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如何建美式极权?左派给惊人答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5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2月24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想和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话题,就是美国式极权政府。这个话题对美国人来说,普遍是陌生的,因为绝大多数的美国人依然相信现在的美国是民主国家的典范,尤其是一些相对温和的左派。

但这个话题对华人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尤其在大陆生活过,体会过中共极权体制是什么滋味的人来说,很多人都再次体会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克林顿前顾问:建立美式极权仅需10步;美国已到最后一步,左派也警醒?高中教师惊人实验:从自由到极权仅需5天。

美国真的会出现极权社会吗?畅享了两百多年自由的美国人,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被极权俘虏吗?可能不少朋友对这一点还是抱有疑惑。这些问题的答案当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我们接下来想和大家讨论的内容,也许会让大家都感到吃惊。

克林顿前顾问:美国正走向极权】

前天,也就是22号晚上,美国作家纳奥米‧沃尔夫接受了福克斯金牌主持人塔克‧卡尔森的采访,她毫不隐讳地指出,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美国正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变成一个极权国家”。

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了对吧,如果她是一个保守派人士,可能朋友们会觉得这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这位作家沃尔夫女士是一个资深左派,是一位三十多年的铁杆民主党人。她在1996年曾担任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顾问,也是一个知名的女权主义者。

在这次采访中,沃尔夫谈到了几个要点,可以说语出惊人,但也很启发意义。

首先,在她看来,由于拜登以中共病毒为由对经济进行持续的关闭,导致美国正在迅速发生政变,成为一个警察国家。她认为在“真正的医学大流行的幌子”下,封锁命令被不适当地延长了。

沃尔夫特地对卡尔森强调说,这与党派分歧无关,州政府的封锁已经压垮了大批企业,同时已经剥夺了普通民众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规定集会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人们不能进教堂做礼拜,这还违反了第四修正案,限制了民众自由移动。像纽约州就不断以罚款形式在侵权。

沃尔夫还说,她采访了不同背景和政治派别的美国公民,这些人都处于一种“震惊和恐惧”的状态,因为“州一级的专制暴君,和现在国家层面的专制暴君,正在制造公司权力和政府权力的合并,这是20年代极权主义、法西斯主义的特征。”

这听上去很猛吧,感觉不太像一个左派人士说出来的。其实早在去年11月9日,也就是大选日过后不久,沃尔夫就曾发推文说,如果早知道拜登支持封锁,自己绝对不会投票给他。

【建立美式极权仅需10个步骤】

更猛的还在后面。

这个沃尔夫说,她曾写过一本书,书名就叫做《10个简单步骤建立法西斯美国》。在这本书中,她讲述了“潜在的暴君”在企图结束民主制度时,会采取十个步骤,逐渐达到目的。如果要按照她这个标准,现在的美国处于第几步了呢?她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她说美国正在走向她所说的“第十步”,也就是最后一步:终止法治。

那么这10个步骤究竟都有一些什么样的内容呢?为了方便大家能够充分了解美国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我觉得在这里值得花点时间详细的罗列一下,希望朋友们理解一下:

1. 制造出一个或是内部或是外部的可怕的敌人,使人们相信自己在受到威胁,从而使人们愿意接受对自由的限制。

2. 建立一个法外的监禁系统,以对付威胁者或敌人,这样可以使得人们觉得有安全感。

3. 建立一个恶棍团体,通常是准军事性的,目的是对民众进行恐吓。

4. 建立内部监视体系,并鼓励人们互相揭发。

5. 潜入市民组织并对之进行骚扰。

6. 对持不同政见的领导人进行专横的拘留与释放,而且一旦你上了这份名单就很难从名单中消失。

7. 对一些重要的不合作人物进行攻击,尤其是学者、学生和教授。因为在他们看来,学术界是各类运动的易燃地带。

8. 控制媒体,用虚假的新闻和伪造的文件取代真实的新闻。在一个法西斯系统中,重要的是混乱而非谎言。当公民无法区分真实还是伪造的时候,他们就一点一点地放弃了对政府应承担的责任的要求。

9. 异议即叛国,把持有异议定义为“叛国”,把批评定义为“谍报”。

10. 终止法治。

说句实话,我看到这10个步骤的时候,我都有点吃惊,因为几乎每个步骤我们都可以看到在美国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对应。

比如第一步,制造敌人,极左派制造了两个敌人,一个是看得见的终极敌人川普,另一个是看不见的疫情,它们利用这点成功地摧毁了美国人自由观念的基础和民主制度的基石。

至于建立恶棍团体,鼓励民众内部相互揭发这两步,我想朋友们可能都会同时想到肆无忌惮的“安提法”组织和到处打砸抢烧的BLM运动。

对持不同意见的重要人物建立黑名单制度,并进行针对性的言论攻击、压制、污名化甚至直接封口。这一点我们看到的绝不仅仅只局限在川普及其身边的几个人了,包括很多支持川普的普通民众,都在各自工作、生活的环境中遭到了全面的打压。

近段时间甚嚣尘上的取消文化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个最早出现在《纽约时报》的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名词,实质上就是极权体制对持不同意见者全面迫害的写照,但却被《纽约时报》的编辑冠上了一个“文化”的头衔,如此一来,各种不择手段的攻击、恐吓、勒索、封口、开除等迫害,瞬间都被披上了一件文明的外衣,似乎这只是关于文化差异的优雅的讨论,而不是赤裸裸的暴力与谎言。

美国人集体进入到第8步,或者说明确认识到媒体被控制,应该是拜登父子硬盘门的爆发。那个时候很多人才开始感到震惊不已,发现原来这么多主流媒体居然空前一致的封杀真相。我相信,那个时候是很多清醒的美国人意识到美国式“一言堂”的开端,包括像沃尔夫这类左派人士。

第9步,把异议者定性为叛国罪,这在中国大陆一点不稀奇,叫做“煽颠罪”。对一般美国人来说,现在也不觉得陌生了,因为对川普的弹劾,让所有美国人都见识了一次身为总统的川普,如何因为坚持还原大选真相就被指控为“煽动叛乱”,包括川普的7500万支持者如何瞬间就被指控为“国内恐怖主义分子”。

最后一步“终止法治”,虽然沃尔夫在节目中没有直接谈到最高法院驳回一系列有关选举的诉讼,但正如我们在昨天的节目中和大家讨论的,无论拜登政府用疫情为借口来剥夺民众的财产权,集会权,礼拜权以及宪法所保障的其它权利,还是最高法被托马斯大法官称为“不可理喻”的裁决,都起到了一个共同的作用,就是摧毁了美国的法治体系。

司法事实上已经不再独立,而是服从于左派政治正确的需要,此后政治判决将逐渐成为常态。所以,美国的政治现实已经演变、扭曲到了什么状态,就连沃尔夫这种左派中坚人士都察觉到不对劲了,甚至都公开站出来反对了,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我觉得这起码凸显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拜登政府的极左议程进行得太快,快到了连一般的左派人士都受不了,他的确就是一个美版的总加速师,不但加速了美国的分化,也加速了左派的分化。随着美国失去自由与法治的恶果不断显现,恐怕还会有更多的左派清醒过来。

这样的过程我们在中共每一次政治运动过后都能看到。用华人网络上很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每次运动过后,都会有一批被社会主义铁拳砸痛了的人清醒过来,美国当前正处于这个过程中。

另一方面,这也说明了像沃尔夫这样的左派其实并非个别现象,她的想法其实是带有一定普遍性的,只不过很多人没有这样的平台,也没有这样的勇气公开站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沃尔夫的这10个步骤,完整的演绎了一个民主自由体制如何向极权体制演变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中每一步都是一环扣一环,让人感觉似乎每一步都是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的,让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接受了极权体制,甚至还察觉不到,还以为这是民主社会的新形态。

【惊人实验:5天从自由到极权】

可能有朋友会问,说你提到的这些现象的确是有,但有的只是疫情肆虐期间的特殊做法,有的只是局部领域的个别现象,说美国全国整体都是极权体制了,似乎有点危言耸听吧?

的确是这样,现在的美国暂时还不能说全面进入了极权时代,但距离全面进入极权时代,可以说也就是一步之遥。一旦未来条件成熟,大家对拜登的极左议程已经习以为常的时候,美国跨入极权国家可能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这个说法并不夸张,沃尔夫的10个步骤让我想起了美国加州库伯莱高中的历史教师罗恩‧琼斯(Ron Jones)曾经进行过的一个非常有名的实验,名字叫做“第三浪潮”。

这个实验发生在1967年,那是很早以前了,那时候的美国左派思潮还远没有像现在这么大行其道。琼斯实验的对象,就是他班上的一群高中生,而实验的目的,是为了让学生们懂得什么是法西斯主义。

这个实验在当时震惊了美国社会,因为琼斯仅仅花了5天时间,就把一群自由散漫惯了的,土生土长的美国高中生,组织起来并训练成了一个类似于纳粹冲锋队或文革红卫兵那样的狂热团体。

这个实验的起因源于学生向罗恩‧琼斯的一个提问:“为什么德国人声称,对于屠杀犹太人不知情?为什么无论农民、银行雇员、教师还是医生都声称,他们并不知道集中营里发生的惨剧?”

罗恩‧琼斯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他决定用一个大胆的实验来还原纳粹极权,好让学生们亲身体会一下极权法西斯是什么滋味。

整个实验是以游戏的方式开始的,琼斯先是提出了几个政治口号:“纪律铸造力量”、“团结铸造力量”和“行动铸造力量”,这听起来和共产主义那个广为人知的“团结就是力量”如出一辙对吧。

第一天,他对学生进行严苛的规章约束,要求所有人按规定动作进入教室,并在5秒钟内端正坐姿,抬头挺胸,并且双手放在背后。很快学生们就能够整齐划一的达到标准。这个坐姿大家是不是觉得很熟悉?

第二天,他要求学生们对他这个老师要绝对信任并服从,同时他创造了一个简短的动作:手臂前伸,手掌先向上,再向下滑出一个曲线,类似一个波浪。琼斯把这个手势取名为“第三浪潮”并规定为班级的问候礼。学生们无论在学校还是大街上,都要用这个手势表明身份,显示自己是这场运动的一分子。

第三天,琼斯指派了3个学生负责监督其他人不守规矩的行为和反对“第三浪潮”的人,并鼓励大家相互揭发。结果一下来了20个学生揭发自己的朋友甚至父母。

第四天,琼斯班级的人数已从30人暴增到了80人。新来的学生宁可逃掉原本应参加的课程都要加入这个“第三浪潮”运动。然后琼斯宣布,“第三浪潮”是全国性青年运动的一部分,目的在于促进国内政治变革。明天中午12点,将会由总统候选人正式宣布组织的成立。学校里也会发布公告。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认为这是一个游戏。一个叫尼尔的学生当事人事后回忆说,我们没有一个人对琼斯先生的说法有一丝怀疑。所有对“第三浪潮”进行质疑的人都遭到了排挤甚至暴力对待。

最精彩的第五天到来了,这天中午,学校大礼堂里面有超过200名自发前来的学生按照规定的姿势笔直端坐在那里,天花板上挂满了 “第三浪潮”的宣传横幅。琼斯作了简短的致辞后,200个学生站起来,对他举起手臂,非常整齐严肃的做了“浪潮”问候礼,其场面蔚为壮观,令人震惊。

接下来,琼斯打开了一台电视,所有学生都专注地等待他们的领袖发表最高指示,但电视屏幕始终只有雪花。直到时间过去很久,终于有学生大起胆子问道:“不存在什么领袖,对不对?”琼斯才一改往日的严厉,很柔和地说了一句话:“没错,但我们差一点就成为了优秀的纳粹。”

这段真实的历史后来被德国导演丹尼斯改编拍成了一部电影,名字就叫《浪潮》,朋友们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在这个实验中,我们看到了极权体制几个经典的手法:树立绝对权威,统一思想和行动;用告密摧毁人际之间的信任感;对反对者进行暴力打击,让每个人都产生恐惧——用恐惧维系权力架构;垄断话语权,用虚假信息洗脑,将说真话者视为叛徒。

一句话,琼斯用短短5天时间建立了一个小型的原子化社会。

我们简单对比一下现在的美国社会,沃尔夫的说法是否危言耸听?美国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样的?我想朋友们自己可能已经不难得出结论了。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