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杰森:德州大停电的深层原因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8日讯】今年2月,德州经历一场暴风雪及历史性低温,造成大面积停电。这场大停电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这是不良政策造成的最终大爆发,他们扭曲市场已经几十年了,不仅在德州,联邦一级也是。他们选择那种不可靠的能源(风力和太阳能)生产方式,远离可靠的能源方式。”艾塞克表示。

联邦和州政府长期提供补贴给风力和太阳能发电,谁从中获利?艾塞克提到,电力提供商倒贴给用户钱,也愿选择风力和太阳能发电,此外“中共从德州购买了数千英亩来修建风电厂和太阳能发电厂”,“我八个月前就专门警告过这个事情。”

为了解这次德州停电的情况,我们邀请了杰森·艾塞克(Jason Isaac)。他负责Life Powered,这是德州公共政策基金会,一项旨在提升美国能源商情的全国行动计划组织。

这是本期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洁凯。

首先请各位订阅我们节目,下面订阅的说明栏,这样您可以收到并观看我们的最新节目。

杨杰凯:很高兴您能参加这次节目。
杰森:很高兴再次回来,谢谢。

不可靠能源生产方式 致问题大爆发

杨杰凯:杰森,我知道这次德州在15日16日有200万住家停电。就我所知,现在可能还有20万电户或者说电表仍没有恢复供电。现在社交媒体及各种各样的传统媒体,各种说法满天飞,你能不能讲一讲实际发生了什么?

杰森:我觉得这是不良政策造成的最终大爆发,他们扭曲市场已经几十年了,不仅在德州,联邦一级也是。他们选择那种不可靠的能源生产方式,远离可靠的能源方式。

这种扭曲市场的政策是从联邦一级开始的,他们选择太阳能和风力发电,这种方法是间歇性的,变数大,也是不可靠的。因为这些能源只有刮风或者照太阳时才有。

他们的竞争力如此之强,已经取代了传统能源,包括天然气、清洁煤和核能发电。在过去五年,我们看到我们热发电有净损失,而我们的人口和经济却在增长,过去四年太阳能和风力发电能成长特别快,但是他们却无法满足我们的电力需求。

比方说情人节夜晚或者周一早晨,只能提供极少部分电能,这些都是不可靠能源。这就是这次事故的原因,而且不是这一次,我们这个基金会很多年前就预测到了这种情况的存在,我八个月前就写文章警告过了。

历史性低温 德州大停电如何发生的?

杨杰凯:好,您是否可以就您掌握的一些详情,讲一讲14日15日发生的事情?

杰森:14日那天晚上,德州温度非常低,电力需求大幅度增加,所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电力供不应求状态。最初就是开始局部轮流停电,因为要维持一定的电压,如果电压太低,那电厂就会出现跳闸。之前加利福尼亚州夏天的时候,他们就出现电厂跳闸,就像保险丝烧掉一样,整个电厂就下线了。

电力供不应求 发电厂跳闸 须立刻轮流停电

不幸的是经营输电网路的德州电力可靠委员会(ERCOT),星期天没有及时发现电力供不应求的情况。因为电压过低,就出现热能发电厂包括燃煤和天然气就跳闸了,使问题变得很严重。

杨杰凯:就我所知,ERCOT负责人Bill Magness说,如果不采取行动,可能会出现全州大停电或者长期大停电,你能说明一下这个情况吗?

杰森:ERCOT终于意识到他们必须立刻开始轮流停电,当时已有一两个发电厂跳闸了,还可能出现更糟糕的情况,他们立刻开始轮流停电,必须保持一定的电压,也就是需要强制地降低电力需求,强制德州一部分住户停电,但是他们做错了一点,使得整个情况变得特别糟。

停掉一些变电站电力供应 巨大错误

他们停电的区域是德州的Permian,而那里是我们的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生产地,他们等于是停掉了一些变电站的电力供应,这是给天然气发电厂供应天然气的,当时这个天然气下降得特别多,比正常水平减少了25%,当时大家都需要暖气需要电,需求特别高。

他们不应该停变电站这些区,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变电站给德州人提供天然气的。

杨杰凯:好的,我们继续来了解当时的详情,就我所知,现在仍然有二十万左右的用户。

这个事情已经发生四、五天了,也逐渐开始恢复供电,但是仍然有二十万左右的用户和住家没有供电。

杰森:有二十万左右的电表或者将近五十万德州人没有电力供应,冬天停电比夏天更危险、致命。我本来以为会在八月份发生这种情况,因为那时很热,电力需求会达到高峰。不幸的是发生在二月,今年德州气温是前所未有的冷,长期处于零度以下。

现在逐渐在恢复供电,但是很多树木被冻住了,也没有进行修剪,他们砸掉了一些电线和电线杆。现在停电主要是这些住家的区域。

输电网已经恢复,需求供应稳定了。之前ERCOT的管理失误造成的发电厂跳闸也已经恢复了,有时候恢复一个发电厂需要好几天,不是简单地把短路处接上立刻就可以供电,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被树砸坏的电线杆和电线的问题。

若不轮流停电 整个德州或出现系统性输电网路故障 几个月才能修复
杨杰凯:好,Jason您可以讲一讲这个跳闸问题,为什整个发电厂会跳闸会下线?

杰森:好的,输电网路要保持稳定,电线需要有电压。如果没有电压,就会出现一些安全隐患问题。设备会变得过热,涡轮机可能会失控,我们整个系统都有这些安全装置,我指的是这些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厂。

需求如果非常高,但是没有足够的供应量,那么电压就会下来,就会触发电厂跳闸,问题变得特别糟。那么我们怎么来控制它呢?

我们要进行轮流分区分片地停电,我们本应该星期天晚上就开始轮流停电,先让十万住家停电30分钟,保持一定的供应量,保持一定的电压,这样可避免发电厂跳闸,也就是强制让供电需求降下来,但是星期天晚上星期一早上都没有轮流停电,所以发电厂就跳闸了。

我们当时失去了一两个发电厂,这样问题就变得特别糟。如果再不进行轮流停电,再不进行暂时限电的话,整个系统、整个德州就会出现大停电,德州90%以上的居民都依靠这个供电,那就可能好几个月才能修好。

德州90%的供电系统独立

杨杰凯:德州的供电网路是比较特别的,它主要是一个独立的供电网,大概90%的供电系统是独立的。现在有人呼吁,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要把德州的供电网并到其它供电网里。但是州长Abbott说这不是个好办法,您怎么看呢?

杰森:是的,我们是一个独立州,我们也希望德州可以保持这个独立状态,我们最不想看到由联邦政府来控制我们的供电网。我们比较喜欢我们现在这个独立的状态,我们自己来管。

我们想要取消这些扭曲市场的政策,他们会选择那些不可靠的能源,来替代可靠能源发电公司。

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和东边电网、西边电网还有墨西哥电网连在一起了,有时候,我们也会和他们进行能源共享和能源贸易。

有时候我们从墨西哥进口电,有时候我们出口电,目前情况还不错,这种设置还是比较好的。

管理方面还有些问题,主要是这些扭曲市场的政策提供很多的补贴,这对我们造成了巨大的障碍和伤害,很多年前就开始这样了。

杨杰凯:那你们没有办法从附近的电网借电?

杰森:借不到足够的电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电力管道没有这么大,没有办法借到足够的电来解决这次危机。

杨杰凯:我经常听到的就是这些燃煤和天然气发电厂被冻住了,才造成了这次危机,你能解释一下吗?

杰森:我们确实需要准备应付冬天这种情况的措施,将来这方面会有改善。

这些发电厂跳闸了,当他们没有办法运行时,那造成了被冻结住。

有人说是天然气冻住了,其实天然气的冻点是零下256度。可能当时德州确实很冷,但也没有这么冷,主要是有一些喷嘴,还有阀门上面有水珠。我们在进行Permian盆地的轮流停电时,影响到天然气的全州供应,所以导致发电厂的下线和跳闸,这是管理出问题。这肯定使一些发电厂下线,还有一些机械设备冻结。

不可靠能源 联邦和州政府却大力提供补助

杨杰凯:热电厂是靠蒸气或者水来推动涡轮机的,对不对?

杰森:完全正确。这种热发电是靠热来提供蒸汽,不管是核还是天然气还是煤,天气很冷,没有产生任何热量,像最近这段期间的天气,有一些局部的机械就会冻结。

杨杰凯:您是说因为这种不可靠能源及可再生能源,现在的政策是有倾向性地提供补贴等等,在政策方面您有没有比较清晰的想法?

杰森:说到可再生能源或者这种不可靠能源,现在联邦和州政府每年数十亿美元提供大力补助给这种可再生能源不可靠能源,他们说给电力用户节省了数十亿的钱,但实际上去年仅德州一州拿到的纳税人的钱,给他们自己就节省了数十亿美元的开销,所以赢家不是纳税人,赢家也不是电力用户,因为他们用的这个电是不可靠的。

一周前我还不知道我们能否成功推动这个政策,这个政策要求这些可再生能源公司,他们要提供后备能源也就是可调度能源,比方说你想建风力发电厂,可以,但是你同时也要修建一个天然气尖峰负载发电厂,它的成本没那么高,规模比较小,修建起来也比较快。

发电方法不可靠 无法忍受 须有后备系统

你必须把这些电能源放到输电网路上,如果不刮风,要确保给老百姓供电,我们无法忍受这种不可预测性,不是在刮风或出太阳时,我们才用电,我们的电力提供方需要符合可靠的标准。市场也要推动这种负担的起的电。

杨杰凯:这应该是一种常识,如果你用的发电方法不可靠的话,应该有后备系统。不能等着刮风、出太阳。

杰森:是的。您说对。如果您家里的冰箱只在下午3点到6点刮风的时候才能制冷,才能保持食物新鲜的话,那必须有一套后备系统,必须另有一套发电机。

那现在的电力提供方也应该做同样的事情,当他们把大量的电流入输电网路上,这样的电必须是可靠的,这种变数大,不可靠的发电方式让我们陷入了很危险的局面。这些政策都属于绿色新政政策。

过去四十几年来一直在实行这样的政策,联邦四十多年来一直在提供补贴,一开始说这是临时的,只是帮他们立稳脚跟。然而四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已经让德州百姓的生命陷入了危险,已经完全扭曲了我们的市场。

电力提供商倒贴钱 也愿选风力和太阳能发电

杨杰凯:您是否从经济角度来解释,为什么电力提供商愿意选择风力和太阳能发电,而不选择传统发电呢?这种补贴产生的影响大吗?他对改变整个系统,改变生长增长曲线影响大吗?

杰森:我很高兴您问这个扭曲市场的政策问题,联邦和州一级一直在提供补贴。可再生能源领域比传统发电领域大,我们基金会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研究,他们提供了巨大的补贴,每发一千瓦的电就会获得很多补贴。

我们的研究结果是不看好风力和太阳能发电,当有那么多补贴的时候,你可以在市场上倾销电,你可以优先把电放到输电网路上。

德州有一段时间了,这些风力发电公司倒过来付钱给客户,来用他们的电,即使这样,他们仍可以赚钱,仍可以生存。我们想像一下,如果你是做食品生意,你要和另外一个做相同食品生意的人竞争,你的竞争对手反过来倒付钱给客户,你如何去竞争?

所以热发电包括天然气,燃煤和核发电出现净损失,他们无法和获得这么多补贴的竞争对手去竞争。

所以有一些原来做化石燃料的公司,现在也开始做可再生能源生意了,这些公司一方面向投资人释放信号,另一方面他们也意识到可以利用纳税人和电力用户来赚钱。

中共在德州购买数千英亩土地 建风力和太阳能发电厂

现在德州有很多外国公司在投资这个领域,比方法国政府拥有EDF可再生能源公司60%的股权,其实我们是在给社会主义提供补贴,另外中共政府在德州购买了数千英亩的土地,造建风力和太阳能发电厂。

杨杰凯:不可思议,美国政府很清楚这些共产独裁政权在犯群体灭绝罪行,但同时在给他们提供补贴。

杰森:这让人很难过。现在美国人需要更辛苦地工作,才能养家糊口,但是电费却比以前更贵,我们纳税人交的钱却被送往海外。

所以这种情况绝不应该在德州和美国任何地方出现,我们应该生产更多美国的能源,我们比世界任何国家都做得好,我们的能源更清洁,更能保护环境,也更高效,我们应该把我们的能源出口到世界其他国家。

比方说现在麻省的东北地区竟然从俄国进口液态天然气,就因为纽约的那些政客们不喜欢管道,其实管道运输是最安全的,现在从宾州到麻省,我们没有办法运送天然气,需要修正这些政策。

杨杰凯:从政策角度,我们来谈一下,假设你是支持可再生能源或这种不可靠能源的,需要有后备天然气和燃煤发电厂,才可以应对类似我们这次的极端情况的出现,另一个政策方向比如不给独裁政权提供补贴。如果可再生能源仍然是政策重点的话,您觉得愿景如何呢?您在这方面有什么建议?

应取消补贴政策 还原公平竞争环境

杰森:我觉得应该取消补贴政策,还原公平的竞争环境,拜登政府也提到要取消补贴,要给传统能源公司税务优惠等等。

我们希望完全取消这些补贴,提供一个完好的公平竞争环境。我们基金会是一个自由企业和自由市场组织,我们也支持取消这种扭曲能源市场的补贴。应该在市场里引入更多的竞争,这样最后赢家就是客户,因为引入竞争能调低价格,用户就会更负担的起。

我们已经在国会进行这方面的对话和沟通,我们也在和德州议会进行这方面的对话,其实现在已有几个州议会在对抗那些歧视传统能源的金融公司,像BlackRock这样的金融机构,Larry Fink现在再用他的垄断集团,包括气候行动100家企业,在要求银行不要贷款给美国能源生产公司。

对我来说,这种做法完全是荒谬和倒退的,我们生产的能源是最清洁,最保护环境的,可像Larry Fink,JP摩根这些金融管理人却在抵制,还有一些保险公司也不给石油天然气、林业这些供应商提供服务,这些政策都非常严重地损害了美国。

这会造成我们的这些生产转移到像沙乌地阿拉伯和俄国这些国家,他们最爱我们这些搞绿色新政的人,因为这些我们绿色新政在帮助他们。

我们的需求不会下降,我们的生产不会下降,只是我们这些生产不得不迁到那些国家,然而那些国家的生产方式会不负责任地污染环境。

美国重返巴黎协定 对环保没有任何帮助

杨杰凯:美国最近宣布要重返巴黎协定,您的想法如何?

杰森:我们当时是支持美国撤出巴黎协定,这个协定对环保没有任何帮助,只会伤害到我们的经济。美国宣布要重返后,连Joan Kerry都说,已经太迟了,做不了什么了。

美国在减少污染方面是世界的领导者,过去50年我们降低了77%的污染,去看一看美国的一些城市,像匹兹堡就是一个好例子,50年前匹兹堡雾霾很严重,去年夏天我去那里,很漂亮,空气质量非常好。清洁和安全饮用水方面,我们也是排在第一位的。

如果我们真的在乎环境,我们应该让我们的贸易伙伴签署匹兹堡协定,我们应该让他们来遵守我们的空气品质标准,因为降低污染方面,我们是做的最好的,世界上只有一、二个小国家他们的空气质量比我们好。

甚至各州在新冠疫情关闭期间刚开始几个月,那些人还在危言耸听地说我们需要100%电动车,说因为道路上的汽车减少了一半,所以空气质量在过去两个月变好了。

然而比较有意思是,我们这方面的调研发现,在关闭锁国刚开始两个月,美国部分城市的空气质量实际是下降了,这表明美国的空气质量达到了一种自然平衡的状态,真正影响美国空气的是天气状况和来自其他国家的污染空气,比如污染来自中国,而不是美国本地的因素在影响空气质量。

美国达到巴黎气候协定的标准

杨杰凯:说到这个巴黎协定的标准,我的理解是美国五年前撤出巴黎气候协定,但实际上美国也达到了巴黎气候协定的那个标准,是这样吗?

杰森:是的,美国达到了标准,除此之外冈比亚和摩洛哥也可以达到巴黎气候协定的标准,其他国家都远远达不到,比方说中国目前正在增加二氧化碳的排放,其实一开始人们妖魔化了二氧化碳。

实际上地球上生命需要二氧化碳才能生存,气候虽然在改变,人类活动对它有影响,但是美国现在做很多的事情缓解这个变化。天气的变化现在更具有复原能力,我们也有更多变通的办法去生产可负担的、可靠的能源。

从这个气候变化中真正受到伤害的是最贫困的那些地区,如果我们出台有利于中国的碳定价政策或者碳税收政策,受伤害的其实是最弱势群体。我们应该生产更多的美国能源,让全世界更多的人摆脱贫困。根据巴黎气候协定,像中国现在每天修建一个燃煤电厂的速度在发展,而他们减少污染的技术远远达不到美国的水平。

应该让中国等国家对环保负起责任

杨杰凯:巴黎协定决定对这样的事情有什么限制?

杰森:巴黎协定有一个大信号,意思是如果你的经济在成长,你就不需要遵守协定的规定。中国就是这样的情况,印度也是。他们在这个协定上签字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应该让这些国家对环保负起责任来,美国在环保方面起到的是领导作用。

杨杰凯:好的我们再谈一谈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比如说ERCOT德州电力可靠委员会接下来会做什么?

我知道2月25日德州议会有听证会,众议院和能源资源理事会有联合听证会,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将来如何预防?

杰森:ERCOT是一个501c4非盈利机构,主要用来监管输电网路,德州各行业的相关方都派代表来共同组建这个机构,但是这个机构里五个董事会成员都不居住在德州,包括主席,主席是大力支持风力发电的,所以今天的局面可能也跟她的立场有关。她本人居住在密歇根州。

我希望将来德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应有更严谨的监管,其中有三名人员是州长亲自委任的,他们起到了一些监管作用,我觉得将来监管力度会更大,会看到更多的改革和变化,我希望让老百姓能从中获益。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再经历八月份的热浪,估计到时候经济会非常沸腾,到时肯定还会看到这种紧急情况的出现,到时许多商家不得不停电,他们的雇员只能回家待业没有薪水。这对德州家庭不是一件好事,主要是现在没有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来促进可靠能源在德州电市场的良性发展。

如果不提升热能源供给量 还会限电和停电

杨杰凯:您的意思是如果不提升可靠能源(热能源)供给量,肯定还会出现这种限制用电和停电的情况,是吗?

杰森:是。我在七月份也警告过,写过这方面的文章。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疫情,2020年7月8月就会出现停电情况,2021年也会如此。ERCOT第一步会切掉重工业用户的用电,实际上他们是倒付钱给电力用户用电的,然后他们会分区分片地轮流停电,断路器会跳闸,来维持输电网路的电压。

今年夏天肯定会发生同样的情况,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的话,其实可能已经太晚了,因为修建一个热能发电厂是需要时间的。

我们的蓄电池容量也不够,左派很多人说到时候用蓄电池的储备量来供电,就可以了。可是预计到2025年,德州的蓄电池供应量,就算是满的也只能满足0.4%的电力需求。

杨杰凯:Jason,您家里现在是有电的,这次事件中您自己家里有没有受到影响?

杰森:我们这次特别幸运,我们没有停电停水,也没有停煤气。我们有一次电不是很稳,大家稍微有点担心,我们食物也比较充足,所以我们这次没出现问题。

但是我们附近有一些邻居就比较不幸,他们停电停水了,所以我们请他们到我们家临时居住,

我们也请一些附近的停电家庭的小孩到我们家里来临时避难。他们离我们住的地方大概有0.25英里。我们本地的电力公司Pedemales,这次做得非常好,他们有一些用户没有电是因为电线杆被树砸掉了,总体情况还是不错的。

杨杰凯:最后要补充什么呢?

杰森:我希望我们的立法人员下周上班,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现在也很重视我们的一些立法建议。让我们可以继续推动可靠电力,希望电力网可以维持正常状态,推动更多可靠可负担的电力,让所有德州老百姓从中获益。现在温度也在回升,这是大家都很乐于看到的。

杨杰凯:很高兴您来到本节目。

杰森:很高兴来参加,谢谢!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