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玛丽莲梦六”因言获罪 网民抨击当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因言治罪又爆新丑闻!

2月23日,@搜狐新闻发布了一条消息——【“散布涉新冠疫情虚假信息” 微博网民“玛丽莲梦六”获刑6个月】。消息称:去年4月曾在新浪微博发布涉新冠肺炎疫情长篇微博的网民“玛丽莲梦六”,已于去年9月因寻衅滋事罪获刑6个月。据判决书披露,2020年4月4日1时许,举国上下深切哀悼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全国性哀悼活动过程中,被告人张某某通过自己账号名为“玛丽莲梦六”的新浪微博发布一篇长篇微博,微博内容包括武汉方舱医院称一千人共用一个卫生间,有人在隔离的家中被饿死,有人怕传染给家人便给自己挖好坟偷偷上吊,有人无处就医又怕传染家人而自杀,有人自杀后6小时遗体才被拉走,有人为了买肉从十楼爬下来,有人被派出所罚写一百遍《出门一定要戴口罩》,有人重症治愈后回家发现家人都去楼顶上吊自杀等信息。上述部分内容之前已明确被官方辟谣,部分内容为虚假内容。张某某未经考证发表上述言论,该微博已被大量转发、阅读,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

2020年4月7日,张某某因严重扰乱公共秩序被三河市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10天后,她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三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4月29日被逮捕。三河市法院认为,张某某在信息网络上散布已经官方辟谣的虚假信息和部分未经核实的信息,应认定其系明知是虚假信息而予以散布,且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判决张某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中共打着法律的幌子如此蛮横的践踏言论自由,在这条新闻的评论区里引发了众多网友的质问、抨击和讥讽

“说没有人传人的该怎么判?”

“说双黄连能治新冠的该怎么判?”

“说武汉搞得定的应该怎么判?”

“说如果武汉控制不好那没人控制得好的人怎么判?”

“就算其中有一些与事实有所不符的信息,那也是来源于网络上的其他信息源,普通民众并无丝丝条条严苛证实的能力和责任,民众出于铭记的善意意图,将网络上的信息汇总发文,竟然能受到刑事判决,并且还是‘寻衅滋事’,即使认罪态度良好也不降低处罚力度,也不允许缓刑,真是美好啊。”

“这条当时被广泛转发,不是因为内容够骇人听闻,而是因为唤起了很多人的记忆。就像现在。”

“花献给这位勇敢的女性。”

“我还记得那个黄冈的孕妇因为没钱治新冠死去。”

“呵呵,不正确的集体记忆。”

“法庭在篡改历史。”

“希望大家不要抱任何希望。”

“那些人里每个人都应该被写下来。”

“愿大家言论自由。”

“有意思,那没有人传人和双黄连,是不是罚酒三杯呢。”

“记下来,告诉你的后代。不要让记忆被强行抹去,个体的记忆自有她的力量和意义,超越时间和一切速朽的权力。”

“国内有没有做这些网络archive的平台啊?微博一条一条被删,记忆也在一点一点被改写。”

“那怎么不敢开评论呢?”

“前两年是喝茶,现在是判刑了,可以,寻衅滋事越来越容易。”

“以后光是看见真实,都要犯法了吧。”

“那些死掉的灵魂正在俯瞰这大地。”

“?真的很好笑,这才过了一年就想当都不存在吗?一年前这个时候刷微博的无力感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还文明社会呢,从古至今任何时代用来遮丑的政治霸权手段从来就没变过,一个德行。”

“辟谣两个字早就被玷污完了。丢人。”

“很有趣的是,这里面对谣言的内容加了一个限定‘部分’,说明他说的话很多真实到上面都没法辟谣了,只能说 ‘部分’是谣言,很少见铁拳让步这么多的。”

“这…不都是有新闻报导或者是网络上的帖子吗?怎么寻衅滋事了?”

“我的历史记忆:她提到的每一句,我都见过相关图片/视频/微博。”

“记忆被争夺,历史被改写,大概就是如此吧。”

“……寻衅滋事是个筐。”

最后要告诉大家的是:昨天评论区翻车,今天评论区就被关闭了,可见中共对自由言论是多么恐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