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哨人艾芬:我被做了绝对不能做的手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6日讯】武汉疫情吹哨人艾芬年初在微博自曝,她的右眼因为遭误诊失明,并为此为自己维权。2月15日,艾芬又发微博,指爱尔眼科做出的关于她诊疗过程的核实报告,有10大不实之处,并指自己遭院方做了“绝不能做的手术”。

现年46岁的艾芬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学教授。她被称为武汉疫情第一位发哨人,但她遭医院领导施压被迫禁声。艾芬年初曾在微博自曝,她的右眼因为遭误诊失明,她要揭露这种没有医德的现象。

艾芬2月15日又在微博发长文,列举爱尔眼科做出的关于艾芬诊疗过程的核实报告的十个不实之处,其中多次表示爱尔眼科混淆概念。

如爱尔眼科直接表述艾芬于2002年5月26日进行白内障手术,却故意忽略艾芬于5月21号因为“视力下降”到爱尔眼科就诊;将艾芬视力下降真正的病因“眼底疾病”与爱尔眼科医院强加给艾芬“视力下降”的病因“白内障病变”相混淆。

微博称,报告在手术适应症和禁忌症中全文只字未提“飞秒激光及三焦晶体”,将“普通白内障手术”与艾芬在爱尔眼科医院所做的“飞秒激光辅助下的三焦晶体植入手术”混淆。

后者对于眼睛的具体要求更高,艾芬具有虹膜粘连、严重视神经萎缩、不规则角膜散光、角膜外伤、高度近视及瞳孔变形等多项三焦晶体及飞秒手术的绝对禁忌症。

微博还称,院方在报告中未描述艾芬晶体的混浊程度,将有手术指针的混浊晶状体与艾芬实际上几乎正常的晶状体相混淆;报告指,“术前术后眼底检查为高度近视眼底改变”,但艾芬反驳术前或术后均未检查眼底,并质疑报告部分照片有伪造之嫌。

艾芬认为,爱尔眼科医院是强行对她做了“绝对不能做的手术”。

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自称是“发哨子的人”。(艾芬微博)

2月9日,艾芬也曾在微博发文称,已于2日向武汉市卫健委医证医管部门递交实名举报信,详列爱尔眼科在诊治过程中的违法违规问题。

艾芬称,2月8日下午,武汉市卫健委工作人员电话告知,爱尔眼科医院只提供了她要求中的三张公示的照片和收费明细。她问其他资料为什么不给?工作人员说医院只愿意提供这些,如果她愿意按照他们的程序走司法鉴定,他们会把资料交给鉴定机构。

艾芬表示:“我要求提供6月3日我复查的检查报告单,爱尔眼科医院直接回复没有,看来是铁了心要隐匿病历资料、否认事实。”

她称,既然爱尔集团的对外公告说得那么清楚,他们没有任何大问题,那为什么又舍不得把东西交出来呢?作为爱尔眼科医院的直接领导上级主管部门——武汉市卫健委难道都管不了爱尔眼科医院的违法行为吗?

“另外,我也在电话中告诉卫健委工作人员:我耐心等待武汉市卫健委对我的举报信‘以事实为依据,依法依规处理’的处理结果!(并且保留随时公开举报信细节内容的权利!)”艾芬说。

艾芬自称是“发哨子的人”。(推特图片)

2月10日,艾芬再度发微博并放上她还未做手术前的照片。

艾芬说,时至今日,事情已经十分清晰明了:“我的视力下降是眼底视网膜疾病引起的,而不是晶体问题,压根没有必要做白内障手术。如果不做手术,我的悲剧也就可以避免了”。

她还说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很多人包括她自己都不会相信,爱尔医院会为了增加手术量而故意制造出“符合手术指针的白内障”而进行手术治疗。“但这件事的的确确在我的身上发生了。

艾芬还提到前不久一个外地的男患者告诉她,病历上清楚记载他的左眼视力1.0,在仅仅21天后,就被写成0.15合并严重的白内障收住院,并很快做了手术。

艾芬感叹:多么疯狂贪婪的举动啊!这可是人的眼珠子啊!“不知道还有多少类似的事情在每天上演。我在公立医院工作几十年,深深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可怕了!”

2020年4月13日,艾芬在微博上发视频报平安。(视频截图)

2020年12月31日,艾芬在微博贴文,讲述她的右眼遭误诊失明的经历。在此之前,艾芬接受陆媒上游新闻采访时说,2020年5月份,她双眼视力下降,经熟人介绍,前往爱尔眼科治疗。

该院副院长王勇告诉她,她右眼患上白内障,做人工晶体植入手术,视力会恢复。5月22日,她缴纳2.9万元手术费,在爱尔眼科做了手术。

但她的视力仍未见好转,王勇告诉她是正常的,过一段时间会恢复。但一直到10月,她的右眼已出现孔源性视网膜脱离,右眼几近失明,只能感觉到光。

多名眼科医生告诉艾芬,眼底变性后恶化是她右眼失明的主要原因,她在做人工晶体植入手术前应该检查眼底是否变性,这是一项常规操作。

12月29日,艾芬在电话中就此事质问王勇,他说手术前检查不够彻底,愿意协商解决。

然而,艾芬将误诊的遭遇在媒体曝光后,疑似又遭到当局施压。媒体试图联系她,她表示自己不方便说话,但她证实自己右眼确实因误诊导致失明,目前已经无法上班。

湖北省卫健委系统内一个消息来源透露说,李文亮的亲属和艾芬至今仍被中共当局监视,官方禁止他们对外发声。

艾芬被外界称为武汉疫情的第一位吹哨人,2019年12月30日,她在微信上揭露“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等讯息。

同样被视为疫情“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已经过世,他生前就是因为转发艾芬医生发出的信息,而遭到警方训诫。

2020年3月10日,《人物》杂志刊出艾芬的专访,她说,她本人也遭到医院领导和纪监部门严厉警告,指责她破坏了武汉军运会以来的大好形势,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艾芬被领导训斥后,一度遭到当局打压。

她说,“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眼看着自己的同事一个个倒下去,眼看着一个个武汉人求医无门悲惨的死去。她感叹:“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老子到处说!”这句话也成了艾芬、李文亮等一群敢于讲真相医生的代表性“名言”。同时也成为2020年网络十大敏感词之一。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