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曾警告高层权贵:不死在酒桌 就死在床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7日讯】官商勾结,共同腐败问题严重恶化中国商业及经济环境。17日有美媒揭露,蚂蚁集团股权背后有高官权贵的利益输送,并引述习近平曾经训斥高层权贵的话说:“你们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2月17日,美国《华尔街日报》刊登长文说,习近平2020年年底叫停蚂蚁集团(Ant Group Co.)首次公开募股(IPO),一方面是对金融系统风险的担忧,另一方面是对马云批评他加强金融监管言论的愤怒。

报导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蚂蚁集团复杂的股权结构、以及那些有望从这桩原本会是全球规模最大IPO中获益的人,令北京方面越发不安。

根据十几名中共官员和政府顾问的说法,中共政府调查发现,在蚂蚁集团股权的背后,是一个由人脉广泛的中共权贵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跟一些政治家族有关系,这些家族对习近平及其核心圈子构成潜在挑战。

报导说,习近平上台后,一直在打击腐败、房地产投机和其它高风险金融活动。而蚂蚁金服的IPO计划,正是习长期以来所反对的那种发迹和财富积累。

了解上述调查情况的人士说,习近平不希望看到蚂蚁集团的上市,向知名太子党们输送巨大利益。在习近平看来,这无疑会扩大贫富悬殊,削弱他消除贫困的努力。

报导披露,中共在去年10月24日、马云公开批评金融监管之前,已经开始调查蚂蚁股权结构,发现蚂蚁的投资者,包括江泽民孙儿江志成和中共前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太子党。

李伯潭政商关系复杂

知情人揭露,李伯潭控制的北京昭德投资集团旗下的上海众富投资是蚂蚁集团的秘密投资者之一。

李伯潭被媒体称为“老香港”,1991年他在港成立怡东投资有限公司,怡东投资曾有5个物业买卖记录,1993年买入金钟力宝中心单位,翌年转手即大赚2000万元。

李伯潭在港注册的另一间公司北方通和控股,旗下有石油、矿业、农业、地产等形形色色的业务,全数股权由北方昭德投资控股持有,是个庞大商业王国。

李伯潭还和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有商业上的往来。2009年1月,包头明天科技宣布出资3.5亿元人民币,从北京昭德置业手中收购位于丽江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包头明天隶属“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是曾家白手套。2006年,间接出面替曾伟购买山东鲁能。

2009年李伯潭和茅台集团季克良、袁仁国,在北京成立茅台会私人俱乐部,马云也是首届理事会副理事。马云后来在杭州成立的江南会,一度被视为茅台会的江南分会,并成为中共的高官和权贵们的聚集地。

据知情人士透露,习近平上台初期与高级官员的一次会议上说,“你们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而习近平第一任期掀起的反腐败,直指高官奢华宴会和情妇后宫,茅台会这类私人俱乐部的活动,都被视为有害。当时北京、杭州、南京等多个城市的私人俱乐部被整治。其中茅台会被点名顶风运作。

江志成与马云交情甚深

华日揭露,江志成在香港创立一家私募基金博裕资本(Boyu Capital)也是蚂蚁集团的秘密投资者之一。江志成与马云交情甚深。

公开资料显示,江志成通过私募基金涉足受严格控制的国资垄断行业,并将这些资产转化成利润丰厚的投资。而江志成控制的博裕资本,与马云的阿里巴巴一直互动不断。

2012年9月,江志成联手太子党把持的红色企业“中信资本”,和国开金融一起投资阿里巴巴,帮助阿里回购雅虎所持有的股份。

同年博裕资本对阿里投资的4亿美元,两年时间就赚取了超过20亿美元,而这些只是江志成明面上所获得的投资回报。

2014年阿里上市时只公布了约70%的股份持有者,并没有披露另外30%股份持有者的信息。而帮助隐匿这30%股东身份背后到底隐藏着哪些中共权贵,以及权贵们从中瓜分了多大的蛋糕成了秘密。

华日披露,蚂蚁在2016年和2018年进行的两轮集资中。江志成的北京京管投资中心都是投资者。最终北京京管持有蚂蚁近1%股权,晋身蚂蚁10大投资者。

报导说:在习近平的反腐运动中,江泽民的许多同伙已经被清除,而江一直作为幕后势力存在。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