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气候恶化论者又触礁了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对那些将全球变暖称为“生存威胁”的政客来说,2月份美国创纪录的严寒是一件不好解释的事情。

我们被告知,全球变暖已经到来。然而,如果你住在北达科他州俾斯麦(Bismarck),那里的气温降到了几十年来的最低点,或者芝加哥、俄克拉荷马城、达拉斯或休斯顿,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圣安东尼奥也是很多年来第一次下雪。

相信环境危机将造成世界末日的人士说,严寒并不能证明地球气候正在发生什么。你知道吗?他们百分之百正确。

但去年夏天,当加州数十万英亩土地被烧毁时,这一事件就成了全球变暖的初步证据,如果你挑战这一说法,你将被嘲笑为“否认者”。

大约10年前,当巴拉克‧奥巴马当总统时,他手下的科学家发布了一份关于气候变化的愚蠢报告。

报告声称五大湖的冰覆盖量已经降到了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而这是地球变暖的证据。但是在报告发表后的一年,中西部经历了一个寒冷的冬天,冰盖异常厚。今年,我们再次体验到极地涡流在五大湖上的高冰层。

哎呦。这能证明什么啊?但是,首先用冰盖作为证据的是环保主义者自己,他们现在又有什么话说?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气候变化运动痴迷地谈论科学和“科学共识”。但是总体来说,这一运动的信徒们经常犯一个最常见的科学推理错误:求证过程中的偏见。他们只接受能够支持自己假说的证据,而否认那些与他们的理论有冲突的证据。冰盖融化意味着全球变暖,而冰盖变厚则是一种自然的、预料之中的冬季现象。

以下是《纽约时报》的一个经典例子,它嘲笑任何用寒冷天气否定世界末日理论的人:“那些否认气候科学的人喜欢宣称,每当天气变冷时,气候变化就是不存在的。”

大错特错。左派宣称,每当天气变暖或发生像去年夏天那样的森林火灾时,就是因为气候变化。

我再举一个绿色运动荒谬言论的例子,也是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在美国,由于天气炎热、干燥,我们的野火季节更长,我们的飓风在几个方面更具破坏性,包括洪水和风暴潮。……我们一直有洪水、火灾和风暴,但气候变化使许多天气事件的破坏性变得更大。”

现在的恶劣天气事件是否比过去更“糟糕”?

总的来说,没有。历史证据表明,1)现在的恶劣天气事件并不比50年前或100年前更多(我们有可靠数据的时期);2)世界上死于季风、森林火灾、高温、寒冷的冬天、飓风和龙卷风等极端天气事件的人口比例至少一个世纪以来一直在下降,今天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低。

原因有很多。首先,我们有更好的天气事件预警系统。其次,我们用更好的建筑规范和更具耐候性的材料为极端天气做了更充分的准备。第三,技术和知识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应对“下一次的火灾”。我们从大自然的变化中学习,适应。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即使风暴的破坏力可能越来越大,而我们也不断听到海平面上升的警告,但是人们还是愿意支付比以往更高的价格在佛罗里达州、南卡罗来纳州、弗吉尼亚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购买海滨物业。

借用《纽约时报》的话,听起来可能是“违反直觉的”,但这些都是坚如磐石的事实。

原文Climate Change Alarmism Takes Another Big Hi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一位经济记者、作家和专栏作家。他合著的许多书中的最新一本是《川普经济学:振兴经济的美国第一的计划》(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尔还是经济自由与机会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