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文化革命的起源和对美国的影响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cott S. Powell攥写/德诚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作为美国人,我们已经享受了长时间的美好日子,以至于我们经常把一些重要的事情视为理所当然,直到它们即将被拿走。 大约在五,六年前,谁曾想到美国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例如:Facebook,Google-You Tube或Twitter)会通过审查、取消、去平台化等方式来强迫大量用户噤声,从而侵犯其所在国的第一修正案权利呢?

在阻碍美国进步的所有阻碍之中,审查制度和取消文化可能是最主要的。 许多年轻一代接受取消文化作为社交媒体促进的去个性化关系的一部分。 似乎许多人已经习惯了网络的横蛮行为,任意取消他人的发言,不同看法和发表个人观点的资格——这些都只要点击几下就能办到。

老一辈人意识到,言论自由,自由结社和无罪推定一直是美国的一项核心原则,这不仅是因为《宪法》的第一、第五、第六和第十四修正案,也因为文明的重要性,以及人们广泛认识到宽容是多元社会中的必要美德,而且没有人有权垄断最好的思想。 从美国宪政共和制成立之初,在各个领域和事业中取得进展,都取决于思想、政策和产品的竞争,这是不言而喻的。

谁是受益者

那么,为什么取消文化这种行为,明显地造成了限制,有害和反社会,并加剧不容忍和仇恨,却在美国继续上升呢?

回答这问题就要问谁是受益者。 显然,美国的外部敌人将从中受益,特别是那些想要重塑世界的人,比如中国共产党和与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有关的精英们,该论坛以其在达沃斯举行的年度会议和推动“大重塑”( Great Reset)而闻名。

这些外部敌对势力在美国国内的政党、政府官僚机构、学术界和企业界等精英阶层中都有盟友,也和一些组织有联系,比如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和安提法(Antifa)等。 精英们使用后一种群体的方式与希特勒使用棕衬衫相似。 BLM和Antifa本质上是精英们的步兵,用来煽动内部恐惧和分裂,破坏社会与其过去的联系,甚至引发内战,所有这些都促进了实现让美国服从全球精英新世界秩序的终极目标。

大部分取消文化的人可能没有意识到,在拆毁和亵渎历史古迹和改写历史的过程中,他们正在不知不觉地服务于上层的精英们。但是,通过摧毁当代和下一代对美国过去的历史和美德的象征和知识的尊重,从它的建国人物和理想,基于这些理想起草的独特宪法,以及它的救赎过程,最终由民权运动实现的种族平等——美国会像成熟的果实一样落入敌人手中。取消和破坏美国遗产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必要条件。

取消文化是倒退的,而不是渐进的——我们可以通过了解过去以及采用这种做法的其它社会和国家所经历的事情来预测它将带给我们什么。 当然,这就是为什么取消文化的主要目的,是使当前社会与过去的脱节。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其小说《 1984》中提出了对反乌托邦未来的描述,该小说于1949年出版,标志着毛泽东在中国实行共产主义统治的开端,在时间、文化和地理上都具有先见之明。 奥威尔没有使用“取消文化”这个词,但他在其格言中描述了“取消文化”起什么作用:“控制过去的人也控制未来(而控制现在的人也控制过去)”。

法国大革命 俄罗斯和中国

取消文化的起源可追溯到法国大革命(1789年至1794年)期间的不宽容,当时罗伯斯庇尔的“恐怖统治”导致约3万人死亡,在此期间,人们齐心协力消灭和摧毁基督教及其传统和制度。

法国大革命这一时期的高潮标志着政权派出一名妓女担任巴黎圣母院院长。 罗伯斯庇尔和他的继任者们不承认有上帝,也冒犯了对上帝的尊严,认为他们可以在没有道德约束的情况下进行统治。

马克思主义把取消文化的问题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虽然这一思想是由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19世纪上半叶提出的,但直到1917年弗拉基米尔-列宁在俄国进行布尔什维克革命时才得以实施。

列宁的第一个项目之一就是取消过去,拆掉沙皇的雕像和俄国历史的象征,形式包括雕像、徽章、国徽、双头鹰,所有这些都以革命的名义被摧毁,创造新人——“苏维埃人”。

在革命时期,俄罗斯帝国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宗教信徒。 列宁命令他的共产党先锋副手摧毁宗教机构,并用无神论代替宗教信仰。 革命后的第一年,国家没收了所有教堂财产,在1922年至1926年期间,有28名俄罗斯东正教主教和1200多名牧师被杀。 还有更多人受到迫害。

弗拉基米尔‧列宁(Vladimir Lenin)和莱昂‧托洛茨基(Leon Trotsky)早年在思想上和个人上都很亲密。

作为红军首领,托洛茨基为列宁以及在1924年继承他的斯大林,完成了共产主义革命。但是到1927年,斯大林从共产党和苏维埃政治中开除了托洛茨基,并在1929年将他驱逐出苏联。 随后,斯大林成立了一个小组,负责删除所有历史记录中有关托洛茨基的照片和引用。几年后到斯大林下令暗杀他时,几乎没有官方记录或照片证明托洛茨基曾经存在过。

虽然苏联共产党人齐心协力掩盖了所犯下的大批罪行,但到1960年代人们还是知道了,布尔什维克和苏联共产主义的极权统治造成了超过二千万人的死亡,并可能是超过三千万人的死亡。

像列宁和斯大林在俄罗斯的共产主义统治一样,毛泽东在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是建立在历史决定论的基础上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宗旨,它要求取消过去的历史,并要求其公民服从于共产主义国家的一党领导。

在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毛指示他的红卫兵动员民众要灭“四旧”:古老的习俗、古老的文化、古老的习惯和古老的观念。 得到的结果是毁灭性的,中国人互相斗争,被洗脑的年轻人甚至出卖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和父母。

最终,毛泽东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造成了约四千万至六千万人的死亡,其中包括毛泽东直接造成的死亡以及因他拒绝收回灾难性政策而导致的死亡。

朝鲜和柬埔寨

在朝鲜和柬埔寨等较小的共产主义国家中,取消文化的实施,更加完整和更具破坏性。

朝鲜于1948年成立后,成为一个封闭的社会,过去的文化被取消,也与周围的现实世界隔绝了。迅速沦为一个秘密的共产主义极权国家,如果不是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对它提供了援助,它可能已多次失败了。 在金正日家族独裁统治下,北朝鲜残暴的共产主义集体化和镇压政策导致约350万公民丧生,其中许多人是因大规模饥荒而丧生的。

柬埔寨更糟。 在1975年至1979年之间,共产主义专制者波尔布特(Pol Pot)将其国家的城市和农村地区几乎全部摧毁,将整个国家变成了监狱,取消并消除了公立学校、大学、私有财产、教堂、宗教信仰,并杀害了所有受过良好教育和富裕的柬埔寨人。

最终,波尔布特(Pot Pot)的种族灭绝政策杀死了将近三百万人,占该国七百万人口的五分之二。

这些只是在大小国家实施共产主义的一些例子。 我们认为20世纪是进步的世纪。 但是,实行共产主义统治及其极权主义的做法,也让这个世纪成为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时期。

我们面对来自中国的共产主义威胁时,保持沉默和迟钝。 它们不仅是我们在外部的最大军事威胁,而且在内部—通过它们在美国实施的数十亿美元的工业,学术和政治间谍活动和颠覆计划,中国共产党也是我们最大的生存威胁。

保护我们的自由和让美国有扩大机会的出发点,是拒绝接受或协助与镇压和暴政有关的力量。 即使我们的政治派别和分歧使得就新的方向和政策很难达成共识,第一个规则是“不可造成伤害”。

简而言之,迈向更美好未来的适当起点,是停止取消文化和审查制度,因为它们一直是人类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政治制度里的组成部分。

原文Cancel Culture: Its Origins and Implications for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斯科特·鲍威尔(Scott Powell)是西雅图发现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可以通过scottp@discovery.org与他联系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