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美国保守主义捍卫者真正的敌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国保守主义者的年度大会——著名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今年将于这个星期(2月25-28日)在佛罗里达的奥兰多举行。让美国人民最关心的,是川普总统将再次出席大会并发表演讲。人们关注于川普自从1月份离开白宫之后,这一个多月来基本上没有系统的发声,也没有表示他下一步的安排,所以对这次演讲充满了期待。川普从2017年开始的复兴美国的计划、回归保守主义和传统观念的政策,因为2020年的选举突然中断。美国回归传统、揭示真相、和坚持保守主义的运动,会濒临泯灭吗?美国保守主义捍卫者们的下一步该怎么办?人们真正努力的目标、面对的敌人,仅仅是主张激进、左倾和所谓“进步主义”的民主党人吗?不应该是这样,美国保守主义捍卫者真正的敌人,到如今应该是中国共产党

川普在CPAC的演讲,将涉中国的议题,将从多方面敲打拜登,并覆盖移民、中国问题等广泛的内容和议题。如果保守主义者们的这一年度会议如果还局限于瞄准美国民主党人、美国的左翼和美国的社会主义者们,他们恐怕会失去真正的目标,错过真正的敌人,从而在未来不得不面对真正的危险。

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是美国保守主义联盟(ACU)主办的年度政治动员大会,有全美国各地的保守主义的积极活动者、民选官员等参加。其参与人数从1970年代开始,近年来快速增长。数百个保守主义的团体和组织,数千名活跃人士,最明亮的政治明星和数百万的观众,会以各种方式聚集在一起。

CPAC组织者们的学习和成熟的过程,也非常有趣。2014年他们曾经邀请了“美国无神论联盟”的人物出席,但立即撤销了邀请,因为无神论者们试图给保守主义人士当场洗脑!左派的主流媒体2017年也积极鼓噪,反对ACU的主席与川普的前顾问班农和前幕僚长普利巴斯对谈。川普2011年参加CPAC会议并演讲,一般认为这奠定了川普在美国共和党内部的地位和后来的政治生涯。

大会有一个有趣的草根民调,一般被认为是保守主义运动的风向标。大会中,参加者会填写问卷,其中一个问题是,谁是最受推崇的下届美国总统的候选人。这个民调中的获胜者,会获得人们广泛和极大的关注,因为CPAC会议的宗旨之一,就是评估这些保守派的候选人。但这些民调可能不准,2015年CPAC民调选出来的,不是川普,而是来自肯塔基州的联邦参议员兰德-保罗,虽然保罗在2016年没有得到一张选举人票。如今非常为人诟病的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居然长居草根投票的前几名。但因为他参与支持第一次弹劾川普,去年和今年的CPAC会议就根本没有邀请他。

类似的保守主义大会,在澳大利亚、巴西、日本也开始举办,显示保守主义的理念,正在慢慢为更多的人们所关注、接受,成为世界政治力量中一个上升的力量。

美国保守主义者今年的大会,被赋予更多的关注,还是因为美国社会回归传统、回归保守主义的浪潮,因为川普第一任期的执政而被大力推动,又因为2020的选举舞弊、川普失利而中断。人们期待川普能有所作为,能够继续完成他未完成的使命,所以人们会密切注视和解读川普发言的意义。如果川普只局限于敲打老态龙钟、表述不清的拜登,也会覆盖移民的问题,甚至包括中共病毒和贸易战相关的中国问题,那就还不足以满足美国人民的期望,不足以给在面对舞弊和窃选而灰心丧气的民众鼓劲儿,也不能为美国回归传统、打击共产主义的大业添砖加瓦。

从今年会议发言者的主题中可以看出,毫无疑问,政治活动家们的思路和行动方向,部分的涉及到了美国面临的问题,世界面临的问题,但尚未切中要害。犹他州的参议院Mike Lee会谈及为什么左派仇恨美国宪法中的权力修正案;前威斯康星州长Scott Walker等人会谈及言论自由、信仰自由、集会自由等话题。人们会谈及什么是“忍”,美国街道上的暴徒和暴力为什么横行;为什么美国左派目前在倡导“取消文化”。

当然很多人会谈到选举和选举舞弊的问题、枪支问题、教育问题、主流媒体同流合污的问题、高科技公司控制人类的问题、边境问题、移民问题等等。比较有趣的话题是,究竟是什么人在操控拜登的政府? 加州的社会主义会走多远?保守派怎么赢得回来?美国大公司怎么样对中共屈膝投降?当然,最后压轴的,是最后一天下午川普的演讲。

作为川普卸任后的首次正式公开露面,人们目睹拜登采取多项行政令撤销川普之前的政策,川普也罕见地针对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发表了严厉的谴责,人们自然关心川普会怎样帮助共和党在2022年赢回国会,或他自己有什么打算。川普已经放弃了对2020的结果的抗争吗?人们也拭目以待。

但是,无论川普会怎么样看待这次窃选,会怎么样走向下一步,作为保守主义的旗帜和风向标,CPAC会议必须使美国的保守主义者们认识到,如果他们的目标、他们的准星,如果只是瞄准民主党和左翼,就未免挂一漏万。这是因为,无论从美国国内到国际社会,中共政权及其共产主义扩张,作为人类最大的敌人和最迫在眉睫的危险,已经在美国登堂入室、长驱直入了。美国还有希望吗?事态会物极必反吗?美国人民该怎么做?

拜登日前说,“民主党人有了这些在华盛顿的权力,但他们的风险是可能做的太少!”(Democrats risk doing too little with the power they have in Washington)。对正义的人们来说,拜登政府的倒行逆施,已经伤害了美国这么多,他们居然还担心做的太少!美国真的是处在高度的危险之中。连美国的最高法院,都已经有了偏颇的政治立场,而最高法院具有政治立场,就偏离了三权分立的初衷,就成了左派的帮凶。美国保守主义想重回上风,任重而道远。

今天的美国政局,不是普普通通的党争,不是人们习以为常的、美国两党政治的对抗。这次不同了,因为美国政治和美国政坛,都掺进了中国共产主义的邪恶因素和影响。传统、真相和保守主义会在美国灭迹吗?那取决于保守主义者是否能够认清、辨识出美国真正的敌人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