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警惕对中共体制的羡慕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对川普(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审判令人厌烦,无聊透顶,其背后是已故的(精神分析学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原本可能被称为“中国羡慕”的这种隐秘愿望。

(披露:庭审除了第一个小时外,我一分钟也没多看。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正在进行中,尽管(网球明星)德约科维奇是最受欢迎的选手,但结果仍然远比参议院那场恶毒的政治闹剧更有悬念。我将等待2026年的第三次弹劾审判,在川普赢回总统宝座,民主党再次夺回众议院之后……别笑!)

但我说的羡慕中国是什么意思呢?

就像字面的意思那样,很多民主党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羡慕共产中国的制度。

而中国并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民主党对此尤其羡慕。卡尔‧马克思(Karl Marx)的秘方虽然是错误的,但在中国可以充当一块宣传的遮羞布。在中国,无人享有共产财富。

在中国,没有类似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而是“党内精英专政”,他们中的许多人都非常富有,很少关心本国的贫困民众,只是把他们置于监视之下,确保他们不会反抗。(我有一种感觉,老卡尔的“社会信用”得分不会高。)

你可以称之为反马克思主义,或者更准确地说,寡头法西斯主义,也就是极权一党制。

这些天来,这正是我们民主党的朋友们想要的。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公开宣称,他们要彻底摧毁共和党的所有古怪想法,比如减税、减少监管和学校选择。

大科技公司、联邦调查局、情报机构、更不用说大多数媒体、以及从幼儿园到博士的教育体系,都听命于民主党,他们有内置的监视和思想控制机制来做到这一点,可以随意取消和重新编程。

民主党的中共式做法到了如此地步!

这方面的成功,让他们可以变得像中国一样,精英阶层统治并让自己获得富裕,而无产阶级,也就是以前民主党的宠儿,工人阶级,只要他们不做一些破坏环境的事情,比如为了体面的工资而在石油管线上工作,就只能自谋生路。

精英阶层(我讨厌这个词,只是为了方便而使用)的财富和权力的关键是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无论中共如何行事。

这始于基辛格和尼克松。当时的理论,或者说是合理的解释是,如果我们向中国开放,他们就会变得像我们一样。

因此,在此后的几十年里,对中共压迫藏族、维吾尔族、法轮功和基督教等少数群体(如果可以称数百万人为少数群体的话),同时,对民主有丝毫兴趣的异见者进行监禁、酷刑和/或使他们无法生活,对此,美国政府或多或少地装聋作哑,只是在联合国会议室里表示惊讶。

即使天安门大屠杀也不过是前进道路上的坎坷。仅仅12年后,中共就被欢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只有这个粗俗的橘黄头发的男人敢于挺身而出,阻止这个由精英阶层推动的毫无意义的下滑,一个扫兴的人。就连苹果(Apple)也不得不重新考虑是否让所有iPhone都在中国制造,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这样。

难怪他要被弹劾,还是两次。如果有必要的话,还会有第三次,这不是笑话。

可以肯定,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也会受到同样的待遇,他似乎是一个更世故版的川普,可能比前总统更懂得如何巧妙和成功地走这条路。

事实上,德桑蒂斯已经成为了目标,我们的新政府威胁要禁止人们到佛罗里达旅行,而他所在的州在没有封锁的情况下,在抗击新冠肺炎方面,表现得比纽约和新泽西等州好得多。再一次,(民主党)多么的中共式。

在那些曾经——似乎是几十年前——热情拥护公民自由和《权利法案》的普通自由主义者的头脑中,可能想到的是,共产中国的道路是未来不可避免的道路。随着数字帝国的发展和机器人取代劳动力,民主共和国的党派竞争将显得过时,只会阻碍进步(即攫取财富)。

人类的自由是18世纪过时的观念,这种观念会让你在推特上被封号。当你的太阳镜里的微芯片告诉你做正确的事,告诉你什么是“好公民”的要求时,谁还需要自由。

1月6日,当那群幼稚的傻瓜闯入国会大厦时,称此举为“暴动”是可笑的;如果真的想推翻美国政府,会做一些可能产生效果的事情,比如搞垮电网。称之为“暴动”不仅是击垮川普的机会,还可以打开一党制的闸门。

那么,尼克松和基辛格关于中国会变得像美国一样的理论成为现实了吗?

相反:我们变得像他们一样了!

原文:The Democrats’CCP Env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西蒙(Roger L. Simon)是屡获殊荣的小说家、奥斯卡提名的编剧、PJ媒体(PJ Media)的联合创始人,现在是英文大纪元的编辑。他最近的著作是《山羊》(The GOAT)(小说类)和《我最了解:道德自恋如何摧毁我们的共和国(如果还未发生)》(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非小说类)。在Parler和Twitter上 @rogerlsimon可以关注他。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