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爱立信为华为求情? 美媒揭中共挟持外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6日讯】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竞争对手——世界知名电信公司爱立信的执行长,以“不支持自由贸易”为由,为华为求情,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有美媒揭露,这一事件背后,是中共打经济牌要挟西方在华企业

瑞典电信监管局(PTS)以安全考量为由,2020年10月宣布将禁止华为和中兴通讯参与该国5G建设,已经从中国厂商买来且安装的设备,必须在2025年1月1号前拆除。

瑞典电信公司爱立信的执行长鲍尔‧埃克霍尔姆(Bjorn Ekholm)表示,他对此感到难过,“如果瑞典不支持自由贸易,那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麻烦。”

埃克霍尔姆反常的为竞争对手“求情”引发国际舆论关注。

“外交政策”网站1月19号发表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伊莉莎白‧布拉(Elisabeth Braw)的文章,质疑到底是为了什么,爱立信的执行长,会恳求本国政府撤销一项显然对他的公司有利的决定?

布拉认为,原因是爱立信也在中国销售产品。2019年,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都与爱立信签署了使用其技术的协议。同年,爱立信在中国开设了一家智能工厂,而爱立信销售增长大部分来自中国市场。

布拉分析说,中国市场占爱立信总收入的8%。

互联网观察人士古河:“华为本身它这个所有的产品都具备间谍信息,所以受到各国的打压、排挤、制裁。中共一看这个情况,就是说,哪个国家打压华为,它就打压哪个国家的企业。所以爱立信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互联网观察人士古河说,这种打压实际上暴露出中共根本没有法治观念。

古河:“爱立信现在在大陆它并不吃香啊,它吃香的年代早已经过去了,九十年代,人们都以持有一台爱立信的手机为荣,现在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你还在为8%的市场份额去发愁去。这个问题实际上是瑞典政府的悲哀,无力保护自己的企业。”

华为南京研所前工程师金淳曾在爱立信研发中心实习了大约一年。他说,爱立信在中国有非常大量的业务。

华为南京研所前工程师金淳:“我对爱立信还是有一定的了解,我所知道的就是爱立信它在中国有非常多的业务,它每年的营业收入,在中国市场的收入一百亿,百亿累计,就是非常多的钱,所以它很容易就被中国经济绑架,做中国的说客。”

金淳说,利用同行去渗透同行,这是中共统战的惯用手法。

金淳:“爱立信里面它不是铁板一块,所以说,它里面肯定有很多人有不同的立场,可是中共就容易收买一些管理层当中的一些关键人物。最后它能不能成功,最主要看瑞典政府是不是很坚定了?所以说,这个求情一下的话,我觉得并没有什么。”

继英国在去年7月禁止华为参与该国5G建设之后,瑞典是第一个明确禁止华为进入5G网络基础设施的欧盟国家。

中共当局曾威胁,瑞典当局的决定,可能会为北欧公司在中国带来不明的“后果”。

台湾企业家、社会运动人士高为邦:“中国用它的市场作为一个威胁。在一个独裁的国家,它是政治挂帅,经济是服务政治的,所以一切都是以独裁者,它的政治野心作为一个目标,而不是会对人民的福祉有所关切。所以也因为这个原因,它当然用它的市场来增加它的影响力,来改变绑架别人嘛。”

台湾企业家高为邦举例说,澳大利亚政府因为禁止华为,并呼吁国际对中共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澳大利亚的煤和酒几乎都很难进入中国。

高为邦:“我觉得唯一的办法,就是像川普过去所做的,就是要摆脱中国(共)的影响力。那只好跟它脱钩,脱钩才能解决这样问题。脱钩当然是暂时性的、短期的利益会受到损失,但是长远来讲的话,这个你才能够逼迫中国(共)。”

高为邦说,以外企在华业务做要胁,或利用经济手段打压批评它的国家和企业,是中共的惯用伎俩。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那就是西方国家联手起来对付中共,企业都不跟它往来,这些问题也就解决了。

采访/陈汉 编辑/李韵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