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盘点拒当“举手机器”的中共代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7日讯】2021年中共两会召开,因人称“举手机器”的申纪兰已经过世了,两会缺少了一个“举手机器”以及被人们吐槽的对象。在中共高压下,拒绝扮演“举手机器”的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已实属罕见,但近日有外媒盘点这些罕见的“少数派”。

美国之音3月7日报导,2017年中共19大修改党章举手表决时,无人表示反对和弃权的现场录音显示:“没有”,“没有”,“没有”。习近平宣布:“通过!”

时隔4个多月,中共两会召开,2900多名中国人大代表,在国家主席的等额选举中,让唯一候选人习近平以全票当选连任。而在废除国家正副主席任期限制的修宪表决时,近3000名代表中,只有2人投了反对票,3人弃权,另有一张无效票。

中共宪法规定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实际上,这个人大会议一直由中共掌控,有评论形容人大的作用比“橡皮图章”更加倒退。

报导说,在因言获罪、文字狱几乎成为常态和“不得妄议”中央的政治氛围下,敢于突破“橡皮图章”和“政治花瓶”角色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实属罕见,一旦出现必受媒体关注。

报导中盘点了几位与“阳光法案”提案有关的人大代表。

山东烟台大学教授王全杰早在2005年中共人大会议上,提出把官员财产申报改为财产公示制度,并得到了50多名代表的支持,形成了议案提交给大会。但他只做了一届人大代表。

另一位中共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律师协会会长韩德云,自2006年起几乎每年都在两会期间,向人大提出公务员财产申报与公开制度的立法建议。

直到2014年3月,这位曾留美的法律界人大代表发文称,“今年我确定不提官员财产公开方面的建议。 建立官员财产公开制度之难,超过当初建言时想像的十倍百倍。”

韩德云目前仍是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他多年来一直担任重庆律师协会会长,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主任。他有关“阳光法案”的提议也曾引起其政协委员的共鸣。中共全国政协委员蒋洪同年3月表示,“官员财产申报公开制度,今年我会继续提”。

然而,有关“阳光法案”的提议不仅至今仍没有下文,而且曾任两届北京市海淀区中共人大代表的法学博士许志永等人,因推动“阳光法案”遭数年牢狱之灾。

另外被称为“民间选举专家”的姚立法,自1987年起,连续四次自荐参选潜江市人大代表,直到1998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高票当选。他在任期内追查湖北教师工资一亿元白条事件,关注村官被非法撤换事件,弹劾民政局局长事件,引起不少关注。

姚立法也曾对当地一府两院(政府、法院、监察院)的工作进行监督,对不良官员的违法乱纪行为提出批评纠正,但姚立法在2003年11月的换届选举中落选。之后更因关注人权、选举制度等敏感话题,多次被当局以暴力手段强迫失踪。

姚立法曾在2011年因编写选举手册,试图培训各地公民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被警方抓捕。事后他对德媒说:中国是人口大国,若没有正式选举权,权力政府的产生就不具合法性,13亿多人口的大国,由非法政府来掌握权力,不可能和平发展的。

除了上述两位外,河南省焦作市工人姚秀荣,于1993年意外被地方指派为全国人大代表。在当了3届“举手机器”后,她开始发声,曾经在一次分组会议上因为讲农民负担问题、司法不公问题等引起媒体关注。

2003年她“落选”全国人大代表。当时姚立法对美国之音透露,当局对姚秀荣的管控是很重的。她提出的批评让一府两院的官员非常恼火。

与上述拒绝做“举手机器”的两会代表委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山西省推出的中共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曾经担任过第一届至第十三届代表、66次赴北京参加两会。

申纪兰是山西平顺县人,年轻时是劳动模范。从1954年申纪兰就被“选”为人大代表赴北京参加会议。历时66年,其间经历了反右运动、大跃进运动、四清运动、文革、打倒四人帮、改革开放、六四屠杀、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时代,在此期间诸多政治人物的命运大起大落,只有申纪兰稳坐钓鱼台,一直是人大代表。

申纪兰自称“从未投过反对票”, “听党话,跟党走”,“党让干啥就干啥”。中共建政以来制造的无数浩劫,她都毫无一例外的举手赞成,因此申纪兰被称为“举手机器”,是“人大活化石”。

中共当局则把申纪兰树为样板,把她树为代表中的代表。2018年12月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申纪兰获得改革先锋称号。2019年9月17日,她被中共授予共和国勋章。

2020年5月底中共两会,6月28日,申纪兰去世,终年91岁。

《看中国》专栏作家郑中原曾刊发《申纪兰倒共产党亡》一文说,作为逾90岁的老人,申纪兰死亡也正常。但是一种亡党的恐怖之感,似乎正在中共党内漫延开来。

申纪兰过世,当时被网民视为某种先兆。有网民称:申纪兰的完结也预示着中国共产党的完结。由于有人将申的寿命与共党类比,消息称,中共密令禁止将申纪兰死亡与共产党亡相联系。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