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6000元6条人命 山东灭门案说明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大年除夕,一桩因6000元导致的灭门案惊爆了国人的眼球!

2月11日上午8时许,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平邑街道同太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该村村民林某某家中5人当场死亡,1人受重伤送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经市县两级公安机关侦查,确认犯罪嫌疑人系刘某某(男,45岁,平邑县保太镇人),刘某某已于当日自杀身亡。目前,案件侦查及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

一桩惨案死了6个人,令人不能不追问:这桩案子究竟是如何酿成的?其原因到底是什么?

一位平邑县的网友在大陆“知乎”网站上匿名发帖,披露了这起凶案的详情。

他说,欠债人十年之前需要盖房子,但是当地的沙土一直管理的比较严格,没有相关证件禁止挖沙采砂。然后凶手就趁著夜色在自家地里借钱找了卡车,挖走了大概10车左右的沙子给被害人,原本约定是当时给钱共计12,000,然后被害人说不知道沙子质量怎么样,就先盖房子,盖完了给钱。然后盖完房子说没钱,就这样一直拖拖拖。

平邑的风俗,当地人对过年看的比较重,不管你借了多少钱,能还多少钱,懂点事的一般都会年前打电话说有钱还或者没钱还,要是真没钱的,一般会提一点东西上门说清楚,给一点钱,然后再约定个时间,表表态,说什么时候还钱。但是被害人家里颇有钱财,纯粹就是觉得这个凶手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拿自己毫无办法。然后在29号年关之前凶手又去要钱,说我不要12,000,你给6000就行,过年总得买点猪肉年货什么的,但是欠债人不但没还钱,反而还嚣张的把凶手打了一顿,并表示就是不还,然后就发生了第二天的惨案。

“为了区区6000元就大开杀戒,至于吗?”许多网友对此不解。

平邑网友解释说:“6000元对于知乎上各位大佬可能是毛毛雨,但是对我们平邑来说,真的是一笔颇为高昂的费用,我举几个例子来说,我有个亲戚去学校当临时老师,教了半年书,每个月说好是800块钱,但是到手的却是600,并且到离职的时候,2个月工资楞是被扣了,死活要不来,他的同事,教数学,带2个班,工资900但是到手只有500,在校长室门口堵了一上午,才把最后2个月的共计1000块钱要到800。 再举个例子,就被害人附近的村子附近,一天工作10小时的超市售货员,一个月的工资是1500,全月无休,请假扣钱,无法定节假日。并且平邑的年轻人外流极度严重,除非是家里有钱有关系,否则大学毕业的没有在当地就业的。我们当地的事业编的工资也不过3000左右。去掉五险一金估计也就剩2800左右。也并非没有高薪的工作,我们银行的职工基本上早上7点上到岗,点名开会,八点开门,4点下班,开始查账,开总结,然后写文件,几乎每天要忙到晚上9点或者10点多,工资的话可以在4-6000左右,轮休制。休息时间一个月4天左右。”

还有网友质疑凶手为何不通过法律维权?平邑网友的回答是:“至于网上一些人说的法律维权的问题,我说个例子,我们当地某些单位跟我们某个地产企业签了协议(先付款后交房),单位员工贷款优惠购房,月月还房贷,结果三年过去了,连个地基都没开始,你可以想一下这些人都没法维权,他一个农民怎么可能维权成功?”

另外,他还推测,凶手家里貌似有个孩子重病,没钱医治,或许他可能是想到自己连孩子的病都救不了,还被受害人打了,钱一分没到手,所以才下的狠心。

这就是说,凶手之所以走上绝路,主要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因为穷,二是因为法治徒有虚名,没法保护底层贫民的权利。

这起灭门惨案在网上曝光后,引发了众多网友的热议,其中不乏同情凶手的声音:

“这起案子说明中国人普遍真的很穷,在大部分中国人的眼里,一条人命的价格是低于6000人民币的。”

“六千可以逼得一个人大年初一杀人全家六口,外卖小哥两个月被平台克扣五千工资讨要不成自焚,这下康了。”

“不是人命值多少钱的事,那仅仅是压死凶手的最后一根稻草,受害人只不过点燃了导火索,又以为是颗哑雷或顶多是个炮竹,炸不到自己,结果碰到一颗大炸弹。”

“当一个人陷入绝望的深渊,仇恨会被无限放大的典型。

不要说钱少不值,孩子是无辜的什么的,我们的苦口婆心唤不回任何一个起了杀心的人,这注定是一个无法避免的悲剧。”

“许多人眼里人命是明码标价的。欠六千都还不起当然是贱民,贱民的命就不值钱。这是弱肉强食的社会规则造成的价值观。”

“问题不在于6000元,在于普通百姓根本不信任法制能给他带来公正。最后只能由自己主持公正,最后带来了悲惨的解决。”

“中国社会就是一个底层群众护害的社会,在这件事里,不是你欠我6000不还就是我刀了你全家。”

“中共的传统技能,小事儿拖大,大事儿拖炸。

和稀泥多了,有什么事儿谁还找官方。”

“理论上按照中共国的法律,被借款人大可以去申请法律援助,但实际上中国大陆的人大多数法制观念淡薄,而且公检法的公信力也很低。导致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出现。”

“法律缺位就是这样,拖欠10年,理由很简单:就是不还。不还钱还有理并且敢于对被拖欠的人叫嚣在强国真的没啥大不了,大家习惯了不在法律的框架下解决问题,还钱或者不还钱完全取决于双方拳头的大小,被拖欠的人要么吃哑巴亏,要么就小事要化大,杀一个人或者杀全家都是怨气需要释放的结果。民间的交易没有得到法律保护,逐渐人们就会明白这潜规则,慢慢地属于墙国人自己独有的交易模式就会诞生,舔权力的汁液,让它保护自己的权益,至于合不合法,已经不重要了。”

“其实大家不是同情凶手,而是痛恨制度而已。法律不能保护弱者,保护百姓,只是政府维权的工具。人们不再相信法律,有胆量的就自己去解决,没胆量的就忍气吞声了。”

“自称法治社会,人民却要拿起刀维护自己的权益,

如此凄惨之事,蜘蛛人却可以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谈,

可耻、可悲。”

“自己解脱了,也帮他们一家子解脱了,寄望来世不做中共人。”

6000元6条人命,山东灭门惨案充分说明了底层民众的贫困,说明法制的徒有虚名,它是对中共不久前刚刚宣布的全面脱贫的绝妙讽刺,也是对中共所谓依法治国、法制社会的一记响亮耳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