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高新派出所恶行 于学忠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4日讯】吉林市高新区法轮功学员李文军,曾为法轮功与师父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二年,后又多次被绑架和劳教,遭刑讯逼供、多根电棍同时电击、毒打、灌浓盐水、洗衣粉、尿、熬鹰、针扎、不让睡觉等等酷刑折磨,九死一生。高新区派出所警察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还绑架李文军的母亲冯凤云和来家中串门的法轮功学员于学忠,第二天于学忠被警察殴打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吉林市江南高新区高新派出所警察林志强和另一个警察,再次非法闯入居住在江南高新区微型车厂工具小区的法轮功学员李文军家骚扰并非法抄家,当时李文军没在家,他的母亲冯凤云一人在家,警察抢走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三本、法轮大法师父法像、挂图、播放器(播放炼功音乐的小广播)、真相台历等私人物品,还无理要求:再来不能不给开门,可以随时出入。

此前两个多月,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份,中共吉林市“六一零”人员和各区公安局派出所、社区人员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地点在丰满区金桥宾馆。社区等人员拿著名单,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强迫学员签不炼功保证,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中旬,吉林市高新区微型车厂工具小区社区人员到李文军家敲门,谎说让李文军去参加个“会”(实际是洗脑班),李文军没配合,没让社区人员进屋。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首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一手发动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编造谎言诽谤法轮大法,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利用各种卑鄙手段逼迫放弃信仰。吉林市高新区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紧跟执行江泽民迫害政策对所管辖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不择手段的残酷迫害,甚至出现法轮功学员于学忠被迫害致死的恶性事件。这里仅举二例说明其罪行:

事例一:李文军屡遭迫害 九死一生

李文军,男,现年五十四岁,原吉林市轻型车工具厂职工,家住吉林市高新区二委。父亲曾患有脑动脉硬化,经常头痛,颈椎骨质增生,低血压,鼻窦炎等多种疾病,母亲患有肾盂肾炎,颈椎第三节唇样骨质增生,胳膊麻木,高血压,鼻窦炎等多种疾病,经常住院治疗,身体上的痛苦,经济上的负担,真是苦不堪言。一九九六年三月,父母亲在亲戚家看到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三个月后,没花一分钱,父母亲的一身病全好了,身体一身轻。

李文军看到父母亲身心受益的神奇变化,于一九九六年末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遵循真、善、忍这一最高法理,修心向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先他后我更高尚的人。一家人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生活的愉悦、幸福。

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二十多年里,李文军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迫失去工作。他曾多次被绑架,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受了戴刑具七天(连体手铐和脚镣),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冷冻,坐板,拳打脚踢,塑料袋套头窒息,铁椅子,戴背铐,上大挂,插鼻管,野蛮灌食,灌浓盐水、洗衣粉、尿,熬鹰、针扎、不让睡觉等种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他身心遭受了极大的摧残,历经人们难以想像的身心折磨与痛苦。

为法轮功与师父说公道话 被非法劳教二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疯狂打压法轮功期间,李文军先后三次进京上访,为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由吉林市驻京办处截回,非法关进吉林市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吉林市高新区派出所、街道,串通所在单位将正在上班的李文军绑架,把他非法送入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进行迫害,逼迫他写不炼功保证,李文军不配合。三个月后,派出所把他转办洗脑班。因为李文军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坚持修炼,派出所又将李文军交给所在单位看管,不让他回家。

单位领导怕受牵连迫害,怕影响工厂,逼迫李文军买断工龄与工厂脱离关系。李文军被迫失去了工作。接着吉林市丰满区高新派出所警察李万龙以谈话为名,把他骗到派出所。因他不放弃修炼,又把他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他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公共汽车上被绑架,遭刑讯逼供,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下午,李文军和两名女法轮功学员在吉林市客运站去哈尔滨市的公共汽车上被不明身份的五六个人(吉林市国保支队警察)绑架到吉林市昌邑区维昌派出所。

在当晚五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区维昌派出所警察白刚、副所长徐新革以及警校实习生等多人对李文军进行非法审讯。因李文军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所以拒不配合他们的要求。他们对李文军开始采取疯狂的刑讯逼供,毒打李文军的脸,致使他的脸部全部成青紫、紫红色。他们仍不罢手,将李文军打倒在地,有的用脚猛踩、踏头部,有的用脚浑身乱踢。他们又用多层塑料口袋套在李文军的头上,封得严严的,不让他喘气,反复折磨他致使他几乎窒息,同时他们抓着李文军的头狠命地往墙上撞。七点钟后警察们将李文军关到昌邑公安分局大铁笼子里,十七日把他送进吉林市第三看守所。

李文军被毒打之后身体极度虚弱,经常出现头晕、浑身无力,肺、肾脏等部位经常异常疼痛。面对无理伤害,他依法提出法律诉讼并采取最和平的绝食方式抗议迫害。然而,维昌派出所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用捏造的假材料匆匆将李文军非法劳教三年并送往吉林省九台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由于长期营养不良,李文军身体极度衰弱,造成电解质紊乱,酸中毒,才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保外就医回家。

全家遭绑架 李文军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奥火传递吉林市期间,中共邪党疯狂迫害,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七月十二日晚,吉林“六一零”、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区公安分局、高新区派出所所长栾斌带领十多个警察,出动至少四辆警车、一辆面包车非法闯入李文君家中,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笔记本电脑两台。在所长栾斌的指使下,警察段宪文强行撬开柜的抽屉,抢走现金近五千元,活期存折三千多元,抢走了在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的这九年里,全家因修炼真、善、忍被迫害的原始凭据(拘留票子,劳教票子,解教票子,上告信,控告书),警察又打电话拿来录像机录像。

警察非法抄家近四个小时,然后强行将李文军及他父亲李占新(七十二岁)、母亲冯凤云(七十一岁)绑架到高新区派出所,当时已是后半夜三点钟。四点钟,警察将他父母带到二楼进行非法审讯,他父亲不配合。在他父亲去厕所时看见李文军被关在一楼的大铁笼子里,上下没穿衣服,腰间围着一个红色毛巾被(从家走时是穿着衣服的)。李文军看见父亲,用手摸脸、摸胳膊、腿,示意告诉父亲被毒打过。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警察将李文军的父亲、母亲送进吉林市610在石化炼油厂对面秀山宾馆办的洗脑班,四天后他父母从洗脑班回家。警察将李文军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把他劫持到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李文军的父母亲面对儿子惨遭迫害、被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消息寝食难安,心急如焚。他们四处奔走相告,希望能为儿子讨回公道。已过七旬的父母亲仅在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一年间,几乎踏遍了吉林地区所有的相关单位和部门,不辞辛劳,乘车几百里之遥先后奔波了近二十次去劳教所均未能见到日夜挂念的儿子。劳教所管理科长郑海令扬言:你们愿上哪告就上哪告!

李文军曾两次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他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劳教所的邪党石书记等人编造各种理由,一直不允许家属接见。李文军再一次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后,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一天遭两次野蛮灌食。警察每次都用四、五个普教到厕所里将李文军绑在特制的铁椅子上进行灌食,流食中常被加入高浓度盐、洗衣粉、尿。恶人中有劳教人员孙树友。

李文军还遭受双臂长时间被用手铐水平抻挂,并用缝衣针扎刺身体两侧肋部的酷刑。在李文军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他还被非法强迫坐板迫害。在李文军家属来九台劳教所探望李文军时,警察阻碍他们见面,对家属声称是李文军不想见。其实是警察害怕恶行曝光,掩盖迫害真相。

李文军在极其难以忍受的痛苦中,坚持反迫害长达九个多月,他所承受的痛苦与辛酸无法想像,难以诉说。李文军历经绝食抗议三百多天后,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最终无条件释放了他。李文军二零零九年六月回到家中,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六十斤下降到八十斤,家里亲人几乎都认不出他了。

母子同时被绑架 来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也遭绑架后被迫害致死

中共吉林省委、政法委以保中共十八大顺利召开为名,又开始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六点至十点,吉林市公安局统一行动,再度入家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抢夺钱财。仅吉林市区就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高新区派出所警察绑架李文军与母亲冯凤云和来家中串门的法轮功学员于学忠,从家中抢走了电脑、全部大法书籍、现金近二千元、电瓶车充电器、光盘等。同时警察又绑架了高新区法轮功学员于越兰女士。

李文军在高新区派出所被绑到铁椅子上,坐了一天,第二天下午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母亲冯凤云和于越兰被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晓光村洗脑班迫害。于学忠在高新区派出所第二天被迫害致死。

李文军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被放回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高新区派出所警察给李文军打电话,让他到派出所去一趟,到派出所后,派出所警察让李文军到洗脑班学习几天,李文军不去,副所长赵威说:来这你说了就不算了。他们强行把李文军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晓光村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他十三天。

由于李文军长期被非法关押、劳教、酷刑折磨等,他母亲也多次被绑架洗脑迫害,他父亲李占新在担心、牵挂、焦虑的巨大压力下承受不住,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含冤离世。

事例二:于学忠被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迫害致死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于学忠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晚到李文军家串门,被非法入室绑架抢劫的高新区派出所警察一同绑架,第二天(五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四岁左右。

于学忠,男,身高一米八以上,脸庞微黑,身体健康,家住吉林市船营落马湖附近华天佳苑七号楼一单元三楼三零一室。于学忠一九九九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来身体患有多种疾病,正处壮年却满口牙齿松动,修大法后牙齿牢固了,全身病全好了,浑身轻松。

于学忠为人朴实,厚道,人品极好,工作一丝不苟。他原来是吉林市某保险公司职工,因坚持修炼大法,被迫害失去了工作。因为身体好,在吉林市大润发超市发快报,一干就是四、五年。因妻子离异,他独自带着孩子生活。于学忠发快报,工作辛苦,每天要发多少层楼,于学忠无论何时何地都严格要求自己,每次发快报就是发到半夜十一二点也不偷懒耍滑,不糊弄。偶尔有一张快报掉下都要重新放好,同行的人说,就算了吧。他说:有神看着呢!有一次他半夜发快报,天黑路滑把手指甲都弄折了。

于学忠五月二十九日去李文军家串门,被前来绑架李文军的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高新派出所,因警察不认识他,于学忠不配合不报姓名,遭警察殴打,第二天,于学忠被警察迫害致死。

于学忠被迫害死之后,高新派出所警察拿着于学忠的照片询问李文军家属关于于学忠的姓名和情况。在得知于学忠的姓名和他在吉林市大润发超市发快报之后,高新派出所警察去把大润发超市发快报的经理叫去派出所,扣了好几天,询问于学忠的情况,并要求他提供于学忠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并想让于学忠的经理证明于学忠是精神病,企图推卸杀人害命的责任。于学忠为人非常好,工作也非常认真,经理对于学忠的做人态度非常认可与佩服,所以没听从派出所的恫吓,对派出所的人说于学忠工作非常好,人也好,没有违背良心配合派出所说他有精神病。

高新派出所一看此计没得逞,就对外造谣说于学忠帮着个老太太租房子做大法真相资料,据知情人讲:于学忠根本不知道此事,根本没有这回事。高新派出所又妄图诱骗于学忠家人私了。

在于学忠被迫害致死后,吉林市公安局高新公安分局、高新派出所所长亲自拿于学忠照片去询问有关人员,吉林市六一零书记白岩亲口声称于学忠已经因心梗死亡。事实上,吉林市六一零白岩及张姓处长是此次五月二十九日群体恶性绑架事件的主谋。

于学忠是同事和邻居公认的难得的好人,可是就这样一个善良的好人却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法轮大法,却被吉林市高新区警察迫害致死,天理难容啊!

遭受过吉林市高新派出所迫害的还有王艳杰、于丹江、曾繁影、徐秀华、杨文俊、于越兰等法轮功学员。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吉林市高新区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