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权不是极权,中共对传统文化是如何偷梁换柱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3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12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过去我们的话题焦点基本上都是集中在美国这边,尤其从大选以来,美国的时局一直都是整个世界的中心。拜登上台以后,整个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拜登这个人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他是一个没有新闻价值的人。

什么意思呢,除了他儿子亨特以及他家人那些破事能带来一些点击率,拜登是一个大众关注度很低的人,这从他每次重要讲话都只有低到可怜的观看数字就知道,包括很多左派的人都认为他无足轻重,这还是在左媒拚命为他抬轿子的背景下。如果没有这些因素,他真的可能早就被人遗忘在地下室了。

所以,这样的一个对手,想要让习近平这种颐指气使惯了人不轻视他,都很难做到。甚至包括美国的盟友,对拜登其实也是嘴上尊重,心里并没有当回事的。

举个例子说,过年之际,中美最受关注的新闻莫过于拜登与习近平通电话。这次通话的内容乏善可陈,而双方说话的语气反而是一个有意思的看点。

习近平这边就不用说了,党媒的报导当然是极力突出习近平如何高屋建瓴指点江山,一步步训导拜登,什么样的政策才是中美之间的唯一出路。用习近平的原话说:“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中美合作可以办成许多有利于两国和世界的大事,中美对抗对两国和世界肯定是一场灾难。”

这基本上就是一种威胁了。习近平明显是端出了一个教师爷的架势,告诉拜登,唯一出路是与我合作,否则对两国和世界都是灾难。当然,这只不过是一种外交辞令,给拜登稍微保留一点颜面而已,习近平真正的意思是,你拜登将面临灾难。

拜登的表现是不出意料的,尽管左媒的报导说他表达了对人权以及北京胁迫性和不公平的经济做法的基本关切,想要塑造拜登还是有比较硬气的一面,但我们从“关切”这样的用词就能看到,拜登是在非常小心翼翼的避免刺激到习近平。

尽管拜登意图拉上盟友想形成组团“群殴”这样的架势,就像华尔街日报说的,拜登在“暗示他寻求以全球民主国家领袖的身份,而不仅仅是以美国总统的身份,与中国打交道。”

但不幸的是欧盟领头羊之一的法国,其总统马克龙已经率先公开表态,声称即便欧盟与美国在价值上走得更近,也不应与美国联合起来对抗中共,因为这种联合极有可能引发“最严重的冲突”。

也就是说,起码法国并不买拜登自封的这个“全球民主国家领袖”的帐。那德国的默克尔对奥巴马都不买账,对奥巴马的小弟拜登就更不会买账了。

所以,拜登“合纵抗中共”的策略,很可能会沦为自娱自乐的一台样板戏,看上去很“政治正确”,但谁都不会真正感兴趣。

好的,今天我想把主要的话题焦点转移一下,重点聊聊中国那边的事,尤其是中共。为什么突然想聊这个话题呢?是因为朋友们都知道,我最近尝试做了两期有关中国历史与传统文化方面的节目。有个别朋友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和反馈。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种反馈是,认为中共这种极权体制为什么这么腐败黑暗,就是因为中共和历史上的各代皇朝体制是一样的,所以中国这几千年都是非常黑暗的历史,从来没有开明过,没有达成现代民主化的基因,所以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皇帝、明君、清官等等的褒扬,实际上阻挡了中国民主化进程等等。

我觉得这种想法是有一定普遍性的,所以今天就想借这个机会来讨论一下,中共极权体制与中国传统的中央集权制度究竟是不是一回事?中共党魁这种“一言堂”和过去皇帝的那种“天子无戏言”究竟是不是一回事。

在聊这个话题开始之前,我想先和朋友们分享一张图片,这是这几天在推特上热传的一张图,我觉得比较有代表性,所以我们的话题就从这张图片开始。

大家都看到了,这张图片显示的是中共最高层过年团拜会的场景,距离7常委最近的席位中,也就是被画上红圈的4个人非常奇怪,他们都背对着前台。这4个人的身份并不难猜测,看他们的姿态神情与年龄,很显然都是中南海保镖。

中共高层集体露面搞小圈子活动,需要安保是正常的,但这样的一种安排还是让大众感到有点匪夷所思。

原因很简单:能够进入这个大厅的人,无一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每个人的政治背景甚至祖宗八代可能都被审查过多次了。而且进入大厅之前还要经过不止一次的严密安检,确保任何可能对人体造成伤害的物品都不能进入这个空间。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安排几个贴身保镖这么如狼似虎的紧紧盯着全场的人,真的有安保层面的需要吗?

很多人可能都会觉得,这是多此一举。从单纯安全的角度看,这的确有点多此一举。但如果换个角度,我们会发现这就是中共极权体制所必须有的。

这个画面最容易让人直接联想到的就是奥威尔在《1984》这本书中最著名的那句话:“老大哥在看着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1984》这本书非常精准的预言了一个极权社会下,每个人的生存状态是什么样,其实就是我们看到这张图传达的信息:你的一举一动、甚至一颦一笑都在极权的监视之下,连这样原本应该是喜庆放松的场合,你的鼓掌与欢呼都必须符合党的需要,不能有任何出格之处。

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中共极权体制最根本的架构,是用恐惧来维系的。在过去,中共还没有能力拥有这样的技术精准监控到每个人,所以它需要周期性的发动政治运动,用公开的杀戮与迫害来维持民众的恐惧感。

现在中共已经率先在全球建立了第一个数字极权的庞大体系,杀戮与迫害变得更为隐蔽的时候,中共就需要用这种方式来维持民众的恐惧感:明目张胆的告诉你,老大哥一直都在看着你。

所以,刚才这张图片显示的就是中共极权体制的一大特征:它并不是真的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确保安全万无一失。但它需要用这种方式让每个在场的人心中永远保持一个念头:党永远在盯着你的一举一动。

这就是我们要和大家讨论的焦点问题:中共极权体制和中国传统的中央集权制度最根本的差别,就在于前者骨子里是用仇恨与恐惧来维系统治,而后者是靠的道德——主要是儒家倡导的核心理念“仁孝”来支撑。

也就是说,两种制度虽然表面有相似之处,但其核心理念是截然相反的,一个的基点是“恶”,不断寻求的是越来越极端的恶政;而另一个的基点是“善”,寻求的是“善政”。

为了方便讨论,我们以后的讨论,都用“中共极权”,也就是极端的极,来指代中共体制,同时用“中央集权”,也就是集中的“集”,来指代传统的皇朝制度,这样方便大家区别理解。

我们都知道,中共建政以后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全面灭绝式的摧毁,从屠杀继承传统文化的知识分子到烧书、拆毁古建筑等等,这是我们看得见的破坏。

其实中共对中国传统文化还有看不见的最大的破坏,就是以李代桃僵的方式,盗用了中央集权的表面形式,而替换为中共极权那套党文化。

这是我们今天很多朋友一提到传统文化,提到中国的历史,就一概将其与黑暗、恐怖、毫无人权、充满奴性等等划等号的主要原因,也是将传统文化一概视为现代民主制度截然对立的主要原因。

其实我们只需要看看中国周边深受传统儒家文化薰染的日本、韩国和台湾等,他们从来都没有否定、破坏过自己的传统,反而都很小心的在保护、发扬这个传统,但他们的民主化进程基本没有受到影响。我们在这些国家从来看不到从中原传统文化中继承的道德观念与现代民主制度之间有什么水火不容的冲突。

也就是说,现在很多华人朋友心目中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其实是无形中把中共那套以斗争哲学为核心的党文化,取代了真正的传统文化,而这恰恰是中共最想要的结果。

大家想一想,如果中共极权真的和传统皇朝制度就是一回事,那二者应该是高度兼容的,中共应该一上来就大力宣传传统文化,然后以传统文化的继承者自居才对。但为什么中共从建政一开始,就迫不及待对传统文化进行系统的灭绝式破坏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中共极权奉行的党文化,和中央集权的传统文化其实是截然对立的。中共自己对这一点其实心知肚明,所以中共知道,要想让马列邪教那一套东西在中国立足,只有先砍倒传统文化这棵大树,再嫁接上中共的党文化,它们才有可能真正维持其统治。

现在中共开始渲染的所谓发扬传统文化,其实都是党文化,中共早已经完成了用党文化取代传统文化的过程,70多年的替换过程,从幼儿园到古稀老人,都已经几乎找不到真正了解传统文化的人了。

从表面形式上看,中共极权和中央集权有相似之处,都是非民主化的制度,都是天下大权操于一人之手。但实际上,这二者有着巨大的差别,我们简单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首先,中央集权只是一种权力分配模式,它只局限在行政领域,不进入私人领域。按过去的传统,国家和社会是两个层面,君王的权力是有限的,仅限于国家层面,社会层面则是民众自治的,所谓“官不下县”,官府的权力最多到达县这个行政层面,县以下的社会形态是以宗族结构为主的民众自治状态。

像我们昨天节目提到的刘邦,他当的那个亭长,实际上就是当地父老商量推举的结果,并不是朝廷任命的。

而中共极权不是这样,中共的权力已经贯穿所有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过去的民治社会完全没有了,党的权力可以控制到每一个人,整个国家只有无数孤立的原子化个体和一个高高在上的领袖。

中共也有在农村基层选举村长什么的,看起来也是基层自治,但实际上无论谁当选,背后都有一个党支部在控制他,中共就是靠着党支部这种结构具体入微的控制了中国大陆的每个角落,甚至可以把触角延伸到控制海外华人和侨团。

这种结构并非传统的延续,恰恰相反,这种结构是反传统的,极权就是靠彻底摧毁传统的帝制才能得以建立,这二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比如说,很多人都认为,过去的皇帝就是为所欲为的,什么都是一个人说了算,想干嘛就干嘛,没有任何制约,谁要反对皇帝的意见就会被杀头或者下狱,当然很黑暗。

但这其实是一种替代,就是把中共党魁的权力形态,替换了过去的皇帝。这是中共蓄意操纵文化影视领域灌输的概念。

皇帝的确拥有很大的权威,但绝不是不受任何制约。其实中国早在汉代就建立了封驳制度。所谓“封”,就是把皇帝的敕令退还回去拒不执行;所谓“驳”,就是指出皇帝敕令中存在的错误,拨回去要求皇帝修改。

例如汉哀帝对董贤特别宠幸,想要对他进行额外的加封,结果丞相王嘉直接就把这道诏令退了回去,皇帝也无可奈何。

这个制度虽然各朝代名称不一,比如唐代实行三省制,明代实行内阁制,但这种封驳的权力制衡架构一直都存在。

再比如历朝历代都设置有对官员的监察机构,秦始皇更是将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大夫提升到三公的地位。到了明代,言官制度达到了高度成熟,甚至可以风闻奏事,而且搞错了也不受处罚。意思就是言官可以对其他官员包括皇上去进行监督、挑毛病,哪怕是道听途说都可以,即便以后被证实搞错了,也可以免于受罚。

这和中共宣扬的封建皇朝就是一言堂,谁说错一句话就杀头根本就是不搭边的两回事。其实恰恰只有中共才是这样的一言堂,谁说错一句话可能立马成为反革命或煽颠罪,要么入狱要么被枪毙。

在历史上的确也存在过因言治罪的情况,有的朝代也有过程度不等的文字狱,但那都是局部、个别的现象,即便以号称文字狱最严重的清朝,也只是康乾时期针对社会上残留的“反清复明”思想进行审查。

而像中共极权这样将文字审查到逼迫民众使用火星文或其他各种稀奇古怪方式来规避敏感词的程度,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

这就是中共极权最擅长的一个手法,就是只要对它们洗脑愚民巩固统治有效,它们可以将古今中外任何制度都拿过来,美其名曰进行有中国特色的改造,其实质就是替换,将其原来的内涵偷梁换柱为马列邪教那套党文化。

如此一来,传统王朝“唯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的中央集权被替换成了中共极权的全民奉献党领袖,集中力量办大事;言官监察制约王权被替换成了党内执行家法的纪委监察;最关键的,是传统文化以“德”为核心的价值观体系,被替换成了中共以“斗”为核心的党文化体系。

在以后的节目中,我可能还会通过一些具体的故事,来和大家讨论真正的传统文化是什么样的,古人的思想状态与生活状态又是什么样的。也许我们慢慢会发现,古人的生活原来与那些主旋律历史剧或宫斗剧,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谢谢大家的观看,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我们下次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