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瘟疫病毒或源自中共实验室的若干理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6日讯】近期,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及其首席中国问题顾问余茂春,美国前国安顾问博明等,都谈到了蔓延全球的大瘟疫的源头问题,认为病毒可能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

2月23日,蓬佩奥和余茂春联名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谈到这个问题。2月21日,博明接受美国媒体CBS采访时,也谈到了这个问题。1月15日,美国国务院专门发表一份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以下简称WIV)所作所为的事实核查。还有些专家也谈到了这个问题。

综合蓬佩奥等的看法以及我的观察,病毒可能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理由有九:

第一,中共军方科学家声称,他们在10年来发现了近2000种新病毒,几乎相当于世界上其它地区过去200年发现的病毒总数。

第二,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中国最重要的病毒研究机构之一。至少从2016年开始,武汉病毒所研究人员进行了涉及RaTG13的实验,且在COVID-19爆发前没有停止的迹象。RaTG13是WIV在2020年1月确定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状病毒(96.2%相似)。

在2003年SARS爆发后,WIV成为国际上冠状病毒研究的重点,此后一直在研究包括小鼠、蝙蝠和穿山甲在内的动物。WIV具有进行“基因功能获得的”研究,以工程化嵌合病毒的公开记录。但是WIV关于研究与COVID-19病毒最相似病毒(包括“RaTG13”)的研究记录并不透明或一致。

第三,在席卷全球的两年前,美国大使馆官员多次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并在2018年两次向华盛顿发回电报,称该研究所存在安全隐患和管理缺陷。第一封电报警告说,该实验室进行的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存在人类传播的潜在风险,有可能引发类似SARS那样的全球流行病。

第四,时任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主任袁志明在期刊上发表文章称,中国生物学实验室普遍存在欠缺运作技术支援、专业指示等问题。他说:“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为人类造福,但也可能导致一场灾难。”

第五,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长期从事动物源性冠状病毒的研究,这种环境会增加意外和潜在不知情的暴露风险。此前,实验室中的意外感染,已导致中国和其它地区几次病毒爆发,包括2004年4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实验室发生SARS病毒泄露,导致9人感染,1人死亡。当时,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高福在谈起这起事故时说:“安全无小事,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现安全漏洞。”

第六,美国国务院证实:2019年秋季,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几名研究人员罹患神秘疾病,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季节性疾病一致。这在首次“中共病毒”病例确诊前。中共一直阻止独立记者、调查人员和全球卫生机构采访WIV的研究人员,包括那些在2019年秋季患病的人。

有报道说,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黄燕玲。黄是在做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后,传染给别人;黄已经死亡。虽然武汉病毒所和自称黄燕玲的人以文字形式“辟谣”,但至今中共一直没有让黄燕玲公开露面,澄清此事。

第七,一年多来,中共系统地阻止了对引发大瘟疫的“中共病毒”源头的透明、透彻的调查。从最初多次拒绝美国科学家赴中国,到对提出对病毒源头进行独立调查的澳大利亚采取一系列报复行动,到以各种借口阻止世卫专家到武汉调查。直到今年1月,世卫专家总算到了武汉。但是,如比一起刑事案件,案发一年后,警察终于抵达了案发现场,现场早已被彻底清理与破坏,警察还能发现什么?

第八,中共投入了大量资源进行欺骗和虚假宣传。包括动用中央电视台等各大媒体,广传“未发现人传人”、“未发现医护人员被传染”、“病毒传染力不强”、“可防可控”等假消息,以及向美国等许多国家发动“甩锅大战”等。

第九,禁止关键数据外流。世卫组织专家Dominic Dwyer告诉路透社、《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说,该团队曾希望获得有关早期新冠感染病例未经分析的原始数据,他称其是“标准做法”。但该团队只收到分析“摘要”。中共拒绝将关键数据交给调查疫情起源的世卫团队。

对病毒源头的探索,对于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对症下药,挽救生命,有效防止再次发生大规模疫情爆发,以及对隐瞒真相、失职渎职者进行追责等,都具有重要意义。从大瘟疫爆发开始至今,中共一直在千方百计掩盖、隐瞒事实真相,避免世界各国对中共追责。

中共的图谋可能得逞于一时。但是,中国有句古话:“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相信:关于病毒源头的真相,终有一天大白于天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