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中印谁撒谎 亨特电脑维修店主诉推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1日讯】 今天是2月20日,星期六。焦点话题:中印边境冲突8个月后,中方才承认4名军人阵亡却称胜利,而质疑中方阵亡人数的网民被抓,中方公布的录像中的印军实为流亡藏人子弟参加的印度特种部队


中共宣传和外界往往低估印军实力和战绩,真实情况如何?亨特硬盘门关键人物苹果电脑维修店老板再次起诉推特诽谤罪,推特这次该受230条款保护吗?

中印边境冲突8个月后 中方称胜利?

中方在8个月后公布了去年6月中印边境冲突中4名阵亡军人的名字。同时公布的中方冲突现场部分录像并声称取得胜利。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冲突地点的阿克赛钦地区是西藏的阿里地区,靠近南疆和印管克什米尔,属共军南疆军区管辖,从士兵墓碑也可以看出是南疆军区。

一、中方伤亡人数

印度当时公布20名军人阵亡,而中共到现在才公布, 国内网民,据说有250万粉丝的@辣笔小球在大陆新浪微博账号发文,质疑中方死亡人数,微博以“诋毁英烈”为由关闭“辣笔小球”的账号,19日更以“寻衅滋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这个网民是否大V,或以往的政治立场如何,无关,他的质疑是有理的:4人都因救人牺牲,连救人的都死了,当然就有没救出来的,所以死亡不只这几个,所以印度敢第一时间公布死亡人数和名单,所以他认为印度赢了,而且代价更小。

这是非常有力的推论。那为什么中方伤亡人数和名单就一直是机密,到现在还是机密呢?

1)中方伤亡更大,从报导情况看可能是中方吃亏比较大,损失也较大。如果只有4名军人阵亡,而印度则在一开始就报导二十多名军人阵亡,中方应该立即报导,伤亡小也是胜利,而谁在领土争端占了便宜,反正谁也说不清。所以来自多方报导的中方死亡43~45人,是比较可信的。

当然印度第一时间公布,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位辣笔小球说的赢了,而是他们对阵亡军人的尊重,也没有撒谎的习惯。

2)中共不讲真话是本性,不需要理由,所有公布的东西都和事实关系不大,而和当局的意图有关,如果和事实接近,是偶然碰上了,而当局意图的动机是没有多少理由的。

从朝鲜战争到珍宝岛中苏冲突,到79年中越边境冲突,哪次中共公布过真实的伤亡数字了?中共人海战术,阵亡人数极高,如果按照现代战争的定义,中共都是打败仗,即使赢了也勉强算惨胜。

二、为什么现在公布?

根据协议,中共从1月份从冲突地区撤离,1月30日的卫星显示班公错地区还有中方部署,而2月16日的卫星图像上中方已经撤空了。 也就是说,从去年5、6月份开始的边境冲突,最终以中共军队撤回2020年4月以前的位置结束,中共改变边境现状的企图失败了。

消息迟早会传到国内,中共要有个交代,也算是精神胜利法吧,公布一个比印度小得多的阵亡人数,宣布胜利。

三、印度特种部队 中印士气比较

中共的宣传使很多中国人认为打印度还不容易,外界有时也有这种看法。

我先讲讲双方士气。一般人不容易注意到的,录像中的印军,是一支特别的部队,SFF Special Frontier Forces 特种边境部队,是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后建立的,主要针对高山地区作战,一直保密,参加过1971年印巴战争,孟加拉国独立战争和1999年和巴基斯坦的冲突,是印度最精锐的部队,目前有3500名士兵(另一说1万名军人),大部分是流亡藏人的子弟,去年一位藏人连长在班公错地区触雷阵亡,这支部队才广为外界所知。

当时的葬礼是按照印度军人最高葬礼举行的,覆盖印度和雪山狮子旗,鸣枪21响,很多军人和藏人参加。

如果比较中方阵亡军人的待遇,我们可以看到几点,1)印方对阵亡军人礼遇极高,和美国类似,这对军队士气非常重要,军人在社会上地位很高,无论是印度军人,还是藏人为主的特种边境部队,藏人军人在印度民众和流亡藏人中都是极受尊重的。

而中方军人阵亡后,只能在当地埋葬,不能回家乡,家人还被禁止对外透露,除了这4个外,大部分阵亡军人连名字都不能公布。这在自由社会是不可思议的。士兵的实际地位就是炮灰,无论叫的多漂亮。

62年战争之后,印度举国上下同仇敌忾,尤其军队,非常想报一箭之仇,而中共军队自改革开放后就一路腐败下来,也许反腐以后情况有所不同,但和民主国家军队是不能比的,和印度军队也完全不能比。印度军队至少是为国而战,而特种部队的藏人士兵还有为民族而战。

中共士兵为什么而战?胡锡进也就是让韭菜去送死而已。军队是党的,战死不是为国而是为党。自己的家都保不住被拆迁的。不要小看,这个为谁而战的问题非常重要,绝对会影响士气的。

另外就是中方是独生子女军队。短期作战可以,时间拉长对士气有影响。

战争不仅仅是武器的对抗,更是国力、人心的对抗,何况武器也是人造的,人使用的。再说印军装备并不比共军差。

电脑维修店主再起诉推特

再讲一下亨特拜登电脑硬盘门的主要人物,苹果电脑维修店老板起诉推特的事件。

事情简单回顾:约翰‧保‧麦克‧艾萨克(John Paul Mac Isaac)是特拉华州一家苹果电脑维修店的前老板,几年前,亨特‧拜登送来一台损坏的电脑,但在电脑被修好后,并未回来将其取走。麦克‧艾萨克根据当地法律规定检查了电脑内容,发现了令人震惊的内容,后设法川普的律师朱利安尼联系上。

朱利安尼为新闻媒体提供了亨特电脑内的一些材料。《纽约邮报》报导后,推特封杀了这份报导的传播,声称它违反其“通过黑客攻击获得材料”的相关政策。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违反了关于“传播被黑客获得材料”的规定。由于推特认为这项对硬盘内容的获取是通过黑客,艾萨克名誉受损,最终不得不关闭维修店。

艾萨克这项诉讼去年曾被佛罗里达的一家联邦法官驳回。现在提出新的指控再次提交诉讼。

推特作为社交平台受230条款保护,但我认为这个案子不属于230条款保护范围,因为原告并不关注推特是否有权删除或封杀《纽约邮报》的推特账号,而是声明中对原告名誉的诽谤及其对原告造成的损失。

在国会立法对230条款进行修改或废除之前,其实已经有一系列行动针对大技术公司展开,都和230条款无关,例如有美国各州对大技术公司垄断的诉讼,有澳洲和脸书的大战,而且澳洲还在寻求各国更广泛的支持和采取同样行动,而各国政府对脸书推特封杀言论自由也很担心,因为这是没有国界的。

从个人到公司到美国地方政府再到各个主权国家,已经开始形成对大科技巨头、社交平台的联合战线,这不是有人组织的,而是自发的,因为都感觉到了来自这些网络巨头的霸凌和压力。反抗是自动的。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