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国女孩于铭慧一家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5日讯】中共铁幕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伴随着太多的血和泪。今天我们来关注于铭慧一家的故事,全家最后一次团聚,是在2001年。如今,妈妈再次因为说出“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横遭非法绑架。

这个女孩叫于铭慧,2010年,她被大学选中,派往英国剑桥艺术学院时装设计系学习。然而,她手中的画笔,却永远画不圆自己的家。

铭慧原本有着一个令人羡慕的家。爸爸于宗海,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图书馆从事美术宣传,多次被评为市级劳动模范和省级先进工作者。母亲王楣泓,是牡丹江市地质勘察所高级工程师。

于宗海三十多岁时,因工作劳累,摊上一身难治的病,类风湿、骨髓炎、神经末梢炎、骨质疏松。王楣泓双侧乳房布满了又硬又痛的肿块,医生建议切除双乳。

被病痛折磨不堪的夫妻俩,先后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未做手术,没有用药,却奇迹般好了。于宗海说,师父不但治好了他的病,还治好了他的心。他变得开朗、善良。

原以为,一家人会在信仰真、善、忍中,恩恩爱爱度年华。然而,1999年江泽民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黑暗也向铭慧一家袭来。爸爸被冤判十五年,妈妈十一年。小铭慧没有了家。

于铭慧姑姑 于贞洁:“十多岁的这孩子就孤苦伶仃的,也挺艰难的吧。一想这个时候,哎呀,真是,你挺难受的⋯⋯小小年纪就是得奔波去哈尔滨女子监狱,还有那个牡丹江监狱,来回往返就是看望父母吧。而监狱有时候还不让接见。十几年来,父母都是在监狱的接待室相见。总共加起来也不到24小时吧,这几年。王楣泓的公公也承受不住这么这么重的打击,含冤离世。”

在监狱,于宗海被打断肋骨,头肿得老大,还不转化。在零下十几度的冬天,他被扒光衣服,开足两个水龙头接上塑料管,猛哧他肚脐、耳孔十个小时,还让弱智暴力犯人直哧他鼻孔,他几乎窒息。

恶警曾当场撬掉于宗海两颗牙,往他口鼻里灌芥茉油,专业打手猛击他头部,让他腮肉撕裂。电击、棒打、硬塑料管抽是家常便饭。在飞尘迷漫的车间不许他闭眼睛,飞尘落入无泪的眼球,痛得于宗海双手抱头,整夜整夜跪伏床上。

王楣泓坐过三天三夜的铁椅,腿脚全肿。腿也被弄瘸过,右腿膝盖上部长期疼痛。高温作业一天14小时,很快,她白了头发。

于贞洁:“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罚站、罚坐,各种酷刑折磨。从早上6点到晚上8点都是高度的奴役劳动,还要殴打。使她身体越来越虚弱,还经常咳嗽,心脏也不好。”

2014年和2016年,王楣泓和于宗海先后走出了暗无天日的牢笼。他们都坚强的活着回来了!

远在英国的铭慧得知消息,喜极而泣。

虽然被开除公职,但他们依然坚信法轮大法好!

不过,去年11月23号,王楣泓在哈尔滨市学府书店内,再次被警察绑架。

于贞洁:“目前是案件已经从哈尔滨市南岗区检察院递交到法院立案了。她是好人,没有做坏事,就告诉人家法轮大法好,就被抓起来了。太冤枉了!希望让王楣泓尽快和家人团聚吧。”

旅美前大陆企业家于溟表示,中共20多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大陆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全时时都在危险之中。

旅美前大陆企业家于溟:“生活在中共治下的所有生命,随时都有可能处于危难之中,甚至于尸骨无存。所以说现在大家必须去遏制它,彻底解体、击败这个邪恶。”

于铭慧一家最后一次团聚,已是二十年前,在牡丹江畔。如今铭慧希望妈妈早日回家,更盼着爸妈能尽快来到自己身边,阖家团圆。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