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拜登对华认知亟需“补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6日,拜登出席CNN主办的一个市民大会电视节目,期间他被问到上周与习近平通话的情况,拜登的相关回答在社交媒体上受到美国一些保守派人士的批评,认为拜登在为中共领导人钳制自由、践踏人权的行为辩解,尤其是拜登的如下两段话:

其一,“如果你对中国历史有所了解的话,中国一直以来——当中国受到外部世界伤害的时候,就是他们在国内没有统一的时候。所以,习近平的中心原则就是,必须要有一个统一的、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基于这一点,他采取了那些行动并将其合理化。”

其二,“从文化上看,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规范,每个国家和他们的领导人都期望遵从。”

的确,拜登的讲话暴露出很多问题,也暴露出很大的问题。从中可以看出,拜登对中国、中共、习近平等等太缺乏了解了,更谈不上有多少洞察力。拜登深受左派思潮的影响(他是民主党人,而民主党被认为正在社会主义化了)。

笔者认为,拜登在如下三个问题,亟需“补课”。

其一,“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文化规范,需要各国的领袖遵循”,这话听起来没错,但是,具体到中共身上就要另当别论了。

中国全部历史表明,中共七十多年的统治,是中国最黑暗的时期。中共把中华五千年血脉相承的文化一刀砍断了,把中国历史全面、系统篡改了,在和平年代至少虐杀了八千万中国人,所以,中共统治不是中国历史的正常发展,而是一个癌变、一个魔变。中共完全不能代表中国,它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摧毁者,更是中国人民的迫害者,它的统治没有任何合法性。因此,以中国传统文化、以中国五千年历史为依据来推测中共的走向,这是一个巨大的误区,是一条歧路。研究中国问题,研究中共,首先就是要把中国和中共进行区分,这是前提。没有这个前提,一切都是昏话。

第二,拜登说:“习近平的中心原则就是,必须要有一个统一的、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这里需要看清楚,习当局与中共的这个想法和做法,违反了人类常识,践踏了人类道德,与传统中国完全不同。

例如,在中共的严格控制下,你想如愿的生几个孩子吗?这不可能,因为这需要政府批准,拿准生证;你想随意看看世界各大媒体的新闻报导吗?这不可能,因为中宣部要先审查。

就拿这次大瘟疫来说,李文亮医生在非常有限的微信朋友圈里只是发了个消息,提醒朋友们注意,就被警方处罚了。李文亮还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吹哨人,就被整到这个地步;而那些调查、披露疫情的公民记者,中共下手就更狠了,像张展被判刑4年,方斌更是一点音讯都没有。大家想像一下,如果中国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现在这场大瘟疫能如此肆虐世界吗?

这样的“一个统一的、受到严格控制的中国”,对世界不是一个大祸害吗?这难道不应该尽早被终结吗?拜登政府,对此真应该彻底的思考了。

第三,习近平既有人性、又有党性,处理与习近平的关系对拜登是个巨大的挑战。

拜登和习近平是老熟人了。2011年8月,拜登首次以美国副总统身份访华,由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接待。在拜登五日的行程中,两人一共交谈了十多个小时,还一同游历了四川都江堰,并在当地一所高中一起打篮球。2012年2月,习近平访美,轮到拜登做东道主,送习一份大礼,即将前几天王立军逃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留下的绝密资料透露给了习,核心是薄熙来、周永康等等扳倒习近平的政变计划。习近平这才下定决心,联手胡锦涛拿下薄熙来,是年年底如期登上大位。2013年12月,拜登第四次访华,当时中共刚推出南海防空识别区,国际反应强烈,但是拜登说体谅习近平的难处,没有提这个问题。

讲交情、讲人际关系,这是人之常情;通过领导人的个人关系来推动两国关系的发展,只要符合一定原则,也无可厚非。但是,习并不是像一般美国人那样是个正常人,习近平可是中共党魁,他在人性之外还有一个“党性”,而且往往“党性”高于“人性”,甚至“党性”可能吞噬“人性”。这里讲个习近平的亲身经历的事情。文革时,习仲勋被打倒,习近平也被关进了“学习班”,被折磨的实在受不了了,习近平逃回家里,可他母亲却硬要习近平回“学习班”去。由此可见,在残酷的环境中,“党性”会把人折腾到什么程度!

拜登和习近平是老熟人,如果没有认识到习在人性之外还有“党性”,如果不能帮助习祛除“党性”完全复活“人性”,那么这种个人关系,对两人和两国来讲,都不是一件好事。

结语
针对拜登的这次讲话,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评价说拜登在呼应“中共的宣传”;川普则说拜登的家庭受到中共的胁迫,“他的家庭与中方有牵连,是长时间的、金额巨大”。

当今美国并不乏对中共、中国有真知灼见的人。笔者希望,拜登的对华认知在“补课”之后,能够超越既往,摸准时代的脉搏,不给自己带来遗憾和悔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