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保守派大会要重振美国:如何行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2日讯】【热点互动保守派大会要重振美国;如何行动? 确保选举公正难度多大?华人参政如何起步?

嘉宾:

俄亥俄戴顿大学教授:陈力简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

热点互动保守派大会要重振美国;如何行动? 确保选举公正难度多大?华人参政如何起步?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3月1号星期一。为期3天的保守派大会落下帷幕。这次大会众多的共和党重量级人物纷纷登台,可以说是精彩纷呈,群星闪耀。当然最大的看点,仍然是最后一天川普总统的讲话,这是川普卸任以来首次重要的公开演讲。川普明确表示要重整共和党保守派,也誓言要重振美国。

然而,今天美国社会全方位的急剧左转,科技巨头的言论审查,左派的取消文化,新政府推出及酝酿的一系列社会主义政策等等。川普能带领保守派力挽狂澜吗?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先后跟我们分享他们的解读和分析。节目的前半部分,我们会请俄亥俄戴顿大学的陈力简教授来为我们做解读。节目的后半部分,我们会请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做分析。陈力简先生今天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陈立简教授您好。

陈力简:你好,主持人好,观众好。

主持人:感谢您。我想这是大选以后,您第一次上来又跟我们谈这个选举,美国大选的事情。我想您对CPAC保守派3天大会,应该也是相当关注。先跟我们谈一下,您怎么看,这次大会您有什么样的个整体的印象?然后,您觉得主要的看点是什么呢?

陈力简:整体的印象,我主要集中在川普总统、蓬佩奥还有克鲁兹这几个人身上,还有我还听了寇准这些议员。给我感觉,保守派还是有不同的帮派。你像蓬佩奥和川普总统,这是属于一路的人。他们是属于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运动主要的参与人和领导者。而另外一些保守派的人,你像克鲁兹现在处于外围了,处于这个运动的外围,但是他也应该算是MAGA运动的一部分。

但是考顿参议员,我对他就很不看好。他就是那种典型的,所谓的保守派,但是他在,你听他的演讲,他讲来讲去那些东西,他都是在骂民主党如何如何不好。而他没有说,我们应该如何去fight拜登。所以我对于考顿参议员的印象原来就不好,现在愈来愈差。而且我觉得在共和党内的这些像考顿参议员这些人,夸夸其谈的这些人应该闭嘴,应该听一听别人怎么想。这个是我的主要想法。

主要是川普总统和蓬佩奥国务卿的演讲,我是非常仔细地听了,而且我这两个人的演讲我都听了两遍。我认为里面有些东西,能够我们拿出来把它咀嚼一下,我们做一下解读,值得这个时间做一下解读。

主持人:请讲,请解读一下,先从蓬佩奥开始,还是先从川普开始解读?

陈力简:我觉得蓬佩奥和川普这两个人,还有一位就是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这三个人可以说是我能够信得过。这三个人我觉得从我这个个角度来说,这三个人推进MAGA运动都没问题。然后咱们就挨个说,咱们先从最不重要的说,咱们就先说蓬佩奥。蓬佩奥原来我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多,因为他不怎么,他主要是处理外交的政策,国务卿嘛。原来是CIA的头,他也不可能到处乱讲话。

后来管了国务卿之后,当了国务卿之后,他的一系列做法,可以说他有川普总统的影子。而别的人很多人,你像克鲁兹等等这些人,他们也说有川普总统的影子,我没看出来。川普总统的影子是什么?就是不要相信那些底层的夸夸其谈的那些所谓分析师给你做出来的东西,你要自己明白你做些什么。而且一定要think out of the box,你不要把自己限制住。用一些奇思妙想,奇招来解决很多问题。

比如说蓬佩奥国务卿他讲了,说有很多人在现代的美国政府里面,很多人跟我们说,不要把首都从耶路撒冷,就是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说那样的话一定会打起来,事实证明没打起来。然后说不要承认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结果回头承认了戈兰高地,也没有打起来。然后有些人告诉他,永远不可能在中东达成和平,结果中东的几个国家跟以色列就开始建交了。

这种事情,他说这个东西不是在显示我这个人,我们这个外交的手段有多强,而是告诉大家,不要让那些夸夸其谈的废物来统治美国政府。而现在拜登政府等等等等,民主党主要的问题是什么?他有一些只会夸夸其谈,当然包括像小布希政府也有这个问题。就是一些夸夸其谈的人士,说起来你谁都辩论不过他,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简直是一蹋糊涂,尤其谈一些deal等等。

这个蓬佩奥国务卿的演讲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他从内心里面是不相信那些人的。他认为,只有有这种实干家的这个气魄,和推翻所谓惯性思维的能力,才能够解决很多的实际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跟川普总统,我认为他们是一路人。然后我又查了查蓬佩奥国务卿的记录,当年人家也是小商业主,他从小,我记得他有一个例子给我讲的,就是我听他演讲,讲到最后的时候,他讲了一个例子,我听了之后我觉得。

主持人:是不是他去西点军校的时候,他妈跟他说的话?

陈力简:你去和和别人,你做一个blender,你去收拾别人。

主持人:Donˊt let them wear you down,wear them down,就是你把别人整皮了,整趴下。这我觉得特别说明问题,就是实干家。但是因为时间关系,我想请您再很快地解读一下佛州州长德桑蒂斯,因为他这次也是可以说是一个明星。然后我们重点请您解读一下川普总统讲话。

陈力简:德桑蒂斯的演讲,其实德桑蒂斯作为一个州长,现在可以说做得很不错,我觉得他有川普的这个……但是我对他说实在的,还需要更多的判断。目前来讲,他在佛州进行的这些改革,包括佛州选举在2020选举以前,他跟别的共和党州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把像一些郡倾向民主党的官员,都想办法都给收拾掉。这样的话,造成了佛州虽然民主党想出些招,黑川普总统,但是没有得手。

相比之下亚利桑那州和乔治亚洲这些地方,可以说共和党的这些州长,可以说是无能到家。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对他的印象相当不错。但是来讲他呢,因为我也不是佛罗里达的人,我对他讲的印象不深。主要我讲的是,我觉得应该说一下川普总统。有些朋友说川普总统的演讲长达一个半小时左右,给我感觉,开始他说有几个信息,我们可以做出一个准确判断。

就原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说,川普要创立新党。我见人我就说,这是谁告诉你,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而且现在事实证明,我还就说对了。川普总统是不可能创立一个所谓新党的,不管你叫什么名字,都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想把这种保守理念的选民的票分流。

主持人:分裂。

陈立简:另外换句话说,咱们所有在美国的华人都应该明白这一点,所谓的咱们,所谓有些人说,川普应当创立一个新党,无非就是对现有的共和党不太满意,因为里面有很多人跟川普,可以说是暗地里顶牛,给他的背后插刀。但是换句话说,你创立了新党之后,你怎么能保证像Lindsey Graham,像Mitch McConnell 这些人,改头换面加入新党,然后在关键时刻,再捅你一刀,你很难讲啦。

这种事情你没有办法控制。你也不能说是,你加入了新党,就一定代表着你符合呀,这种事情这是一想就能想明白的。所以主流媒体所谓造谣说,川普总统要创立新党,这简直就是,我从那一天开始,我就跟所有我认识的人说,我说根本就不会有这种可能性。川普总统这一次非常清楚地跟大众说,我们绝不会创立新党,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可以解读是,川普总统现在是不是在2024年要寻求第二个任期,这个事情说不准。

目前我的判断是这种可能性不大,现在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什么?川普总统从来都是什么呢,就是当他说一些事情的时候,他一些典型的用词,但是他用这些用词,当在一些场合用这一些词汇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其实他心里也在犹豫,而且随他的年龄不断地增大,尤其是共和党内有像蓬佩奥(Mike Pompeo)和德桑蒂斯(Ron DeSantis)这种干将的话,我认为他更大的可能性会退居幕后,帮助这些人出来,当然如果川普总统2024年继续出来选的话,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主持人:你举个例子,他的哪一个用词让你觉得他在犹豫?

陈力简:他其实他在试水这个事情,假如说他在他的整个演讲中,我记得他最少有三次提到了,他第一次提到的是我如果出来选,会击败民主党三次,那当然我指的是2020年他也击败了民主党,就是说他会击败了三次,人家就鼓励。但是他说的是,如果我出来选,我会击败了他三次。还有一次他说的是,你们觉得谁会,我们会拿回参议院拿回众议院,然后一个共和党总统将会非常高调地回到白宫。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问了一句说,你们觉得谁会是这个人?而底下的人当然都喊了是你呀等等等等。

但是根据川普总统以前过去四年就包括从2015年参选以来的所有的这些记录来说,给我的感觉这完全是纯感觉啊,给我的感觉他一旦问这种问题的情况下,说明他其实心里就是对于自己是不是再来开始竞选这个事情,他心里是非常拿不定主意,而且是倾向于不去竞选。但是呢,他这个人嘛,又喜欢做做秀吧。所以说呢,这个给我的感觉是,现在我认为四六开,认为四成他有可能run (竞选),六成他不可能run。这个是我的想法,因为这个也是个人的感觉,不一样。

还有一个呢,川普总统当然他历数了他当年的这个成就,这些成就是占了一段时间,这倒没什么,他说这个成就不是说让大家,我在说我在台上干了有多好,而是提醒大家,你大家看从这些成就上来讲,拜登政府的一系列的政策有可能让这一些成就付诸东流。大家就可以形成一个用我的这个政绩和现在拜登的所作所为做一个清楚的对比。看一下你这一个拜登政府究竟怎么样的表现,这个是提醒大家进行对比,而不是他在,还是像竞选的时候一样说的自己的accomplishment(成就)。他是做一下对比。

还有一点的,他点了所有的投弹劾票里面,投他这个支持弹劾的这些人的名。也就是说这个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在未来的两年,甚至一年之内,川普总统就会对这个所有在共和党内,不对他进行支持的这些人,进行清洗,咱可以这么说。用这种清洗的方式来解决他们。

主持人:就是他会支持别的人去把这些人换下来,就选举在Primary (初选)。

陈力简:就是Primary challenger (挑战者),就是让他在共和党党内初选的时候,就出来挑战这些人,然后呢,川普总统他这些记录也是相当不错的。他endorse (背书) 的只有两个人没有选上,而且这两个没有选票的人,是因为碰到了更加支持川普的候选人,他没有选上,你知道吧。就是川普总统说了这么回事。所以说呢,从这个来说,在未来的两年,其实呢川普总统会和这个共和党内的这些这个支持这个真正的保守派这些团结在一起,主要是针对中期选举,我感觉川普总统没有下定决心,也是在于中期选举的情况,还有各地的这个投票机制是不是恢复到以前疫情之前的这个状态,这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对,这就是我想下一步问的,因为关键就在于说,现在川普总统在讲话中,他也提到了选举公正,就是确保选举公正这个机制怎么样改革,怎么样各个州怎么样去做。所以就是说,这个选举公正问题是个特别大的问题,不然的话,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你中期选举也好啊,什么也好,可能都有点危险。所以这方面特别是现在这个众议院又在推什么HR1,HR1这种就属于国会要把选举的规则抓在手里,就不给你州了。或者你州里的这个选举能够做的事情就越来越少了,那这种情况下,您觉得这个选举改革的这个难度有多大?就是他怎么去确保选举公正呢?

陈力简:首先HR1的通过可能性为零。这个HR1的通过的可能性为零这个HR1就算通过了,也会有一系列的……,也就是众议院通过,参议院通过的可能性为零。所以说呢,大家就不要想这个HR1。

主持人:为什么参议院通过可能性为零?参议院即使50比50,贺锦丽加一票,不就51对50?

陈力简:这种法案是需要60票的,这种不是预算相关的,不用预算核对,所以说呢,这种除非民主党先在参议院去掉filibuster (阻挠议事)。如果他去掉了filibuster (阻挠议事),他才可能这个法案,才有可能通过。但是目前来讲,就包括民主党内的这个一些派别,比如说Joe Manchin 还有Sinema,这些参议员他们都是反对去掉filibuster (阻挠议事)。所以民主党想去掉filibuster 这个东西也不是那么简单。他如果去不掉filibuster,现在filibuster的路是60票。就是你得有60票才能去掉filibuster,这个法案拿不到60票的,是绝无可能拿到60票。你像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什么这些人,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些法案上投支持票的。别看他总跟川普总统唱反调,你像什么Susan Collins、Murkowski 这些人,绝不可能在这些上边投这个支持票。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就是说,在下一步如果真的要去确保选举公正的话呢,其实还是各个州的行动最关键是不是?

陈力简:没错,各个州其实,我有些朋友就说你这个大选预测失败了,我跟大家这么说,我说,我不认为这一次2020年的选举,选举的结果啊,所谓的拜登当选,这一个是真正的选举结果,我认为川普总统赢了。但是来讲为什么我说这个拜登现在还是总统的,这个原因是很简单的,因为在基层,主要是在摇摆州的。他的选举法要在州里边的宪法来规定你这个选举如何进行。如果你要想改州里的选举规定,比如说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等等,这些选票的发放方式,你必须通过州立法机构进行修改,这出这个法案它才能解决这问题。

可是民主党所控制的这几个州,还有这个他们比如说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辛州等这些州,还有密西根州这三个州,就这三个州来说就包括还有这个亚利桑那也受了影响,因为这个邮寄选票和这个缺席投票的问题。这些州都是在选举之前,很短的时间,比如说我们知道选举之前,宾州的时间最长,提前一年进行了这个改革,就是所谓的改革。对于这个邮寄选票和这个缺席选票进行了,可以说放松了要求。

这些一系列的修改方式,最晚的甚至于到达选举之前的一个月时间,你这样的话你就没有办法弄了。你如果你在选举之前改规则,然后又大量地发放选票,而且选票又发放在了鬼都不知道你发给了谁的情况下,你可能说我们这些拿到的选票,我们人都能对得上,但是这个人他是不是想去投票,你有没有选票的收割这个事情。你也可以说,现在我们只能保守地说,我们只能说我们说不准。其实我心里明白,我觉得这个东西是肯定的事情,这些是违反州宪法的,是必须要去掉的。

如果不把这些东西去掉2022年的选举,这个选举就不是一个公正的选举。而且选举这种东西就应该是在指定时间投票,你不能说我一个星期,甚至于在纽约甚至于爱荷华,选举过去了大概60天了才把最后的结果选举出来,这样的话中间给无数的造假和这个舞弊开了方便之门,所以说呢,川普总统所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求共和党在各州的立法机构,一定要求把这个各州的立法机构通过一个法案,各州的法案,来控制一下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

主持人:对,而且还有其他的就是有关选举,比如说电子机器,电子计票什么这些方面,就说他很多漏洞,他是应该去想办法去补上了,对不对?您觉得这个。

主持人:我觉得我要说一点这个华人社区可能不爱听的,我对林伍德(Lin Wood)和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这两个人的印象极差,这两个人对于川普总统后来的法律官司斗争,他们起到了极大的负面作用,就是这些人所谓的这个,他们说这个投票机有问题,但目前没有任何的证据,我读了他们的一些报告,作为我一个有工科背景的一个理工背景的人说,我说如果我作为一个法官我也会把他们的案子踢出去,因为他们所提供的那些东西,根本不是证据。投票机的问题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这种东西,我可以通过各方进行audit。但是像鲍威尔和林伍德这种胡说八道、散布谣言的方法,只能对保守派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

主持人:了解,还有一点时间,陈力简教授,很快请您讲一下。如果华人想参政的话,您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建议?比如说,他现在真的觉得,我也要加入来维护我们的自由、选举公正,第一步能做什么?稍微给一、两分钟,给点建议。

陈力简:分两类人,如果你是已经可以说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我认为你不要起点太低。如果你有这想法的话,你可以直接开始选州议员,甚至于联邦众议员。你如果有一定经济实力,自己琢磨自己有没有这经济实力,你不要等。什么事情给我感觉,就说什么事情,你等,我从底层做起,这种想法不对。什么事情你就应该像,其实有的时候,应该向AOC学习,人家直接就把民主党的一个大老,党内二号人物给掀翻了。这个我们只能说他这个人比较tough。如果你有一定经济实力,有背景的话,有一定经济实力的话,如果你有这个想法,应该直接开始选举参与。

如果你没有这个背景,你就是想为社区做贡献的话,那就好办了,有很多的路子可以参加。主要还是用蓬佩奥那句话说 Wear them down 。你当PTA,你参加PTA,就是那个家长会,或者你参加你们的HOA ( Hoa Homeowners Association 房主协会),你参加你们地方的City Council (市议会)等等,你只要能加入进去,就能够抵销一部分Liberal (自由派)或者这些社会主义份子的一些想法。所以这样也是做了贡献。这么说,你有多大的本事,有多大的能力,出多大的力,你知道吧,你自己衡量一下。但是来讲,只要出来做事,就是对的,不管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陈力简教授,我觉得这个非常有帮助,希望我们的观众朋友,如果他们有什么更多的问题,我到时候给您发过去,您可以解答一下。

陈力简:客气客气,解答谈不上,就是跟大家交个朋友嘛。

主持人:好的,好谢谢陈力简教授,那我们下次节目再见了。

陈力简:好,谢谢您。

主持人:观众朋友,节目后半部分,我们要请唐靖远先生来做一些解读。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靖远也请你先从川普总统的讲话开始解读。刚才陈力简教授已经提到了一些他的观察,对你来说,印象最深川普总统这个讲话是什么呢?

唐靖远: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首先第一个,他仍然还是非常高调的,不承认拜登政府的合法性。我觉得这点,我其实挺佩服川普的,虽然他经历了这么多的挫折吧,大风大浪,这么都过来了,到现在应该是第一次这么高调的付出,而且又这么一个非常正式的场合。我觉得川普这个人的风格,的确是初心不变。风格一点都没有减,或者说是火力,甚至可以说还更旺了,我觉得这个是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第二个印象,我觉得川普他在里面提到了,我觉得他比以前,我感觉是更成熟,我们可以这么来说。他在这次讲话,你看一个半小时,我觉得他系统地谈了很多东西,除了就是对拜登的政策是进行一个全面的抨击,是吧,就是从拜登所有能源政策、移民各方面,他做得如何的 糟,还有外交,等等,全方位的一个抨击,包括什么性别政策,多了。反正这一个月是一个灾难性的一个月。这个我觉得是可以视为他的惯例,以前他就是抨击拜登就是很厉害的。但是我觉得在此之上,他不光是有,我们用一般的话来说叫做不光有破坏,他其实还有更多的是建设。

主持人:如何行动。

唐靖远:对,他提出了一系列的,我觉得至少是我看到的,至少是五大策略。怎么样来就是采取行动,来夺回美国,夺回两院,甚至夺回总统这个位置。

主持人:哪五大?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刚才陈先生和你们已经有讨论到的,他不组新党,不组新党,我觉得这个其实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一个决定,因为你去组建一个新党,从零开始,和你去改造一个既有的百年大党,这个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语。

主持人:而且这既有的大党,我觉得就是真正的不太符合核心理念的,可能也是少数人。

唐靖远:对,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华盛顿那个圈的,那么少数一部分人而已。所以我觉得在这一次川普这个演讲是一个标志,标志着共和党,名副其实基本上成为了一个川普党。其实我们看到在这个大会现场,好多人其实也都是甚至公开地这么说,现在的共和党其实就是川普党。他进行了这样一种转变以后,我觉得还带来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川普可以不用再担心受到左派无休止的追杀,至少他可以有一个非常大的一个基本盘。

因为共和党现在变成川普党相当于什么?起到什么作用呢?川普肯定给共和党背书,他已经说了,好多这些共和党里面,为了要参与进去,我都给你背书,我支持你们,其实都是后起之秀,说白了其实是在培养共和党的后备人才,我们可以利用华人比较熟悉,选拔培养后备人才。另外一方面,反过来,其实共和党相当于给他背了书。如果他要真的是自己阻挡,很有可能左派会采取一种方法,不光是要打击川普,报复他,要追杀他,还要把整个川普,当初佩洛西他们已经流出这种口风吗?就是要把整个川普运动,支持川普的这些人,全部都要打上一个政治标签,他们都是属于什么恐怖主义份子,或者什么叛乱份子之类的。

这样一来,其实他们相互一背书,这个巨大的一个隐患,事实上无形中已经消失掉了,民主党不可能把整个共和党,都给你说成是叛乱分子之类的,他做不到这一步的。第二个,这个策略,我觉得是他,他要求刚才你提出,他提到要HR1法案。这个法案,我赞同刚才陈先生的分析,我认为它要通过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毕竟民主党现在开始推出这样的一个法案,因为这个法案是他们2019年就提出来的。所以他现在再采取,他可以看出来,就是我们说的民主党其实也没有闲着。他们也在采取行动,他们要一步一步的把他们在这次大选中所做的这一系列,把它合法化,然后达成他们将来就是一党长期执政,这样是他们终极目的。所以我觉得川普是看得很清楚的。

他其实这么讲,专门在演讲中提出这个问题,他就是提醒共和党,对手没有闲着,对手在行动,我们不能在这儿坐着夸夸其谈。我非常赞同陈先生刚才提到这一点,很多共和党人,共和党人他们的确是比较倾向这种夸夸其谈的。这个是第二大策略。第三大策略,的确他也提出来说,要对各个州的选举法要进行改革,因为这个对共和党来说,是占有优势的。现在我们知道美国50州,有30个州都是控制在共和党手里,他们州议会控制在共和党手里的。

而且这一次,不是六大摇摆州有问题的,其中有五个都是在共和党的手里,所以如果把这部分资源,真的这些共和党要拿出勇气来,真的行使自己的权力,这是宪法赋予他的合法的权力,其实这个局面,他真的可以把很多漏洞,我觉得是有希望是可以补上的,因为至少我们现在看到县城的一个例子,就是今天刚刚才出来的乔治亚州。乔治亚州的众议院刚刚通过了这个法案,就是选举改革的法案,要求未来所有的邮寄选票,必须要核查ID。

主持人:好像带上ID的复印件。

唐靖远:至少要复印件。所以至少这个我觉得就是一个很好的势头。第四个,我觉得他提到,他对这些媒体进行抨击,对于大科技公司这些平台,同时不是也有传言说,他要建立自己的一个媒体,至少说明他非常重视,意识到舆论非常关键,这个力量非常大。

主持人:他好像还说,各个州你们应该立法,惩罚这些科技公司,如果他们审查言论的话,你要罚他们款。

唐靖远:对,就是打击这些审查言论的人。你千万不能小看舆论的力量,确实是非常巨大的。最后第五个,他强烈地暗示他自己,很有可能会参选,当然对这个问题,我觉得解读是各种各样的,我觉得不管是他自己去参选,还是他强烈地去背书某一个人,比如说背书蓬佩奥等等,但是至少看起来应该是他对2024年的这一次选举。,包括2022年的中期选举,起来他是信心满满的。

主持人:对,而且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我发现这一次的CPAC会议,很多重量级的人物,他们在发言中都提到了中共威胁。蓬佩奥当然不用提了,那其他的我听到比如说像South Dakota的州长,他其实也提到了中共威胁。他甚至还提到,他说像中共这种独裁、迫害人民的国家,在疫情期间他们还把门焊上,让这些人不能出来。他说跟中共为友的人,不是自由的友人。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其实在川普总统卸任之后,有人说反共是川普总统的一个最大遗产。当时我还不是特别理解,但我现在发现确实是这样。就是说在共和党这个人群中,对中共的强硬,在民主党那边他都不敢不强硬,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问题?

唐靖远:这个在这次CPAC大会我觉得可以看出来反共,对中共要强硬。这个基本上在我看来已经成为共和党,或者是未来共和党的一个基本的政策,或者甚至是它基本的一个党纲。为什么呢?至少是有两个迹象,首先第一个这一次的CPAC大会他们事先在拟定很多议题的时候,像伊朗、朝鲜一次都没有提到过,俄罗斯被提到过一次。但是中共的问题,成立了6个小组专门来研讨,就是中共的这个问题。

主持人:研讨会seminar discussion。

唐靖远:对,小组讨论,专门讨论关于中共的至少是有6个小组来讨论。而且讨论的覆盖面就包括中共是不是在颠覆美国?美国的企业为什么要去向中共下跪?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尖锐的。就是说明他们现在对中共这种威胁,他们真的是清醒过来了。

主持人:确实。

唐靖远:就是非常深入了,不是说简单地好像现在我们看拜登这样式,民主党人很多的认识还是中国是我们竞争对手,他们还很好多地方还可以进行合作。其实这完全是把中共摆在一个敌人的位置上去看待的,这是第一个迹象。那么第二个迹象就是以吉姆·班克斯为代表的,他就直接不是有这么说吗?他的演讲中他就说对中共强硬,大概意思就是要作为我们的一个基本政策。而且我们同时还要做一个工作,我们要向公众讲清楚民主党是一个亲共的政党。

主持人:Jim Banks我还真没听到这个演讲。

唐靖远:他也这么讲。他说我们现在不光是要说明我们自己是干什么的,我们还要说清楚民主党他们对中共这个问题上,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立场,他们是一个亲共的政党。所以从至少这两个迹象,我觉得这个看起来川普总统他留下来的对中共的这个强硬,其实你看就连布林肯这样的人,算是拜登政府的中间、核心人物之一。他也都承认说川普对中共强硬的这个原则是对的。他都不敢否认,他只是说他的一些具体做法,我们不赞同,我们要采取另外一种具体做法,但这个原则是对的。我觉得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讲,川普是非常成功地把对中共强硬,打造成另外一种形式的政治正确。所以真的是没有人敢在这个问题上轻易地去反对意见。

主持人:民主党我觉得它现在确实都不太敢做什么。所以中共那边着急,频频喊话,但是民主党这边、拜登这边还是不敢动。

唐靖远:他有些小动作放松了,松绑,但是大的地方你可以看到他还是不敢怎么样。尤其是在科技战,现在不是拜登刚刚也才提出了一些,说在科技上面要进行限制等等。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环境限制在这个里面,对中共来说,对习近平来说,他不说卡脖子吗?他其实卡脖子其实并没有真正得到缓解。

主持人:是,但是你说到他有些小动作,其实他有一个比较大动作,他重新加入WHO。所以这次好像川普总统说WHO是中共的傀儡。其实还有一个很快的问题想问您一下,刚才我跟陈力简教授谈到选举公正的问题,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其实如果到各个州的话,这个重任可以说是任重道远。因为就像您说的,民主党也不闲着。那您对各个州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去改革,去推进选举公正,去解决很多的这个问题,您有多乐观呢?

唐靖远:我觉得首先这个难度是比较大的,客观地说我认为难度是比较大的。当然它有乐观的一面,有不乐观的一面。乐观的一面,我是觉得川普对共和党,刚才大家也提到那个清党这个概念,他的确是有点像清党,但是清党这个词有点不太好听!

主持人:不太好听。人家是用正常的、正当的方式。

唐靖远:他是用正当的方式,但是的确是他把这十几个人的名字挨个一个个念出来,他就是这个意思。就是告诉大家:你们记住这些人,下一次选举时候要把他们全部地清除出去。而且这样一来的话,它其实也能起到一种震慑的作用。就是你背离了保守党,你背离了保守主义的这种路线。

主持人:对啊!你干脆加入民主党去啊!

唐靖远:你干脆就加入民主党啊!你别待在这儿。所以他对其他的很多人可能还会起到一种相当于杀鸡儆猴一样,他会起到一种政治的作用。比如说我们看到像麦康奈尔和海莉,就是在川普时其任命的联合国的大使。你看她态度马上都转变了,海莉本来在弹劾那个时候还说:我们跟随川普是错误的,他怎么怎么地,就落井下石。现在一开CPAC大会,川普演讲刚刚一结束,她马上就来说好话,高度地进行赞扬和评价川普这个讲话如何如何的好。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个效果已经都出来了,所以我觉得川普对自己清党的这一部分工作,我觉得他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我是比较看好的。但是问题就是在于你真是深入到了这种基层去,要去把很多的具体的涉及到大量具体的细致这些工作的时候,他第一涉及到人力,第二涉及到财力。因为我们都知道民主党为什么这次选举能够把很多这些基层都搞定,是因为扎克伯格花了多少亿美元。

主持人:那只是一笔,背后还有其他的比如说索罗斯或者什么花多少钱,我们都不知道。

唐靖远:对,这个背后是庞大的资金。而庞大的资金同时还意味着是什么?庞大的人力。在这里面你要把这些东西,在这么两年的时间之内纠正过来,你要搞定。资金也好、人力也好,总之我不能说是不乐观,但是我觉得难度的确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对,而且我觉得他还需要真正在这些关键的位置上的人或者相关的人,能够跳出个人的私利,能够真的是去想说什么是为这个国家前途,为人民好。因为你想想看,当初这6个摇摆州有5个是共和党的掌管议会。可是他还是让这些东西通过了呀!是他们在做议会的时候,这些修改的法案通过的啊!你当初让它通过是为什么呢?所以你现在回过头来,你说让这些州的议会去做这件工作。我觉得这些人,要么他得想一想自己怎么做,要么得换新的人上来,可能这个可能度加大。

唐靖远:这里面我觉得他其实有这么一个问题,就是说川普总统你看他,我特意留意到他提到了他去赞扬民主党。他说民主党他们很聪明,而且他们很抱团。

主持人:没错,对。

唐靖远:他特别强调这一点。其实言下之意我觉得就是共和党说明是不太抱团,在这一点你就干不过对方。就是因为这一点,我们自己搞这个窝里斗。所以我觉得他其实是比较在有目的的、有针对性地指出来。就是我们以后要在这个地方要做一些改进,我们其实真的要抱团。但是抱团,我觉得其实需要存在的一个前提的,尤其是川普这种领袖,一个强有力的领袖,你必须展现出你强大的一面。你要展现出强大的一面,才会让你的这些手下或者跟随你的这些人、支持你的这些人对你有信心。如果说要像过去像麦康奈尔这种,他自己都像窝囊废一样,温吞水一样的,那手下很多人觉得我跟着你我都没有信心,没有这么的强有力。你看民主党那边,很有强势。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川普要有一个强大的是价值观的问题,不单单是说他不要占我便宜,或者我们怎么怎么样有个好的deal,我觉得这次South Dakota的州长讲的话,我就特别赞同。她说Freedom is better than tyranny.自由比暴政要好。然后她说我们当初宪法是怎么怎么样,我们的建国先父是怎么怎么样,这些人攻击建国先父,其实就是为了剥夺我们的自由。所以我觉得川普得有一些价值观的东西,这个东西才能凝聚人。民主党那边说白了是左派的共产主义的价值观,它可能也是凝聚,不管是凝聚还是用要胁的方式,但是它那个也是一种价值观。

唐靖远:对,它能够捆绑一部分人。所以这个也是这一次我看到CPAC大会它体现出了一个非常突出特征,就是行动派的人就特别受欢迎。你看德桑蒂斯可以说是异军突起,突然一下这个人做民意调查居然到了第二位。

主持人:没错,川普不在,他就是第一位。

唐靖远:诺姆,刚才你说的南达科他州这个州长,她是个女士,排在第三位,甚至排在蓬佩奥的前面。

主持人:对、对、对,她是德桑蒂斯的后面。

唐靖远:对,所以你看德桑蒂斯也好,还是诺姆也好,都是属于这种行动派。尤其是你刚才提到这个诺姆,我觉得她在南达科他州,她得确是很成功,她在南达科他州是双项成功。首先第一个她防疫很成功,她不是公开地嘲讽福西博士吗?福西说我们没有强制带口罩,也没有禁足,没有关闭,福西说你会每天至少一万人在一个医院里面,结果最高峰时期也只有六百人。那么就是她防疫做得非常成功,但这个我觉得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为什么她没有禁足,也没有强制戴口罩都可以做得这么成功。那么另外一个我觉得她在这个选举上面。南达科他州,她不是自己介绍说我们没有使用机器统计,全部是纸质的选票,人工唱票。两党的监督员都在现场看着,就是非常透明公正,我们同样一天之内全部搞定。

主持人:对,没错。佛罗里达州也是,DeSantis说我们也是一天内搞定。

唐靖远:对,就是非常的成功。我觉得这种范例如果说要是川普改造共和党能够成功的话,将来至少这30个州,红州可能将来都会要像她这种模式。

主持人:他需要这样的人,有行动力的。

唐靖远:对,需要这样的实干的人、有行动力的人,给他展示出来,告诉你这样做是完全可以成功的,那我觉得还可以比较有希望。

主持人:是,这个如果我们接下来谈可以谈很久。我们还有一点点时间,我想很快问一下唐靖远先生,你的看法就是中国。因为这一周马上就要开两会了,现在在两会之前,习近平要求全党的所有的高层的干部,都要给他写这个述职报告。所谓的说是要把过去一年的这个思想和工作情况,进行全面的梳理总结。这种写书面汇报可以说,他现在就是万人之上了。就是说没有什么一人之下了,他就是所有人之上了。那您觉得在现在这样一个时刻,在中共的这样的一个政治环境中,习近平的这个专制也好,他党内的权威也好,是不是直追当年的毛呢?

唐靖远:我觉得要论他真正意义上的这个权威性,他其实赶不上毛泽东。毛泽东毕竟是建党一手这么走过来的,就那个威望在哪儿。但是他在控制人、监控人的这种专制这种手段上面,因为现在有数字极权,有这一个庞大的系统在撑着他。他其实是要超过当年的毛泽东的。我举个很简单例子,当年毛泽东要打倒一个党内的什么高级对手,他得需要靠发动一场群众运动,发动一场政治运动,才费这么大劲把对方拉下马。现在你看习近平需要吗?不需要,他只要由中纪委派出一个调查组,直接就把你就给拿下了。

像任志强这种红二代就说了几句话,马上我都不管你的政治罪名,调查一下你的经济问题马上就判了重刑。就是他的确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他从某种意义上是超过了毛泽东。他现在其实做的这个手段,就是要求对他进行述职,就是在扩权,他还在进一步地扩权。因为向他述职本来是在2017年就十九大刚刚过的时候,它通过了一个决议,党内通过了一个决议。当时那个决议规定中央政治局的委员去向习近平进行述职,这是党的系统。但是现在你看,他扩大到了人大、政协还有国务院等等,这些是政府的系统。全部都要直接地去向习近平述职,实质上就相当于他是把党和国或者政府这两把都要直接垂直地向他述职,进行报告。那么这个就是毫无疑问是扩大他的权力。

主持人:那您觉得他坐得稳吗?现在在这个位置。

唐靖远:至少从权力架构上面讲,我觉得现在我看不出来有任何人,还有这样的能力能够从权力架构上来挑战他。但是我觉得从中共整个集权体制的这个存在来讲,我们就说它是物极必反,我是这么看,它极权越到极端的时候,是越脆弱,很有可能一个什么天灾人祸就可能把它给解体掉。

主持人:是,我也有一种感觉就真的是物极必反。好,非常感谢唐靖远先生今天给我们的解读。

唐靖远:谢谢。

主持人:好,那我们节目时间也就先到这里了,谢谢观众朋友们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