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南海误判“大变局” 习近平正遭反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6日讯】中共近年不断提及“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共官方及学者们则发表数千篇文章跟进附合。对此,有分析认为,习近平正遭“大变局”反噬。实际上是中共正遭遇百年未遇的衰落、解体之大变局。

据中共党媒报导,自2018年6月,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当前,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十九届四中、五中全会也都提到:“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2月16日,《大纪元》说,习近平在2017年度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说法,之后中共开始高调宣扬此论断,官方及学者们的数千篇文章也跟进附合。

2021年1月11日,习近平在中共党校专班开班仪式上,重提“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观点,并强调“时与势”在中共一边,要“敢于斗争”。

可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具体含义是什么?究竟什么在大变?习并没明说。这期间,从中共智囊的讲话中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2018年11月,中共智囊、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认为,当前是冷战结束以来中共最好的战略机遇。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吴新波在2018年认为,美国“衰落趋势”正加速恶化,大大削弱了美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王湘穗在2019年3月一学术研讨会发言称,习讲的这个论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指这种此消彼涨的大势。

他说:“百年未见之大变局”是美国代表的西方世界,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体系正在走向终结,而中共或者东方、南方的新兴国家正在崛起,这就是当今世界的大势。

中共另一智囊金灿荣声称,即中美两个超级大国加上其他几个一般大国。

类似的说法可追溯到王沪宁在1991年出版的《美国反对美国》一书,他认为,“美国的体制,总体来说建筑在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民主主义的基础上,但它正明显地输给一个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的体制。”

但中共解读的所谓大变局,被认为是一厢情愿的误判。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百年未见大变局”真的是美国衰落、中共变强吗?其实这是习和中共的误判。2017年正是川普掌权,国际出现大规模反共潮的起始之年。

中共自以为美国在衰落,其实美国目前各类表现,是开始清理自身积弊多年的共产主义、与中共同流合污等问题过程中的反映。李林一认为,谁强谁弱,由民心决定,不能完全由军事、经济力量所定。

李林一说,现在世界上的人,包括中国人,越来越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这个“百年未见大变局”,正可以套用在中共自己的头上,是中共百年以来未遇的衰落、解体之大变局。

中共三次调整对美国的战略政策

在美国政府团队中,有不少人认为,中共依据“百年未遇大变局”的观点,制定了对外扩张的政策。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主管杜如松(Rush Doshi)去年10月在《外交政策》撰文,认为中共内部对美国的战略政策做了三次调整。

第一次调整是在天安门事件(六四事件)之后,当时苏联解体,导致中共将美国视作强大而又具有意识形态威胁的对手。作为回应,邓小平、江泽民等中共领导人鼓励中共“韬光养晦”。

第二次战略转变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使中共确信美国正在削弱。时任中共领导人胡锦涛修改了邓小平的战略,强调“积极有为”。中共开始建立区域秩序。

现在中共正经历第三次战略转变。这一进程始于4年前,当时英国脱欧和川普当选为美国总统。

杜如松曾担任智库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主任,专长研究中共全球大战略(The CCP’s global grand strategy)。

新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的朱利安‧格维兹(Julian Gewirtz)也持同样的观点。

格维兹认为,中共对于美国正走向衰落的预期使得他们敢于采取“更有攻击性的姿态”。

杜如松和格维兹的说法有事实佐证。

习近平自2012年底在中共内部掌权后,在各个领域主动出击。

2012年11月,习上任不久,他带领其他常委参观中共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的展览,并宣布了他的“中国梦”。

在2015年9月奥巴马总统访问阿拉斯加时,5艘中共军舰在参加中俄海军演习后驶向靠近阿拉斯加的国际公海白令海峡。这是美方首次发现中共军方出现在白令海峡。

2015年,中共发起“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亚投行),同时,中共还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意在拉拢部分亚、欧和非洲国家。

同时,中共开始布局全球军事力量,如获取斯里兰卡军港、投资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以主权数字货币直接挑战美国的金融实力,获取多个联合国机构的领导权,并推行“一带一路”战略;公开与美国展开科技竞争等。

同时中共在军事上向美国发出威胁。如中共去年1月派出南部战区海军1支新锐舰队到中途岛海域演习,中共大外宣《多维网》当年2月21日明确威胁美国称,“若在此处发射巡航导弹,就能够直接威胁到夏威夷。”

去年3月,大外宣再度发出威胁,在南海具备了对美国实行核打击的“发射阵地”。

同年8月,中共高调宣布“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意味着可对美国全境实行精准核打击。

2019年末,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最先在武汉爆发,后由于中共隐瞒真相等多个原因,最终扩散全球。此后,中共又“主动出击”,一边将疫情源头甩锅多国,同时还利用“港版国安法”,大幅改变中共对港人承诺的“一国两制”。

在中国国内,习对中共不断“加强党的领导”,增加对经济、社会各个领域的控制。在习修改国家主席任期后,川普政府与中共展开贸易战。中共与世界各国的关系急转直下。

习近平误判大势渐遭反噬

1月28日,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发布“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的长文:《更长电报——走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THE LONGER TELEGRAM——Toward a new American China strategy),剑指习近平。

报告认为,美国对中共战略必须将目标锁定中共国家主席、总书记习近平,因为“在21世纪,美国面临的最重大挑战是在习近平主席和总书记领导下日益专制的中共的崛起。”“习近平不再只是美国面对的问题。他对整个民主世界构成了严峻挑战”。

报告认为,美国对中共战略的目标是更换现有领导人。

该文件认为,改变中共领导人的战略目标之所以可行,是因为对习近平领导能力及其野心的不满,已经使中共严重分裂,“中共高官对习近平的政策方向感到极大困扰,并对习无休止地要求绝对忠诚感到愤怒。”

大西洋理事会是华府主流智库之一,也是全球安全事务领域中具影响力的研究机构之一,成立于1961年。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从拜登最近的讲话来看,给中共划出的底线与上月底大西洋理事会的“更长的电报”文件里提出的五条红线中的大部分一致。换句话说,大西洋理事会提出的针对习本人的策略,至少为拜登提供了对中共政策工具上的一个选择。

李林一指,此报告虽然没有在美国达成统一共识,但是在政界引发激辩。这种针对推翻习近平个人的想法,虽然罕见,但未来是否会实现,而且会否与中共内部反习势力达成默契,这些可能是现在习最担心的问题。

李林一认为,世界灭共是大势。习不愿放弃中共、误判大势会遭反噬。今年2月9日,习主持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17+1”视像峯会,至少有六国降格改派部长参与,以示冷待习近平。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