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大瘟疫 惊悚场面怵目惊心

作者: 任凤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7日讯】伦敦大瘟疫是英国本土最后一次大型的鼠疫传播,发生在1665年至1666年期间,当时仅伦敦一地就有约10万人丧命,相当于当时伦敦市总人口的四分之一。1722年写下《鲁滨孙漂流记》的丹尼尔.狄福在他的《大疫年纪事》(A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一书中以第一人称,描述了当时伦敦瘟疫流行的恐怖景象。

教堂活动空前凝聚 杀人犯大声忏悔

当时伦敦市面上的绝大多数商业活动陷入瘫痪状态,因为富商们和各行各业的职人纷纷撤离,不少教堂的牧师都逃走了,只有少数牧师、医生和药剂师愿意留下来,在疫症肆虐中协助民众生活。

教区的运尸车几乎通宵奔忙。夜晚的街道上,时而见到满载尸体的运尸车燃着火炬缓缓行进,时而见到黑暗的人群念著祈祷文涌向教堂;不分教派的民众常常聚在同一个教堂听取布道;

宗教生活变得空前凝聚和虔诚,就连那些铁石心肠的杀人犯也开始大声忏悔,痛哭流涕对人供认隐瞒已久的罪状。

裸身跳进坟坑 将自己埋葬

随着死亡的增加,恐慌情绪弥漫在整座城市,遗体被草率地丢弃,马路旁边是挤满死尸的大坑。灾难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社会乱象随着瘟疫流行愈演愈烈。

层出不穷的江湖医生、魔术师、星相家、智多星、预言家;趁机诈骗人钱财的不法徒;许多染上瘟疫的人,不知是由于痛苦还是极端恐怖,裸身裹着毯子跳进坟坑将自己埋葬。

彻夜奔走 高喊“威严的上帝”

伦敦街头日以继夜地燃烧大火,燃烧着啤酒花、乳香、辣椒,企图借此洁净空气。有人把死者的尸体倒入火坑中烧掉,浓烟和死亡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城市。

有人在街上大叫大嚷:“再过四十天,伦敦就要灭亡了。”有个人赤身裸体在街上跑来跑去,腰间只拴条衬裤,彻夜奔走,彻夜号叫:“噢,无上而威严的上帝呀!”

不知自己染上瘟疫的人,在街上行走或在集市里购物时,突然倒毙。

如果有人因此情景而默默流泪,甚至于相信世界末日的预言。要是他们知道,这场大规模的传染病结束之后的次年,伦敦还会发生大火灾,将这个城市的四分之三夷为平地,他们大概不得不相信,上帝的审判已经降临,播下瘟疫和大火,注定要将地球上的这块地方铲除干净。

官方曾封锁疫情 人被闭锁家中默默死去

到1665年4月,就在人们认为疫疾几乎消失的时候,传染病已悄悄蔓延至其他两三个教区。随着炎热天气到来,瘟疫逐渐从城市东部朝西部推进。人们在痛苦和恐怖中,分不清谣言和真相、认为《死亡统计表》的数字不可全信。

再也不愿受蒙蔽的市民,索性开始搜查房子,发现瘟疫到处都是。在圣迦尔斯教区,一周内就被埋掉120个人,好些街道被传染上了,好些人家都病倒了,大街小巷到处听到吊丧的哭喊声。

官方曾下令,任何有被鼠疫感染的人房子都必须关闭。整个家庭无论是否生病都不得不呆在房子里。然后在门上画上一个红十字,警告里面的人患了鼠疫。人们被强行关闭或自动死刑、像被活活关进墓地。

在无处不在的瘟疫面前,恐惧与疯狂笼罩着整个伦敦,从满街弥漫着哭泣的声音到整个街道上没有一个人影一点声音,这个城市就这样全线崩溃了。

今天,当中国人面对官方封锁消息、被木板钉在家中,跳楼、随地倒时有所见时,面对这些如此相似的情景时,我们是否怀疑或者相信“上帝的审判已经降临”?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