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林晓旭:世卫背书中共 调查真相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0日讯】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研究溯源的“联合专家组”,被指成员不具备专家独立调查的科学性,行程与调查对象也皆由中共严格控制。世卫专家调查组主席彼得‧本‧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离开中国前,2月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病毒由实验室泄露非常不可能,且世卫未来不可能对其展开调查”,“不光针对中国蝙蝠,也要对其它国家的蝙蝠进行采样”等,被批公然替中共甩锅推责,引发广泛质疑。

世卫专家调查组中有中共的“老朋友”吗?短短14天能研究出病毒来源吗?从专业角度看,什么才应该是这次世卫去中国调查的核心?又该如何调查取证?为什么中共2020年那么长时间不让世卫专家团来中国调查?

对于这些全球关心的问题,美国陆军总队病毒研究所博士林晓旭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连线采访时表示,世界卫生组织这个所谓“调查团”,实际只是一个代表团,因为它没有对中共追责的独立性。它的17个成员中,有三个是与中国政府长期合作的,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问题。特别是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长期的合作项目,发布会上病毒来源论就是他讲的,其在代表团里有相当大的影响。

恩巴瑞克在新闻发布会发言三天后,世卫总干事谭德塞2月12日却说,关于新冠病毒的所有假设仍然在考虑之列,没有什么假设被排除在外。

在这场疫情中,中共除了从一开始就掩盖真相,还浑水摸鱼,有意混淆病毒来源与武汉疫情爆发来源这两个关键概念。林晓旭指,这次短暂的调查,本身就不应该把追溯病毒来源列为核心,而应该把追查武汉疫情爆发的来源作为核心。因为在病毒学上,追踪一个病毒的来源非常困难,两周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

世卫专家调查组有三人与中共长期合作

林晓旭说,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是纽约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关于(研究)冠状病毒的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署的基金,就是通过EcoHealth Alliance转手到中国去的,“他本身是相当严重的利益相关者”。

此外,荷兰的病毒学专家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曾被中国广东省疾病控制中心聘为顾问;丹麦食品专家彼得‧本‧恩巴瑞克(Peter Ben Enbarek),即世卫专家调查组主席,2017年获得中国食品科研科技研究所颁发的科学精神奖。

他指,世卫对于中共来说,是渗透得非常彻底、比较愿意配合的一个国际机构,中共在里面的人脉已经是相当深了,所以与其合作比较容易。

新闻发布会观点不代表所有专家组成员

世卫代表团有17个成员,还有其他的一些病毒专家,对于病毒来源秉持更严谨的科学态度。

“他们内部的观点本身就是不一致的,也有媒体报导过,他们在中国调查的当中,内部成员也争论得非常的激烈,所以实际上这个对外开记者会的时候,他们的观点其实只代表一部分专家的观点。”

林晓旭强调,彼得‧达扎克的发言并不代表世卫代表团,里面有些专家肯定对中共不提供原始数据很不满。只有独立的调查团,才能够真正查出病毒来源。

“即使这周会发布他们所做的研究报告,我也对此并不乐观,因为这份报告也应该是中共科学家与代表团一起合作的。”林晓旭说,“如果中共方面刻意规避这个实验室来源论的话,基本上这方面的笔墨会非常的轻。”

世卫无报告仓促开记者会 为配合中共

对于世卫专家调查组组长所说,2019年12月武汉刚刚爆发疫情的时候,就已经发现有13种新冠病毒毒株,林晓旭表示,原始数据没有拿到的话,就不知道到底现在知道的毒株,与2019年底、2020年初中国流行的病毒株之间是什么关系。

“如果没有得到外面专家自己独立去核实的话,我觉得仍然要打个问号。”也就是说,最初13个变种本身的真实性、客观性、严谨性到底是怎么样,外界不知道。“就算中国政府告诉你,我原来有100种变种,那也并不太奇怪。”

他指出,关键是要把原始的样本,以及病人原始的血清等所有东西提供给外面的专家,让他们去进一步核实。比如,中共官方说他们检测了六十多人的血清,结果都是阴性,那么血清是在病人发病的什么阶段检测的?除了新冠病毒以外,还检测了哪些呼吸道的疾病?等等。

“你不会只测一个新冠病毒对不对,医院也不会这么蠢的,只做一个事情。所以一定会有其它的记录,所以你要给专家看的话,你一定要把所有的医院的记录完整地交给外面的专家进行评估。”

但是这些事情都没有看到,世卫专家就仓促地参加了记者招待会,他表示,这本身就不是严谨的做法。

“开一个记者会,如果没有严谨的报告作为一个背书的话,这个本身的严谨性是欠缺的。”他认为,应该等调查报告出来以后,成员一起看过、得到专家组的一致公认后再发布。

“你出一份报告,所有的专家都要署名,那我作为专家,如果我是这个组的成员,就等于说我是背书了,为这个结论背书了,那你这个结论才是可靠的。”

“完全是中共方面需要他们做的这么一个配合。我觉得这个等于是作秀一样,没有意义了。”

迫于国际压力 不得不让世卫来

“总体上来说,中共当然不希望任何组织到中国去进行调查,它自己掌握总是好的。”但是,“毕竟在去年五月,世界卫生大会上有一百多个国家要求追查病毒的来源嘛,所以迫于国际压力,它也不得不做一定程度的配合。”

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延迟调查团的成立,是因为他们到中国访问的细节都要经中共研究批准。

“从去年5月份,你想拖了大半年时间,到今年1月份才成行,这里面就是明显的拖延战术。另外一方面,中共在1月份删掉了几百份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所做的相关的一些研究,这些数据也拿掉了。”

中共始终都在毁灭证据、掩盖真相

事实上,中共从去年年初就开始对中国科学家、病理学家、医生发表相关研究进行了更严格的政治审查,而不是专业审查。

“很多中国的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等等,是没法发表出来的。”“你如果去看比如GISAID这个网站的话,这是一个大的病毒基因库,很明显的就是,中国提供的测序出来的病毒株数量急剧的下降,到了3月份就急剧下降了。”

他分析说,即使毒株在政治压力下要清零的话,如果允许发表,也不会这么快就急剧下降,所以中共一直都在卡著这个真相,不让外界知道中国的病毒变种到底是什么情况,以及在中国各地流行的情况。中共提供的东西本身是否可信也打一个问号。

据澳洲媒体报导,中共当局拒绝向世卫提供武汉最早发现的174个病例的原始基础数据,而它是世卫组织调查的一部分。调查专家称,这些数据可以帮助他们确定冠状病毒如何以及何时开始在中国传播。

“蓬佩奥国务卿曾经说过,对于中共,你要‘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并查证),你首先不要相信它说的,(然后)你要确认才行。所以你(中共)一定要给人家看到你的原始数据,那它不给你提供这些数据。”

林晓旭请大家冷静想一下,为什么去年就知道有这些病人,不能当时就对外公开呢?中国的医学专家和政府已经追查了过去有那么多病例了,对于中国的医生本来应该可以很好地发表文章,为什么都不对外公布?

“即使不是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政府也有责任对外公开这些内容嘛。包括他们在华南海鲜市场所做的其它的动物样品的检测的结果,过去一直没有对外发布。”“突然一年多,现在去中国了,告诉你我们曾经测过这些东西。这不是很奇怪吗?就是说你本身还是在隐瞒嘛!为什么(之前)不能告诉给别人呢?”

扩大调查防聚焦 中共故意搅浑水

林晓旭表示,中共提供数据本身可能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搅浑水,把调查搞得更复杂。说除了武汉以外,湖北其它周边地区还有很多的人也被感染了。

“本来是希望这个能够聚焦,你一下子给扩散开来,我们要做的研究就更多了。”

然后又说,“可能不仅仅是蝙蝠,这个蝙蝠也不仅仅是云南的,你要到东南亚其它地方去找。这不是又把这个事情给放大了吗?就像你一个科研项目,这个任务的范围突然扩大了很多,你更做不完了。”

混淆病毒来源与疫情爆发来源 逃避罪责

这场疫情中,中共不遗余力甩锅说病毒来源不是中国,有时说是意大利,有时说是美国,还有其它国家。有时对外文断章取义,甚至外太空都说上了。林晓旭指出,中共最主要的一个策略就是,“让人混淆病毒来源和疫情爆发来源,这两个概念”。

“因为从病毒学上来讲,要追踪一个病毒的来源太难了。”“你可以追一辈子。”

他举例说,SARS(萨斯)18年过去了,有人说(病毒来源)是果子狸,其实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真正的中间动物宿主是谁;艾滋病快50年了,也真的没有找到是哪一个非洲黑猩猩传给的人。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意大利和美国,比如说有更早的病毒,但是这两个并没有成为一个爆发点,对不对?真正疫情的来源还是中国。”

他说,全球人们最关心的,是武汉作为疫情最初集中爆发的地点,这个地方的疫情究竟是怎么起来的?而中共后来一直在淡化病毒最初在武汉爆发的关键事实,反而不断炒作病毒来源这个概念,浑水摸鱼,因为找到直接证据极为困难。

“为什么在武汉这个地方,这个疫情突然间爆发起来,扩散开来?那么你中共本身对这件事情有多少隐瞒责任?包括对于人传人、病毒的特性,你又做了哪些隐瞒?为什么让很多有可能感染的人旅行到全球各地去,你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他觉得全球人们应该关心的核心问题。

“严格地来说,世界卫生组织把所谓的病毒来源作为一个调查的目标之一,本身对于你这两周的时间,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次短暂的调查,本身就不应该把寻找病毒来源列为一个核心,“应该说的是,追查武汉爆发的这个来源”。

疫情期间 中共在全球发起假信息运动
在世卫要发表调查报告前夕,美联社与大西洋理事会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经过九个月的调查,发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后,中共发起了一场全球性的假信息运动(disinformation campaign)。利用西方的社交媒体,增设几倍官方账号和大量水军账号,散播和传播暗示美国制造病毒作为生物武器的假消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充当了重要角色。

林晓旭表示,其实这个报告早就该发布了。

“亚特兰大的这个理事会,它毕竟原来是左派的,过去川普执政期间,什么功绩都不想给他,所以呢,这个报告也是被压下来。因为当时川普就一直在说这个病毒是武汉病毒啊,说是中国(中共)病毒啊等等,所以他们这些人就不想给川普任何的这个可靠性。”

港府推数字化管控 慢慢形成独裁

目前香港的疫情正在减轻,单日新增确诊降低到了个位数,但政府的手段不断加辣。从(黄历)初七(2月18日)开始放宽食肆营业限制,必须要求客人安装“安心出行”(App)记录行踪或登记资料,否则将被罚停业3至14天;3月1日起,进入所有政府场地必须使用“安心出行”,或登记姓名、联络电话和到访日期及时间;更有卫生署官员警告说,如果有了疫苗以后,可能要打了针才可以进入餐厅吃饭。

林晓旭认为,香港政府跟着中共采取类似的做法,就是要借这次疫情对社会进行更严格的管控,慢慢形成对整个社会的一种独裁化控制。“安心出行”这些数字化的手段,实际上是多了一个工具让它能够掌控人。

“控制人们的自己的聚会呀、家庭生活呀,比如说教会的活动啊等等,全方位给你限制。这就是一种在全球范围中共特别想要推广,对整个社会通过数字化管理,更加强对社会的控制这样一种做法。”当然,这种做法“剥夺了人们很大程度的自由”。

相比之下,在美国这些疫情数字仍然比较高的国家,政府都没有强制让人们打疫苗,疫苗仍然是人们自己的一个选择。“如果你是强为的话,你当然就是剥夺人们选择自己健康的一种权利。”

林晓旭建议香港人民,要尽可能地找机会,找不同的渠道来表达意见。“我不知道现在港版国安法通过后还有多少空间,但是我觉得如果还有渠道能够抵制这种强制行为的话,我觉得这次还是应该这样做的。”

他指出,疫苗在其它很多地方打的时候,在不同人群中有不同的副作用,一定程度上疫苗的安全性因人而异。很多年纪大的,或者免疫缺失的人,他打了疫苗真的会有严重反应,也有人打了疫苗死去。

“虽然这个比例不是很高,但不管怎么对这些人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个危险,你没有理由要求所有人都强制打疫苗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做法肯定是不人道的一种做法。”“打不打疫苗,家长让不让孩子打疫苗,都应该是家长自己的选择。”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