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川普吁罢免麦康奈尔 习近平遇新挑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18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17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想和大家讨论的话题有两个,分别是中美两国的焦点话题,而且都是大话题。美国这边是川普(特朗普)突然火力全开,矛头直指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明言要求共和党人罢免其领袖职务。而中国那边,是《华尔街日报》爆料了马云的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被习近平亲自叫停的内幕。

川普吁罢免麦康奈尔】

我们就先说说川普的这篇堪称宣战的声明。

这篇声明保持了川普一贯的语言风格,一上来就开门见山说“共和党在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参议员这样的政治‘领袖’领导下,永远不可能再受到尊重或强大。”

然后川普从三个方面历数了麦康奈尔为什么不适合继续担任共和党的领袖职务。首先是麦康奈尔的能力。川普毫不客气的指出他缺乏政治智慧,非常不聪明,丢了参议院多数党的地位,被民主党玩弄得团团转,并明说麦康奈尔一直都是“华盛顿圈优先”而不是“美国优先”,这当然是暗示麦康奈尔一直都没有真正配合支持自己,因为他是华盛顿沼泽的一员。

然后川普指出了麦康奈尔的人品问题,说他在去年连任参议员的竞选中,本来形势岌岌可危,支持率在下滑,但他恳求川普帮忙为他背书后,支持率大涨了20%。但在成功连任后,麦康奈尔很快就变脸了,不但没有为争取一个公平的选举结果去努力,反而对川普落井下石。

第三,川普谴责了麦康奈尔的政治操守,说他在中共问题上没有任何公信力,因为他的家族持有大量的中国商业股份,他对中共这一巨大的经济和军事威胁无所作为。

在声明最后结束的时候,川普明确提出了要求:这是我们国家的重要时刻,我们不能让三流的“领导人”来决定我们的未来。

很显然,川普的这份声明是有备而来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罢免麦康奈尔的党内领袖职务。也就是说,这是川普对共和党建制派的一封正式的宣战书。

这个举动当然是不同寻常的,因为这是川普自离开白宫寄情山水,畅享高尔夫的退休生活以来,第一个具有实质意义的政治大动作。用华人熟悉的一个概念讲,就是川普想要进行一次“整党”,要进行党内“清理门户”的工作。

所以,这里释放的一个重要信号就是,川普准备对共和党动手术了,而目标首要的就是麦康奈尔为代表的建制派。

从这次大选开始,到弹劾案尘埃落定,我们看到共和党建制派在几乎所有重要议题上都和民主党的极左派站在一起。为什么我们一直说大选是正邪之争而不是过去那种正常的党派政见之争,这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川普要想继续让“美国优先”的议程占据美国政坛主流,让这批已经习惯了与民主党进行利益勾兑玩轮流坐庄游戏的建制派共和党人靠边站,就成为不可避免的一步。

这又是一个没有先例的事件,由一个前总统对党内在任的领袖发起罢免行动。看上去这显得有点奇特,因为川普在共和党内并没有任何职务,就是一个普通的共和党员。他之所以有能力发出呼吁罢免一个具有实质性职务的领袖,是因为川普更多像是一个精神领袖的角色,他对共和党有非常强大的影响力。

所以,我相信川普之所以这么公开与麦康奈尔决裂,应该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最起码,他要呼吁罢免麦康奈尔,至少必须得到共和党参议员的多数支持才能做到。因为党领袖职务是两年一选,麦康奈尔在今年1月最新一届国会刚连任了党领袖,如果要通过选举的方式让他下台,必须等到两年以后。

在这样的背景下,川普公开要求麦康奈尔下台,实际上只有迫使他自己主动辞职这一条路。要达成这样的目标,没有事先在党内取得大部分人的共识是做不到的。

就在川普声明发表的同一天,麦康奈尔所属的肯塔基州纳尔逊县的共和党主席唐‧斯拉舍尔也发表声明,要求麦康奈尔辞职。而且肯塔基州的共和党在上个月就曾经谴责过麦康奈尔,足见他在自己的大本营都不受欢迎。

川普对共和党动手术,可以说是“攘外必先安内”的又一次运用。此前川普刚离开白宫的时候,一度盛传他要另组新党,直到他与共和党众议院领袖麦卡锡在佛州家中会面后,宣布将帮助共和党在明年中期选举夺回众议院,另组新党的说法才平息下来。

从情理上讲,很有可能在那个时候,川普就考虑到了清理门户的这一步。对现有的共和党进行整改,当然远比另组新党从零开始要有效的多。

所以,如果从一个宏观的角度来看,川普这次主动出击清理门户,将成为外界观察他自己说的“以某种形式回来”的具标志意义的风向标。如果麦康奈尔就此下台,共和党建制派将基本上就此退出中心舞台,未来民主党面对的将是一个更加强硬的,带有鲜明川普风格的共和党。

习近平“打蚂蚁”另有原因】

下面我们聊聊中国这边与马云相关的这个热门话题。这个关于马云的蚂蚁集团在即将进行IPO的时候被强行叫停的内幕,其实是《华尔街日报》从去年10月发出的一系列报导的最新一篇。

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我想还是需要简单地介绍一下整个事件的大致情况,这样方便一些不太了解中国新闻的朋友们理解今天的讨论。

整个事件要从去年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说起。蚂蚁集团是中国首富马云控股的一家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这家公司原本计划在去年11月上旬3日进行IPO,这被视为是迄今为止全球规模最大的IPO,所以市场前景非常看好。

但就在即将举行IPO的几天前,这个计划突然被中共高层在11月3日强行叫停——刚好是美国大选日,有点巧合啊。而据多方消息报导都说是习近平亲自下令叫停的。接下来马云从公众视线中消失,阿里巴巴集团也遭到官方公开调查。

马云一直隐身了差不多三个月后,才在今年1月下旬再次公开露面,被认为初步渡过了一次危机。在此期间,《华尔街日报》一直对马云及蚂蚁集团进行了一系列的跟踪报导。

这篇最新报导是在昨天发表的,披露了去年底,习近平在最后一刻亲自叫停马云的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更进一层的内幕。此前相关报导都表示,习近平叫停蚂蚁集团的IPO有两大主要原因,一个是担心蚂蚁集团的上市可能加大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另一个是不满马云公开批评中共的金融监管政策,而这部分工作是由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

这篇最新的报导披露了更大的不便于公开的关键原因,就是北京当局在对蚂蚁集团一系列的调查后,发现了蚂蚁IPO真正的受益人是谁。

报导引述了十多名了解调查情况的中共官员和政府顾问的话说,在蚂蚁集团准备上市的几个星期前,中共中央层面的调查组发现,蚂蚁集团的招股说明书,掩盖了这家公司复杂的所有权。

也就是说,真正从这次IPO中获得最大利益的是中共权贵家族的一些顶级政商大鳄,其中包括习近平最主要的政治对手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此外还有江派的主要人物之一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等人。

这些权贵藏身在层层套叠而又不透明的投资工具背后,秘密入股蚂蚁集团。如果IPO成功,他们和蚂蚁集团的高管,预计将从中获利至少几十亿美元。

这条新闻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曾经一度是外界观察中共高层政治风向主线的习江斗再次浮出了水面。《华尔街日报》能拿到一系列内幕消息不排除中共内部某个派系有意放料的可能。

这个消息的可信度高不高呢?我觉得是基本上靠谱的。首先一个原因是因为江志成和刘乐飞这些权贵后代入股阿里系,大举捞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他们与马云的合作也不是现在才开始。从江志成的博裕资本2012年入股阿里巴巴开始,这种合作关系已经持续了近十年,贯穿了习近平整个执政时期。

所以,说习近平亲自叫停蚂蚁集团的IPO,这本身就说明了蚂蚁集团的背景强大,以至于中央一级的监管部门都感到难以下手,只能由习近平出马才能摆平。

其次,按照此前坊间普遍的说法,习近平叫停蚂蚁集团IPO的两大主要原因,一个是担心金融系统性风险,另一个是对马云公开讲话不满。这里面对马云不满到可能是一根导火索。

因为马云在去年10月24日的公开讲话中,一面直截了当地指责中共政府日益严格的金融监管阻碍了科技发展,希望通过创新解决中国的金融问题,让自己获得更大发展;另一面他又引述习近平的曾经的话说:“功成不必在我”。

习近平这句话原本就是用来鼓励要勇于改革,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是这样的语境中说出来的。马云在这里引用,这当然有点借习近平的话来挤兑监管部门的味道。但问题是金融监管这块一直都是习近平亲自掌控的,所以这么一来就无形中有点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意味,难怪习近平会生气。

至于所谓的担心金融风险,其实只是一个借口。因为同样是《华尔街日报》在去年12月22日的报导说,在去年11月2日马云与监管部门的一次谈话中,曾经试图修复他与中共政府的关系,表示蚂蚁集团的这些平台,只要国家有需要都可以拿走。意思就是无偿捐献给中共政府。

当时他谈话的对象是中共证券和银保监会官员。但即便马云以这样的方式表了忠心,想让高层放心,仍然没能挽救蚂蚁集团的IPO,在几天之后还是被叫停了。

这说明什么呢?如果习近平真的只是担心蚂蚁集团上市因为规模太大,可能带来金融风险,现在马云愿意交给中共掌控,应该说就不存在这种顾虑了对吧。中共自己来掌管了,可以说没有比这更低的风险了。

【习近平面临新挑战】

但为什么还是被叫停呢?说明习近平真正担心的重点不在金融风险这个技术性问题。

他真正担心的,就像昨天这篇报导披露的,是有政治对手在里面。一方面他不想让江家如此轻易就发大财,另一方面,如果江志成通过蚂蚁集团上市大幅扩充了金融实力,这对习近平迟早是一个心腹之患。

对一些熟悉中国新闻的朋友来说,可能都还记得2015年那场中国大陆的金融大股灾。那次股灾一直被外界视为一次金融政变,沪深两市股指从当年6月份开始出现断崖式暴跌,引发严重的金融动荡,其后续经济影响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去年,可谓影响深远。

习近平在那一次股灾中吃足了苦头,以至于高层一度喊出“暴力救市”的口号。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甚至带人进驻证监会,枪口之下强迫股市回涨,一时间“枪杆子里面出牛市”成为国际笑谈。

此后中共官方进行了一系列的大抓捕,从号称“私募一哥”的徐翔,到躲在香港的超级白手套肖建华,再到曾经是邓小平外孙女婿的吴小晖,都因为卷入这场金融政变而落马入狱。

而官方在形势稳定后,也从2017年开始由央视披露部分股灾期间的高层讯息,明确定义这次股灾为“此波股市猛升猛降,为一场金融犯罪行为”。

所以可想而知,连肖建华、吴小晖这些相对边缘的人物都有能力如此兴风作浪,更不用说联合了马云的江志成。

我们都知道,马云不仅仅是在金融领域举足轻重,其支付宝就因为已经掌握了中国至少十多亿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借款行为、账单支付和贷款还款历史等方面的海量数据,而一直成为中共一块心病。

在蚂蚁集团IPO叫停事件后,中共官方接连出招,向马云提出了两个方案,一个是要求蚂蚁集团将其数据接入由中共央行运营的全国信用报告系统。另一种方案是让蚂蚁集团与一家实际上由中共央行控制的信用评级公司分享这些数据。

中共对大数据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视,而且马云不仅在大数据方面拥有独家优势,他还涉足AI、云计算这些当前中共最敏感的科技领域。

更重要的是,马云一直对交出这些数据持抵抗态度。

尽管马云本身不一定有什么政治野心,但在习近平看来,一个涉足了太多敏感领域的超级企业被自己最大的政治对手参股,而且还在不断扩充实力,这无论如何都不是好事。

中共极权从来都是政治挂帅的,这一点无论在闭关锁国的毛泽东时代,还是现在的权贵国家资本主义时代,都一直没有变过。

所以,政商一体,始终都是中共体制的特色。马云现在的角色,就像双方隔空交手的乒乓球,被板子拍过来打过去,即便他想要脱离斗争漩涡独善其身,恐怕也是身不由己的。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也是所有进入中共体制的商人的宿命。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节目最后提醒朋友们,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视频,请务必在视频下方文字介绍中的链接留下您的Email,这样不管我们未来搬到哪个平台,或者有什么变化,我们还来得及跟您联系、找到您!谢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