。

中共在人权方面劣迹斑斑,将维族人囚禁在集中营,虐待基督徒和法轮功学员,强摘政治犯器官。2020年它又践踏了香港的自由和自治的权利,大量散布冠状病毒(中共病毒)起源的错误信息,推卸自己的责任。

然而太多的美国领导人对此丝毫不关心。即使有证据表明,加州民主党的参议员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众议员埃里克·斯沃威尔(Eric Swalwell)和中共间谍长期保持亲密关系,而且这两名民主党人都可以接触到涉及国家安全的机密情报,这些事情在那些领导人眼里仿佛空气般存在。更奇怪的是,斯沃威尔立刻重新获得情报委员会的成员席位,而且被选为川普(特朗普)总统二次弹劾的负责人。

尽管逐渐意识到中共正在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但对绝大多数美国人而言,对于中共对生活方式和自由的威胁并不清楚。

拜登政府把中共当作竞争对手,而不是真正的威胁,这一点不意外,但是,他们大错特错了。

纵观历史,国际关系的基本结构(即“世界秩序”)基本上类似于一个或多个主导强国的结构。二战结束后,世界开始向美国学习这种模式。世界各国采用定期选举制度,因为选举赋予政权合法性。

甚至联合国也是采用两院制的结构。会员国名义上是平等的,人权一直是讨论、辩论和外交策略的话题。基于规则的贸易和争端的解决方式是所有主要国际性组织的特点。

尽管很多选举其实是做做样子,联合国也成了反美主义的温床,侵犯人权泛滥,关键在于,几乎全世界至少在表面上对美国的价值观和制度是尊重和认可的。

在中共统治的世界里,中共的价值观和制度将被广泛采用。人权、公民权、法治、代议制政府将基本不存在。这改变的不仅仅是世界秩序,我们的国家治理也随之效仿。要保护和维护美国的自由和繁荣,我们就必须认清这点,至关重要。

美国在不知不觉而又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的自由和繁荣,去换取中共的价值观,这一趋势已凸显轮廓了。美国的进步主义就是一种温和的中共模式。

由一个开明的、精英的寡头集团公布官方认证事实、理念和价值观,任何人都不得质疑。那些顺从的人在符合寡头集团公共利益概念的条件下可以过好日子,剩下的人在按照指定的方式表达对政府的感恩戴德后领救济金。鼓励公民互相打小报告来讨好当地寡头。那些无论是因为他们的种族还是信仰被认为看不顺眼的人,都被逐出了文明社会。

如果中共主宰世界,美国的民族之魂——基本权利和自由,将不复存在。

当今,美国出现的每种事态都似乎把国家拖入深渊。拜登政府的迁就主义政策已经对美国的理念、价值观和福祉构成严重威胁,他们把我们的国家带向与中共一致却与美国相左的理念和价值体系中去。

告诉美国百姓来自中共的威胁是一件事,真正令人担心的是,拜登政府的失误已经危险到催生另一种世界模式。

蓬佩奥的警告是切中要害的。中国共产党及其与美国进步主义的联盟才是真正的来自内部的威胁。

原文:Opinion: China, the True Enemy Withi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鲁斯·艾布拉姆森(Bruce Abramson)和罗伯特·切宁(Robert B.Chernin)是美国教育与知识中心主任(American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Knowledge)。艾布拉姆森即将发表新书《新内战:揭露精英,与进步主义战斗并恢复美国》(The New Civil War:Exposing Elites,Fighting Progressivism,and Restoring America)(RealClear出版社,2021)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