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游记》的“修炼”文化解读当代时下的生活3

作者:仟僮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1日讯】(承上文)

四、唐僧被妖精变为“妖精”后

“国王命官取水,递与驸马。那怪接水在手,纵起身来,走上前,使个黑眼定身法,念了咒语,将一口水望唐僧喷去,叫声‘变!’那长老的真身,隐在殿上,真个变作一只斑斓猛虎。此时君臣同眼观看,那只虎生得:白额圆头,花身电目。四只蹄,挺直峥嵘;二十爪,钩弯锋利。锯牙包口,尖耳连眉。狞狰壮若大猫形,猛烈雄如黄犊样。刚须直直插银条,刺舌骍骍喷恶气。果然是只猛斑斓,阵阵威风吹宝殿。国王一见,魄散魂飞,唬得那多官尽皆躲避……众臣嚷到天晚,才把那虎活活地捉了,用铁绳锁了,放在铁笼里,收于朝房之内。”

唐僧不信孙悟空打的是白骨精,结果是孙悟空被赶走,唐僧被碗子山波月洞的黄袍妖怪捉去。而唐僧,毕竟是有使命在身的高德圣僧,打死白骨精后,其实,他已走出了死尸关,他的身体在某一层次中已不是肉身凡胎了。

在波月洞,宝象国的三公主——百花羞公主,却是黄袍怪夫人,十三年前被强掠过来,一直想念父亲。她想叫唐僧做个捎书人,便私放了唐僧。这也是护法神暗中相助,是修炼人神迹的一种表现。唐僧到宝象国后,说起事情缘由,国王叫八戒和沙僧前来救百花羞,结果妖精起了疑心,变成一个俊才子到了朝廷认亲,向国王诬陷唐僧是老虎精所变,并用妖术将唐僧变为老虎精。

这有点像中共国发生的事。共党经常贼喊捉贼,把自己的邪恶所为说成是别人的邪恶所为,说它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准,说它以魔鬼之心臆测别人还是客气。比如,它自己是反华势力,就说美国和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是反华势力;它自己民主是虚假的,就说美国民主是虚假的;它自己干涉别国内政就说别人干涉中国内政……

不过,邪恶总会暴露的,黄袍怪在宴席上“饮酒至二更时分,醉将上来,忍不住胡为,跳起身大笑一声,现了本相,陡发凶心,伸开簸箕大手,把一个弹琵琶的女子,抓将过来,扢咋的把头咬了一口。吓得那十七个宫娥,没命的前后乱跑乱藏……”

最后黄袍怪被悟空打败,落得个“贬去兜率宫与太上老君烧火,带俸差操”的结果。当然,他本是奎木狼,是天上二十八星宿之一下凡,中共的下场和奎木狼是无法可比的。

在《西游记》里,妖怪总是变成道士、美女、天真的儿童……走出宝象国,来到平顶山。唐僧又被银角大王抓去了。那妖怪先是变成一个受伤的道士,说是逃避猛虎追咬受伤,向唐僧求救,唐僧着悟空背他,却被他使来三座大山压住,唐僧便被掳进了莲花妖洞。

为把压在山下的孙悟空拿来一起蒸着吃,银角大王使唤精细鬼、伶俐虫两小妖,拿着紫金红葫芦,羊脂玉净瓶两个如意“法”器去装孙悟空。

不料孙悟空已唤得山神解脱了身体,变作老道,说要来找度化的人,结果两个小妖为修仙,为贪便宜,将两个宝贝换了孙悟空变的假宝贝。这部分《西游记》中是这么写的:

行者道:“我不怪你,常言道,仙体不踏凡地,你怎知之?我今日到你山上,要度一个成仙了道的好人。那个肯跟我去?”精细鬼道:“师父,我跟你去。”伶俐虫道:“师父,我跟你去。”孙悟要与他们换宝贝,伶俐虫对精细鬼道:“哥啊,装天的宝贝,与他换了罢。”精细鬼道:“他装天的,怎肯与我装人的相换?”伶俐虫道:“若不肯啊,贴他这个净瓶也罢。”那怪道:“但装天就换,不换,我是你的儿子!”行者道:“也罢,也罢,我装与你们看看。”小妖笑道:“妙啊!妙啊!这样好宝贝,若不换啊,诚为不是养家的儿子!”那精细鬼交了葫芦,伶俐虫拿出净瓶,一齐儿递与行者,行者却将假葫芦儿递与那怪。

其实,“精细鬼”、“伶俐虫”是我们每个人生命中都有的一种弱点,想占别人小便宜、算计别人、得到一点小利沾沾自喜等等,那么,吴承恩其实说的也许是唐僧生命中有的这点魔性。当然魔性总是要除掉的,这两个小妖自然在后面被打死了,也算是唐僧去掉了自己生命中的缺点。当然,唐僧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在西天路上还要一个个去掉。

不过,魔性也是自己人中形成的,要去掉也没那么容易,正面的力量有时甚至为此还要忍辱受耻。孙悟空为打死金角、银角大王的老奶奶,还哭了一阵。是老妖婆长得很可怕吗?不是。老妖婆的样子,无非就是长得“雪鬓蓬松,星光晃亮。脸皮红润皱纹多,牙齿稀疏神气壮”。孙悟空当时心想:“今日却教我去拜此怪。若不跪拜,必定走了风讯。苦啊!算来只为师父受困,故使我受辱于人!”修炼还要讲一个忍字。孙悟空朝上跪下道:“奶奶磕头。”那怪道:“我儿,起来。”老怪坐上轿子,道:“你两个前走,与我开路。”行者暗想道:“可是晦气!经倒不曾取得,且来替他做皂隶!”却又不敢抵强,只得向前引路,大四声喝起。

当然,悟空的忍辱受气,目的是为了一棍打死老妖。打死后,方解气,变成老妖婆,来到莲花洞,也接受了两怪的跪拜,算是赚了回来。这叫先苦后甜,邪不压正。

五、乌鸡国与中共国

《西游记》中写得最出彩的,个人认为是“乌鸡国除妖”这个故事。唐僧师徒来到乌鸡国,当时乌鸡国国王是妖怪所变,真正的国王三年前被妖怪推在井里,唐僧梦到井里被井龙王用定颜珠“定颜”的国王向唐僧求救。只见那国王“戴一顶冲天冠,腰束一条碧玉带,身穿一领飞龙舞凤赭黄袍,足踏一双云头绣口无忧履,手执一柄列斗罗星白玉圭。面如东岳长生帝,形似文昌开化君。”

那人道:“不瞒师父说,便是朕当时创立家邦,改号乌鸡国。”……“五年前,天年干旱,草子不生,民皆饥死,甚是伤情。正都在危急之处,忽然终南山来了一个全真,能呼风唤雨,点石成金。朕与他八拜为交,以兄弟称之。”……“朕与他同寝食者,只得二年……俱去游春赏玩,至御花园里,忽行到八角琉璃井边,不知他抛下些什么物件,井中有万道金光。哄朕到井边看什么宝贝,他陡起凶心,扑通的把寡人推下井内,将石板盖住井口,拥上泥土,移一株芭蕉栽在上面。可怜我啊,已死去三年,是一个落井伤生的冤屈之鬼也!”……“师父啊,说起他的本事,果然世间罕有!自从害了朕,他当时在花园内摇身一变,就变做朕的模样,更无差别。现今占了我的江山,暗侵了我的国土。他把我两班文武,四百朝官,三宫皇后,六院嫔妃,尽属了他矣。”

孙悟空就引诱打猎的太子到宝林寺,告诉太子这三年妖怪假装国王的实情,叫太子“驾回本国,问你国母娘娘一声,看他夫妻恩爱之情,比三年前如何。只此一问,便知真假矣。”

当太子和娘娘知道国王是妖所变,求悟空除妖,悟空乘换取公文的时机现本像除妖,最后打死妖怪让国王与家人团聚,国王恢复王位,国家太平和祥。当然,孙悟空打死妖怪不是为了王位,更不是为了政治,他只是救活国王,最后国王又恢复了王位。这并不是说孙悟空参与政治了。

这不由得让人想到鸡形地图的中共国。当年,中共靠日本侵华壮大,后又与日本人阴阳呼应,日本投降后收编投降日军打国民党,把国民政府赶到台湾,以继承中华民国的名义,把中国人、国土和国际上国家权益占为己有。

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军推翻清政府,建立亚州第一个共和国,取名中华民国。附体中国的共党装模作样取名也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从此在中华大地上施展它的阴恶邪毒,七十多年来,通过各类政治运动和计划生育,在和平时期杀害了八千万中国人。

当然,要让世人认清中共是妖魔,说清来龙去脉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如孙悟空要让乌鸡国人明白真相,太子大怒,差点要打杀他们,经孙悟空亮出国王给的白玉圭,太子还不相信,要绑了唐僧等四人送官。在当今,即使有许多正义之士反复向人陈述中共暴政的事实,又有多少人脑子能清醒呢?

在古代社会,天灾人祸期间,国王下诏罪己,悔过前非,重兴今善,带臣民向天地忏悔求改过求恕,是一个很正常的反应。而对乌鸡国王的不幸,三藏叹息:“陛下啊,古人云,国正天心顺。想必是你不慈恤万民,既遭荒歉,怎么就躲离城郭?且去开了仓库,赈济黎民;悔过前非,重兴今善,放赦了那枉法冤人。自然天心和合,雨顺风调。”那人道:“我国中仓禀空虚,钱粮尽绝,文武两班停俸禄,寡人膳食亦无荤。仿效禹王治水,与万民同受甘苦,沐浴斋戒,昼夜焚香祈祷。”

乌鸡国王是这样诚心地和黎民共患难,而在当今的中共国,中共肺炎横行,中共无神论政党是不可能向天地忏悔的,当权者为了政权,隐瞒灾情,抓捕说真话的人,全国封锁信息、打压维权民众,中共国大地还出现人们厌生、谋杀、自杀、报复式杀人……

可见,中共国与传统的君权国家君主对待天地、民生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中华民族的合法政府现在只是占岛求生,并没有消亡,与乌鸡国国王被定颜是有相似处,那中共的结局在乌鸡国除妖的故事中已说得很清楚了。那乌鸡国的国王后来被孙悟空向太上老君借来的还魂丹救活了。相信,中共灭亡后,自由民主还会回到大陆,那时,被中共送掉的东北、外蒙、西北、西南等国土必然回归中国,中国地图绝不会是只“乌鸡”了。

当然,因为中共绑架了中国人,要灭掉中共与没有那么简单,就如除灭乌鸡国妖时,为了不伤害王公大臣、宫女、臣子们的性命,孙悟空打得很辛苦。那妖怪还变作唐僧的模样,使众人无法辨清真假,连火眼金睛的孙悟空都一筹莫展。

说到真假唐僧,当然,修炼人成长过程中,也有人的七情六欲和各种为私念而产生的观念,诸多言行形成的不良习惯。人除了先天纯正的本性外,在生活中形成的不良习惯也会作用于人的大脑,真真假假的思维,连本人有时也分不清孰真孰假,何况外人呢?@*#

点阅【仟僮仁:西游解读】相关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