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拜登曲解中国历史 美对华政策堪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6,美国新任总统拜登被CNN问到对华政策,他表示没法在10分钟内讨论清楚。但他却说了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话,不但曲解了中国历史,也被认为在替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开脱。美国新政府对华策略的走向,再度引起了外界的担忧。

拜登说,“如果你对中国历史有所了解的话,中国一直以来——当中国受到外部世界伤害的时候,就是他们在国内没有统一的时候。所以,习近平的中心原则就是,必须要有一个统一的、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基于这一点,他采取了那些行动并将其合理化”(if you know anything about Chinese history, it has always been — the time when China has been victimized by the outer world is when they haven’t been unified at home.  So the central — to vastly overstate it — the central principle of Xi Jinping is that there must be a united, tightly controlled China.  And he uses his rationale for the things he does based on that)。

这样的话,从拜登的口中说出,显然令人感到迷惑,因为这通常就是中共大外宣的说法。难怪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马上评价说,拜登在呼应“中共的宣传”。

拜登所谈到的历史,应该仅仅是中国过去71年的历史,也就是中共夺权后的历史。拜登1942年出生,对中国历史缺乏了解也不算稀奇,实际上绝大多数美国人都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包括很多中国人也并不真正了解,中共篡改的中国历史课本欺骗了几代人。

拜登所说的“当中国受到外部世界伤害的时候”,似乎也仅仅是中共夺权之后的说法。实际上,中国最近一次受到外部伤害的时候,应该是抗日战争。中共可能会说是朝鲜战争,但那是中共支持并发动的侵略战争,外部世界并未伤害中国。

中共可能还会说美中建交前,被世界排除在外,但那是因为中共撵走了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一面倒向了前苏联的共产阵营,站到了西方民主国家的对立面,自己闭关锁国。朝鲜战争中,中共军队多次入侵韩国,还一直打到汉城,联合国决议也认定了中共入侵,派出了联合国部队,中共又继续与联合国军对战,如何还期望被各国承认呢?

中共与前苏联交恶后,双方发生过军事冲突,前苏联威胁要对中共动用核弹,这或许应该算某种伤害。中共恐惧之下,从共产阵营叛离,假意表示不再与西方民主国家为敌,美中才建交,中共政权才被各国承认。这都不是外部世界伤害中国。美中建交后,西方社会开放了大门,实际拥抱了中共政权,又哪来的外部世界伤害中国呢?不知拜登为何有此一说。

近代中国所遭受的最大外部伤害,应该是日军侵华,中华民族意外地空前团结,各路军阀都一致抗日,唯有武装割据的中共例外。国难当头之时,1937年7月7日,中共却指使张学良的部队扣押了蒋介石,并一度要置其于死地,只是因为斯大林需要蒋介石领导抗日、拖住日军,中共才不得不放了蒋介石。按照拜登的理解,中共应该很懂得外部伤害时的统一,但中共却恰恰是最大的卖国者,八年抗战中,中共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才有了内战的资本,也才能靠暴力夺权。

如今,中国并未受到外部伤害,而是中共要争霸世界,不断加大出口倾销、间谍渗透各国、大外宣。2020年中共试图以疫谋霸,导致了全世界瘟疫,还继续甩锅、战狼外交,结果陷入国际孤立,这是中共伤害世界,还是世界伤害中国呢?美国被中共视为最大的敌人,实际被中共伤害得最深,拜登却似乎很理解习近平的难处,仅称中共是“最严峻的竞争者”,而不是敌人,的确令人费解。

放眼中国更长的历史,1949年之前的中国社会,5000年的中国并不是一个“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中国历史上出现过诸子百家,民众大量信佛、信道,自发遵从儒、释、道的道德规范,相信善恶有报,根本没有过所谓的“严格控制”。秦朝统一中国时,本顺应了天意,但秦氏父子曾一度试图使用严苛律法,又违背了天意,很快就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国更多朝代实行仁政,才得以绵延数百年,也从未干涉老百姓的生活,更没有试图左右人们的思想。拜登所说的“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根本不是中国的历史。

即便是中共一贯诬蔑的前国民党政府,也容许中共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发行,中共曾一再吹捧的鲁迅,一直写文章痛骂国民党,仍然可以任意发表文章。国民党政府退守台湾后,也最终实现了民主。拜登所说的“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只发生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大陆,中共现在迫不及待地要严控香港,下一步就要动到台湾。这样“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拜登也试图要理解中共领导人吗?

拜登还说,“从文化上看,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规范,每个国家和他们的领导人都期望遵从”(Culturally, there are different norms that each country and they — their leaders — are expected to follow)。

这样的话也同样蹊跷,参议员比尔‧哈格蒂(Bill Hagerty)发推特说,“为什么我们的总统要为中共的掠夺行为找借口?”

拜登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当然也并不了解中国的真正文化。“严格控制”从来就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中共几乎彻底毁掉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推行了中共祸国殃民的党文化。拜登理解的中国文化,实际是中共的党文化。

拜登不了解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作为美国总统,如果基于这样的曲解,如何能确定适当的对华政策呢?

相信拜登团队里,应该有真正懂中国历史和文化的人,希望能尽快互相沟通。需要指出,拜登团队目前还没能明确区分中共与中国,没能明确区分中共政权与中国人民,拜登的话中,应该没分清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共党文化,确实令人感到忧虑。这恐怕与中共在美国的孔子学院不无关系,习近平恐怕也会极力向拜登宣传这些的说辞。

建议拜登本人和其团队尽早补课,了解一下中国真正的历史和文化,当然不要继续从孔子学院了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