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两洋战略”落泥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日缅甸军事政变后,中共支持军政府,引发缅人愤怒,缅甸示威者多日在中共大使馆外集会,要求中共当局不得干涉缅甸国家事务。这凸显了中共对缅政策的困境(可参见笔者“缅甸政变 中共陷困境?”一文)。而缅甸又是中共“两洋战略”的枢纽节点,这又意味着“两洋战略”遭到沉重打击。

所谓“两洋战略”,指中国在现已拥有的太平洋出海口之外,再间接拥有印度洋出海口。为实现“两洋战略”,中共“一带一路”所规划的“六大经济走廊”中的三条都与此相关,即中国-中南半岛经济、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后又增加了中缅经济走廊。

从近几年的情形看,中共“两洋战略”脱离现实,存在重大误判,推进缓慢,步履维艰,尤其国内国际形势大变,可以说是掉进泥潭里了。本文略谈两点。

首先,“两洋战略”源于中共的争霸世界野心,暴露了其惊人的战略弱智。

中共取代美国、争霸世界的野心,内生于其意识形态,不是权宜之计,而是本质使然,从毛泽东的“超英赶美”到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以贯之。因此,虽然中共自称“始终是国际秩序的维护者而非挑战者,是国际秩序的建设者而非破坏者,是国际秩序的贡献者而非所谓‘搭便车者’”,实际却恰恰相反。中共政权作为美国主导的现行国际秩序的挑战者、破坏者和“搭便车者”,“两洋战略”就是一个例证。

中共搞“两洋战略”,最初的直接目的是破解所谓“马六甲困局”。大家知道,连接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马六甲海峡,是世界最繁忙的水道之一,控制了世界四分之一的海运贸易和一半以上的石油运输;中国是马六甲海峡的最大使用者,但中共海军却鞭长莫及,一旦出现意外,将给中国的“安全”造成极大隐患。

2003 年11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时任党魁胡锦涛公开提出要破解“马六甲困局”。2006 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第一次提到了海上运输通道的安全问题。 2012 年,中共18大报告首提“建设海洋强国”。2013年,中共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 初始时期,“一带一路”以中国周边国家为对象,最远也就到欧洲,不过很快就超越了这个范围,把非洲、拉丁美洲甚至北冰洋都包括进去,扩张到了全世界。其不仅是经济区域合作规划,更是以全球化为名、集合了政治、军事、意识形态等等内涵的全球扩张路线图。

事实上,迄今中国使用马六甲海峡并未出现什么问题,在美国主导的现行国际秩序中马六甲海峡也并未出现“困局”,反而是“安局”。国内外研究表明,所谓“马六甲困境”是个伪命题。

第一,“马六甲困境”的前提是中美开战,如果中美不开战,美国封锁马六甲海峡、扼杀中国“海上生命线”几无可能;而二战后的美国国际战略演变和中美关系史表明,除非中共首开战端,美国不会主动开战。第二,绕过马六甲海峡的种种应对,例如建造泛亚石油大陆桥(包括中俄原油管道、中亚-中国油气管道)、建设从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到新疆的输油管道、铺设从缅甸实皎漂港至云南昆明的输油管道等等,实际表明,都无法有效缓和与化解困境(只要美国海军继续保持对中共海军的绝对优势,那么中国的海上生命线就随时随处都有被其随意切断、封锁的危险,华盛顿若下定决心,何须只在马六甲动手?)第三,中共通过发展远洋海军来抗衡超级大国也不是可行的途径。这不仅需要较长时间,而且,还可能陷入海上军备竞赛,在这样的竞赛中,中共并没有多大的胜算,反而是越扩军越不安全。

综上所述,“马六甲困境”伪命题暴露了中共对美的深深敌意和终必一战的战略企图;中共为破解所谓“马六甲困境”的种种应对,如同毛泽东时代基于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早打、大打、打核战争”而大搞“三线建设”一样,劳民伤财、耗费国力。

其次,“两洋战略”路线设计好大喜功,脱离实际,缺乏严格经济论证。

中共“两洋战略”设计了四条主线路,即中国-中南半岛经济、中巴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缅经济走廊。目前,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仍旧处于议题讨论阶段, 尚未进入实质性的启动运转期;其它三条走廊的建设,都远未达到中共的预期目标。

仅以中巴经济走廊为例。巴基斯坦被称为中共的“巴铁”, 中巴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的标志性项目,预计总工程费560亿美元(始初宣布为450亿美元),从2013至2030年分三期建设。走廊起点在新疆喀什,终点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全长3000公里,是一条包括公路、铁路、油气和光缆通道在内的贸易走廊,其以瓜达尔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为重点,形成“1+4”合作布局。目前,走廊项目已有70个,其中46个项目已开工建设或已完工;2020年爆发大瘟疫,中共官员称“中巴经济走廊已经成为‘一带一路’重大项目成功统筹防疫与生产的标杆”。

但是,许多研究指出,中巴经济走廊缺乏经济可行性。例如,有研究指经过这个走廊的货运量,还不够维持日常运营成本的零头。又如,设想中的中巴石油管道穿越区域自然条件恶劣,工程建设技术难度极大,建设和运营成本极高,而且大陆能源消费主要在东部,中巴跨境输油过去得不偿失。再如,建设中巴跨境铁路,不仅所经地区是世界屋脊的延续、地质构造脆弱、地震频发、运行维护非常艰难外,而且以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口岸为圆心,直径1,000公里范围内基本上没有工业,试想,这条铁路建成后主要运什么?(此外,中共贷款正在让巴基斯坦的偿债义务激增,使其掉进“债务陷阱”。)

的确,“中巴经济走廊是令中国纳税人恐惧的深渊”。中共耗费巨资,最大的收获是获得了瓜达尔港的四十年经营开发权,试图将瓜达尔港变成挺进印度洋的“珍珠链战略”中的“珍珠港”。但是,如美国教授张欣所指,即使中共要在瓜达尔港建立海军基地,也不值得花100亿美元,因为菲律宾决定在Subic Bay重建一个海军基地,预算仅仅是1260万美元。

事实上,“两洋战略”、“一带一路”等等国策成了中共的“大撒币”工程,中共内部也是有不同意见的。例如,中共一位资深外交官惊呼“一带一路”可能成为绞杀中共外交的“两根绳索”。

结语

中共“两洋战略”的结局将如何?本文以为,其受如下三大因素的影响。

第一,中国经济增长率近年来持续下坠,中共日子过得越来越“紧”, “大撒币”难以为继;另一方面,中国经济自身的衰势和全球产业链重组的“去中国化”,使中国对周边国家的经济吸引力下降。这些都意味着中共“两洋战略”的经济动力走向衰竭。

第二,中共“两洋战略”,潜藏着取代美国、争霸世界的野心,是对现行世界经济、政治秩序的重大“修正”,严重威胁著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美国的反制是必然的。中美较量势必极大牵制中共“两洋战略”的推进。

第三,中共间接获得印度洋出海口,要想在印度洋和南亚畅行无阻,首先应与印度搞好关系,因为印度毕竟是印度洋和南亚的主导国家。但是,从2017年的洞朗对峙到2020年的中印边境致死冲突,中印关系正处难关。中共现在强推“两洋战略”,势必加大中印战略对抗。

概而言之,由于“两洋战略”的自身缺陷和最近几年来国内国际形势的巨变,尤其围剿中共已成为国际格局演变的主线,这些都使中共“两洋战略”难逃“烂尾”的命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