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选者的炫耀:非常成功的“统一战线”(3)

作者:何清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从《影子竞选秘史》披露的情况,结合拜登入主白宫次日Antifa聚集在波特兰齐声高叫“我们不要拜登”,以及纽约等地BLM继续闹事的情况来看,足证“捍卫民主联盟”的参与者的目标多元化,并非完全认同拜登及民主党。一个临时聚合,仅仅用仇恨川普(特朗普)与金钱力量将这么多机构与人——从政治、文化、科技、商界精英,再到Antifa与BLM这种边缘与底层人群聚集在一起,完成倒川大业,必须承认波德霍泽等人组织的统一战线相当成功。

对BLM物尽其用:街头运动、控制基层选举

《影子竞选秘史》说得很清楚,对BLM运动的吸收,一是驱使他们在合适的时候上街闹事,二是为了控制基层选举。2020年5月下旬弗洛伊德事件之后,波德霍泽通过帮助BLM运动的组织者并与其合作,迅速将其吸纳至该联盟的网络中来。他特别注意与战场州那些在BLM运动中发挥领导作用的组织的联系,同时不让他们直接与民主党高层政客发生联系,目的是避免可能发生的政治麻烦。

波德霍泽利用BLM创造了一支“选举捍卫者”的力量,并特别对他们进行降级技巧(de-escalation techniques)的训练。所谓降级技巧,是对BLM在选举活动中采用各种威胁手段(尽量不造成法律后果)的概括。BLM的组织者招募了数千名投票工作人员,以确保控制他们所在社区的投票站,让他们“监督计票和处理对于计票结果的争议”,其实就是采用各种方法对这些揭露舞弊者进行人身威胁。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BLM成员确实在选举的计票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以下仅举几例:密西根州底特律发生了严重的舞弊:更改选票日期、未核查选民身份、未密封选票、伪造非法选票、利用Dominion机器多计算选票近29万张、一张选票多次扫描、计算无效选票等,受到外界强烈指责。但领导当地选举活动的民主党州议员辛西娅‧约翰逊女士(Cynthia Johnson)竟然在12月2日的舞弊听证会上威胁证人,并在视频节目中赤裸裸地发出威胁说:“拜登-哈里斯政府欠底特律市的。我不仅为民主党和共和党拿命冒险,我还为正义和民主拿命冒险。”

舞弊者的嚣张,导致密西根州韦恩县检票委员会两名共和党成员威廉‧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与莫妮卡‧帕尔默(Monica Palmer)就反对投票认证拜登,遭遇了种种威胁与霸凌,前者只好接受警察劝告离家居住。

拜登宣布胜选后,11月10日,BLM的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帕特里斯‧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代表BLM全球网路基金会写信给拜登及其竞选搭档贺锦丽,声称该组织为他们拉来了6,000万选民,现在他们要求跟拜登见面,因为“我们要回报”。他的要求包括,“我们的(BLM)的声音要被倾听,我们的要求要被优先考虑。”

这6,000万“选民”,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皆有,当然包括邮寄选票中的虚假选民,在停止计票后灌票得到的“选民”,如同乔治亚州富尔顿县弗里曼女士在大选夜从预先藏好的四个行李箱中拿出的“选民”。

邮箱取代票箱,邮寄选票成为民主党胜选利器

2020美国总统大选,各州实行邮寄投票唯一的理据是:新冠病毒严重,防止人们在投票站聚集互相感染。

《影子竞选秘史》指出,用邮箱代替投票箱策略之所以获得成功,有赖于37个州(里面当然包括六个战场州与部分共和党州)的2,500名选举官员、脸书扎格伯克的3亿多美元的资助、全美邮局工会对民主党的全力支持,“最终,在2020年,将近一半选民通过邮件投票,这实际上是一场人们投票方式的革命。大约四分之一的人亲自提前投票。只有四分之一的选民以传统的方式投票:在选举日亲自投票”。对民主党来说,邮寄选票最大的好处是无法查验投票者身份,这导致投票日后送达的邮寄选票形成淹没“红色幻影”的“蓝色浪潮”,直到民主党一方数出了8,100万张拜登选票、达到他们预期在关键战场出现“蓝色转变”为止。

可以说,美国2020总统大选的结果是由邮寄选票决定的。美国的绝大部分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一样,州宪法都规定选民必须亲自投票,邮寄投票应事先申请。但这次大选,美国的50个州,只有14个州要求选民邮寄投票必须提供理由事先申请,36个州不需要任何理由。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于2020年6月3日签署行政命令,援引“加州紧急服务法”,要求全州登记选民采用邮寄选票,被该州共和党众议员詹姆斯‧盖拉格和凯文‧基利控告违法。加州沙特郡(Sutter County)高等法院法官赫克曼11月2日判决纽森违反州宪法,禁止他今后再以“紧急法”更改任何现行法律。荒谬的是,这种违宪选举本应无效,但加州的55张选举人票却算给了拜登。

笔者早就注意到民主党在各州的地方选举中,利用邮寄选票作弊引起的几十起诉讼。笔者居住的美国新泽西,已经发生数起邮寄选票作弊事件,但民主党州长墨菲仍然坚持于8月14日发布新的行政命令,11月份的大选将主要采用邮寄投票。

关于六个摇摆州邮寄选票舞弊欺诈,可以参见《一文梳理:6个摇摆州邮寄选票欺诈疑云》。

控制选举的关键官员——各州州务卿

前共和党议员瓦姆普通过无党派改革组织“一号议题”团结共和党中的反川者。全国选举诚信委员会的22名民主党人和22名共和党人每周至少在Zoom开会一次。他们在六个战场州投放广告,发表声明,撰写文章,提醒当地官员注意潜在的问题。由于控制得法,这六个州在选前曾反对邮寄选票延期,一个一个被民主党攻克。宾州延迟至11月6日,内华达为11月10日,北卡罗延迟至11月13日。所有选举事务,都由各州州务卿控制,这就是37个州的州务卿均被捍卫民主联盟纳入网络的重要原因。

州务卿的重要作用,以及乔治亚与密西根两州州务卿在操控2020年大选中的重要作用,我在《窃选者的炫耀:组织、资金与法案的充分准备(2)》有分析,此处不赘。

吸纳各州负责司法调查与公诉的总检察长

《影子竞选秘史》谈到,民主党前众议院领袖迪克‧吉法特(Dick Gephardt)成为一个有实力的说客,率领一个联盟。“我们希望组成一个真正由两党组成的团体,由前民选官员、内阁秘书、军事领导人等组成,其主要目的是向公众传递信息,还与地方官员对话,包括国务秘书、总检察长、州长。”吉法特透露,他与私营部门的工作人员一起为这项工作投入了2,000万美元。从大选过程中处理舞弊调查的情况来看,吉法特不愧是政治老手,组织反川联盟时找对了人。

宾州的总检察长Josh Shapiro充分运用他的权力。在大选前,他就数度宣称,有他在,决不会让川普胜选。宾州联邦检察官大卫‧弗里德(David Freed)曾在2020年9月调查琉森郡(Luzerne County)9张邮寄军人选票被不当打开和“丢弃”,其中有7张是投给川普的。这么一个小案子,却导致弗里德三个月后辞职 。

大选日一周之后,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发布备忘录,要求调查2020大选中的舞弊问题,11月13日,16名美国助理检察官写联名信敦促司法部长巴尔撤销备忘录,称他们没有看到任何实质性异常的证据。外界对巴尔多所指责,我猜想,一个光杆司令根本无法从事舞弊调查。

各州总检察长的位置是如此重要,拜登政府接管权力不久,2月9日,司法部下令,要求川普做总统时任命的所有检察长辞职,只有个别例外。

高效组织与控制舆论改变了民主的数人头政治

众所周知,极权专制是砍人头(现在比砍人头柔和一些),民主政治是一人一票的“数人头”。在选举中,以投票权利而论,政要权贵、亿万富翁与普通人及Homeless平等。2020年大选当中,左派有组织地用各种方式比如邮寄选票、机器舞弊等大规模收割选票,是用金钱、政治组织系统内资源的权力偏倚来稀释不同意者选票的权利,严重损害了选举的安全与诚信。

对民主国家来说,选举其实是社会维稳。一国民众对政府政策的不满,可以通过选举来表达。一国政府领导人是否履行竞选承诺、是否以本国选民福祉为念,都会在任期届满时的选举中受到严格的考评,考评的方式就是选票,一旦选举被操控,不仅失去了公平与诚信,民众也缺乏表达真实意见的管道了。《影子竞选秘史》炫耀的其实就是一点:只要经过周密组织、将与选举有关的社会资源有效组织起来,投放天量金钱运作,最后可以造出多数选民来,湮没真实选民的意愿。

由于2020大选中,民主党与左派阵营是依靠仇恨川普来形成统一战线,成功地让拜登通过被严重操控的程序进了白宫,共和党的政要居然认为只要实行Trumpism Without Trump,就可以赢得2022的大选。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民主、共和两党的支持群体的变化,在选票上就算共和党略有优势,但无金钱、组织资源包括网络时代的科技精英均在民主党那边。

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的支持群体曾因两党政策变化而发生位移。共和党演变成普通美国人的党,中小企业主、中小农场主与普通中产是这个党的基本盘。民主党则成了一个公务员、工会上层、科技、金融大佬、教育、媒体知识群体与社会边缘化群体结合起来的一个党。从两党基本盘可以看出,美国社会掌握政治、经济、科技力量与媒体的精英基本都在民主党那一边。加入捍卫民主联盟的那些著名的NGO本身就是全球化的产物,他们具备在世界从事颜色革命的丰富经验,如《影子竞选秘史》所言,利用BLM就是这种经验之一。

2020大选虽然翻篇了,但它留下的后果与经验将永久性地改变美国,共和党如果不能够从制度、法律层面防范2020年捍卫民主联盟这类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操作,既不会赢得2022年的中期选举,更不会赢得2024年的大选。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