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剖析中共的印太战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用一系列军事威胁行动挑起了中美冷战。从中共海军10年来的扩军备战活动,可以大致判断出中共野心极大的印太战略。这个战略的基本目标是,既对美国实行战略核潜艇的核威胁,也设法控制南太平洋国家。从1994年开始,中共宣称的南海“主权”因国际海洋法公约的生效已不复存在。此后中共为了核威胁美国,建立其战略核潜艇的“深海堡垒”,开始强占南海的国际海域,造岛建军事基地。今后中美两军的海上攻防将集中在第一岛链一带。

一、美国的印太战略

今年1月12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公布了《美国印太战略框架(United States Strategic Framework for the Indo-Pacific)》。这个战略是2018年2月制定的,阐述了2018年至2020年美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战略方针,其战略目标是:阻止中国使用武力对付美国以及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并研发击败中国在各种冲突中的行动之能力和方法。美国的Axios新闻网报道称,这份文件的公布“揭示了拜登政府将要继承的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挑战”。显然,制定这个战略的特朗普行政当局意识到,中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与印太地区的稳定已经构成了相当大的威胁,今后美国需要在这一地区加强军事部署。

此战略涵盖的范围主要是Indo-Pacific地区的中部印太地区,包括南海、印尼群岛海域、菲律宾和澳大利亚北部海岸,以及新几内亚、密克罗尼西亚、新喀里多尼亚、所罗门、瓦努阿图、斐济和汤加等群岛的周边海域。中部印太地区曾经是太平洋战争的重点作战区域之一,那时美军和澳大利亚的海陆空军曾一起抗击日军的凶猛进攻。如今,中部印太地区再度成为国际关注的一个重要区域。美国的印太战略规定,将在冲突中否认中国在“第一岛链”范围的制空、制海权;保卫第一岛链的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在第一岛链外的所有领域取得支配地位。

美国的印太战略是3年前拟定的,那时中共对中部印太地区的军事威胁还未彰显,所以美国的战略比较强调第一岛链相关国家的安全问题,并未具体勾画出在中部印太地区展开战略防御的设想或布局。这个战略颇有先见之明,事实上预见到了中国下一步可能的军事动作。今天我们对中共在南海展现出来的强权野心,已经比3年前有了更多的了解。我在本网站2月23日的文章《美军对中美军事对抗局势的最新评估》,已经介绍过美军目前对中共军事威胁的认知和判断。

 二、中共有一个什么样的印太战略?

美国的印太战略是为了防范中共的威胁,那么,中共有没有它的印太战略呢?中共内部应该是有的,是否用这个名称并不重要,但可以肯定,它10年前就制定了这样一个战略计划,而且10年来一直在步步推进它的印太战略。当然,中共的印太战略是绝密文件,我们不能指望其官媒加以披露,因为这个战略是赤裸裸的侵略型战略,一旦泄露就可能在国际上遭到广泛的强烈谴责。

从中共海军10年来的扩军备战活动,可以大致判断出它的印太战略。这个战略的基本目标是,既对美国实行战略核潜艇的核威胁,同时也设法控制南太平洋国家。这个战略的野心非常大,它近期大概有三个目标:第一,基本控制南海国际海域,把南海事实上变成中国的内海,平时可能允许外国的水面船只通过,但打仗时会禁航。为达到这个目的,中共将进一步到印尼、菲律宾沿海造岛建海军基地,保护其核潜艇舰队的活动空间,同时把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逼成近岸水面防卫;第二,打通巴士海峡和澳大利亚北部沿海地区的水下航道,为此要控制巴布亚新几内亚,孤立澳大利亚和台湾;第三,扩大战略核潜艇舰队,加强在中太平洋和东太平洋的活动,实现对美国的多方位抵近核威胁。

中国强占南海礁石,造岛建军事基地,并非单纯要控制南海的空域,它更想控制南海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以保护其水下的核潜艇藏身之地。中共的外宣媒体《多维新闻》去年3月4日刊登过一篇文章,标题是《解码中国战略核潜艇南海“堡垒海区”,中美水下较量无声》,把中国强占南海公海海域的战略目的说出来了。此文表示,“关键在于,南海属于中国打造中的‘堡垒海区’……。20世纪70年代中期后,苏联提出了‘堡垒海区’战略,即在一定的海域重兵设防,打造成海上堡垒,将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发射阵地设置在堡垒海区,以增强‘二次核打击’能力……。中国选择了两条腿走路,既要突破岛链封锁进入西太平洋,也要建立‘堡垒海区’……。中国军方将南海打造成中国的‘堡垒海区’——弹道导弹核潜艇发射阵地。南海面积高达350万平方公里,平均水深1,212米,尤其是南海中部的南海海盆水深在3,400米至3,600米,非常适合弹道导弹核潜艇这样的大型潜艇活动。中国对西沙群岛、中沙群岛的控制以及南沙群岛的填海造地陆,使中国对南海海盆的控制大大加强……。”

三、南海的中国“主权”1994年即已消失 

中共的南海“主权”说源自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内政部方域司1946年聘用西北大学地理系教授郑资约为内政部专门委员,随同海军舰艇前往南海考察,以划定南海岛屿的国界。郑资约在1946年底,用“U”形的11段虚线在地图上的南海水域圈出了中国的主权海域,一直延伸到靠近马来西亚、菲律宾的近海范围。这种在小比例尺地图上所画的线条,只是一种粗略的主权宣示;它无法包含坐标,所以不能据此勘定国界。不过,当时没有国际海洋法,周边各国除菲律宾之外尚未独立,它们的宗主国不关心海上边界问题。因此,中华民国用“U”形虚线在地图上圈出自己的南海主权海域后,并未发生国际争议。

这11段线被中共建国后接收。但1982年联合国通过了海洋法公约,此公约对“群岛”的定义、专属经济区、大陆架、海床资源归属、争端仲裁等都做了具体规定。其中对领海的界定是,领土外12海里为一国之领海;对岛屿的领土界定是,涨潮时会被淹没、不适合长期居住的礁石不属于任何国家的领土。虽然中共清楚这个公约事实上否定了中国的所谓南海“主权”,但当时中共并没有对外扩张的印太战略,又处于外交上的“韬光养晦”时期,所以对国际海洋法公约不但认可,而且成为此国际公约的批准国。国际海洋法公约1994年11月16日正式生效。1995年在东盟外长会议上,中共外长钱其琛宣布愿意遵守海洋法公约,并按照国际海洋法公约的精神与相关国家和平解决争端。但随着中共军力的增强,它开始筹划控制南海,以作军事用途。从这时开始,中共对国际海洋法公约就变脸了,它不但推翻了自己以前的立场,而且公然彻底践踏这个国际公约。

2015年,菲律宾因中国在南海的7个暗礁大规模建造人工岛,于是就南海“U”形虚线内的海域是否属于中国领海一事,向海牙国际仲裁法庭提出国际司法仲裁。2016年7月12日,国际常设仲裁庭就南中国海案做出裁决。借用钱其琛当年的说法,“按照国际海洋法公约的精神”,这个裁决否决了中国的领海主张。

国际法庭认为,就算中国在某种程度上曾对南海水域的资源有历史性权利,但国际海洋法公约1994年生效之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就否定了中国的南海主权。仲裁庭认为,中国对“U”形虚线(中共称为“九段线”)内海区主权的主张没有国际法依据。至于岛礁的主权问题,根据国际海洋法公约,凡是不能维持人类居住的岩礁,不属于任何国家。国际法庭的裁决就此解释如下:所谓适合人类居住,其界定是,一个岛礁在自然状态下维持一个稳定的人类社群、不依赖于外来资源的客观承载力;南海现在很多岛礁上驻扎的政府人员依赖于外来的支持,并非自然状态下靠岛上资源长期生存。因此,中国在南海的南沙海域没有任何岛礁主权,其人造岛就更没有主权了。

裁决宣布后,中国拒绝接受。但国际海洋法公约规定,无论争端方是否参与,法庭的裁决都具有确定性和约束性。然而,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并没有司法执行能力。中共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我就算公然把国际法踩在脚下,你也拿我莫可奈何。

四、中共印太战略的实施过程 

之所以判断中共印太战略大约是10年前制定的,是因为它制定后的具体实施计划的开启时间在2013年。

据中国媒体介绍:从2013年开始,中国就在南海的暗礁上造岛,到现在已经造了7个岛,仅2015年一年就人工填出2千亩地,实现了“小岛堡垒化、大岛阵地化”;它首先在赤瓜礁、永暑礁及南熏礁造岛,这些岛的地理位置和距离形成了相互支撑的战略防卫体系,发挥了武力威吓作用;然后,永暑岛飞机跑道完成,可以起降各种飞机,标志着中国实际上具备了控制南海空域的能力;最近开始的一个新的建岛工程在牛轭礁,其位置可以控制从南海一路向南、直到印度尼西亚的水下航道要冲。同时,中共最近通过了《海警法》,宣布在南海国际水域中共的大型海警船有权攻击外国船只,其目的是不许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海军舰艇靠近中共在他们国家大门口的海上,造岛所建立的海军基地。

事实上,在造岛工程的同时,中共海军还启动了一个巨大的挖洞工程,在海南岛三亚的榆林军港内之东侧紧挨海湾的山边,开挖了一个水下几十米、水上十几米、深度可能达几公里的洞中潜艇基地。现在中共的核潜艇可以从水下悄悄潜出榆林湾,然后躲藏在南海的深水海区里,让美国不易发现。它为了不让其他国家的潜艇、特别是美国的潜艇靠近南海中共潜艇的水下藏身地,就要控制南海的广大海域,建立核潜艇舰队的“堡垒海区”。

自从2018年海军的核潜艇山洞基地和“堡垒海区”形成后,2019年中共开始实施其战略核潜艇的出击计划,即《多维新闻》去年3月4日报道提到的,“突破岛链封锁,进入西太平洋”。其目的是主动出击,寻找战机。这样的战略意味着,中共的战略核潜艇舰队不只是被动地充当“二次核打击”的威慑力量,它还准备充当“首次核打击”的攻击型力量。当然,其攻击目标不是台湾,而是美国。

五、中共海军在“堡垒海区”东北通道和南通道的最新活动
中共战略核潜艇出击的水下航道,一是台湾西南海域和巴士海峡,另一个是经过印度尼西亚的爪哇海,东向到澳大利亚北部海域,再进入南太平洋,转道北上接近北美大陆。

中共首先想打通的是核潜艇通过巴士海峡的水下航道,这里离美国最近,于去年9月开始执行。这必然引起美国的警惕,美军从去年9月开始,不断派潜艇和航母舰队到这一带防堵,同时也进入南海演习,以防止中共不断强化其“深海堡垒”的建设。北京的外宣官媒去年10月29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海底猎杀:中国大陆海空战力合围美日潜艇》。此文提到,从去年9月中至10月底,台湾西南海空域成为火爆热点,美中双方海军出动了潜艇、反潜飞机和反潜舰艇,在这一海域进行了将近1个月的反潜攻防。笔者注意到,同样的攻防从今年1月再度开始,直到本文截稿前,中共的反潜飞机几乎每天都在台湾西南海域进行水下侦察,最近的两次是3月3日。

与此同时,中共从去年开始,用海洋考察船释放水下无人航行器,对爪哇海的水文资料反复探测,以便为潜艇出击摸清水下航道。去年以来,印度尼西亚先后捞获3只标有中文的无人潜航器,其捞获的地点越来越靠近澳大利亚。与此同时,中共开始收买巴布亚新几内亚,先是花十几亿美金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最靠近澳大利亚的荒凉而人口很少的达鲁小岛,借口修建“渔港”欲筹建海军基地;最近更进一步地用只有一间店面的民营“五缘湾有限公司”作托儿,准备化260亿美元长期租借达鲁岛,目标是建一座城市。看来,这座计划中的海军城将是中共印太战略里的重要一环,即进占南太平洋的“桥头堡”。澳大利亚记者看到了该“公司”就此致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的信函,这个计划因而曝光。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国防战略高级分析师戴维斯(Malcolm Davis)判断,“中国会将潜艇派遣到比南海或东海更远的海域——超越‘第一岛链’,或者以一种能使解放军海军收集情报、支持秘密行动或作战的方式,对澳大利亚进行攻击。”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安全专家希思(Timothy Heath)也表达了类似看法。他认为,中国要提高潜艇在这些水域作战的能力,这是扩大中国潜艇作战范围的一部分。

中美冷战是中共用一系列军事威胁行动挑起的,它认定,现在中美之间是“东强西弱”,所以顽强地贯彻着它的侵略型印太战略。美国目前的国防战略是防守型的,主要在第一岛链防堵中共的战略核潜艇,其海军正扩军备战,应对中共的军事威胁。双方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动态值得不断关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