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李克强报告透露中国经济一大隐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报导,关于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投资,李克强3月5日在人大会上作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到,要“进一步拆除妨碍民间投资的各种藩篱”。

李克强这次报告提及民间投资,与之前有过的表述不可同日而语。李克强上一次工作报告提到民间投资是在2014年两会,他说,(2013年)民间投资比重上升到63%。

新华网2018年9月6日也在宣传报导“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投资保持快速增长”中,提到这些数据:2004年中国民间投资比重为41.7%,至2012年该比重已达62.4%,成为拉动投资增长的重要力量。2013年至2017年全国民间投资,年均增长13.7%,这一期间民间投资占全部投资的平均比重为63.2%。

再看中共国家统计局官网上,代表全国投资指标的“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被分为“国有控股”与“民间”两大类。民间固定投资可以反映在所有行业内,看中国经济的未来,尤其关注民间固定投资。

就习李上台后的固投数据观察,以下数据表示依序是年度、全国增长率(%)、民间增长率(%):2013年全国19.6,民间23.1。2014年全国15.7,民间18.1。2015年全国10,民间10.1。2016年全国8.1,民间3.2(当年度占整体比重61.2%)。

若从年增率来看,自2013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都是高于全国投资增速,也高于政府投资。但在2016年,民间增长率与增速(同比上一年)双双跳水,骤降3.2%以及回落6.9个百分点,同时,整体比重开始下滑。而这一期间的谷底落在当年5月(1至5月累积数据),创下了自2005年开始统计民间投资以来的最低水准,并引起高层重视。

2016年5月,李克强部署国务院督导组,开展专项针对民间投资政策落实的实地督查,官媒称,这是近十年来的第一次,而且是一次全国普查,9个督查组赴18省份,另外6个督查组,分赴其余12个省区市。同年7月,再次派出7个专项督导组,主要针对民间投资增速靠后,以及民间投资体量较大且增速放缓明显的7个省市区,其中包括北京市。自2016年下半年起,中央陆续出台相关通知提振民间投资动能,成效如何?

据统计局数据:2017年民间投资增长6.0%(比重60.4%)。2018年民间投资增长8.7%(比重61.9%)。2019年民间投资增长4.7%(比重56.42%)。也就是官方政策尽显强心针效果,好景不过2017、2018两年,到2019年,民间投资增速回落4个百分点,几近腰斩,与此同时,整体占比跌落6成以下。

从官方统计来看,疫情之前的民间投资其实已经非常低迷,疫情年则雪上加霜,2020全国投资增长2.9%,民间增长不过1.0%(实际0.97),重要的是,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比重进一步降至55.74%。

此外,若就固投的注册类型看,内资企业从2013年至2019年的投资增长率,依序是:20.5%,16.3%,10.6%,7.8%,7.7%,6.5%,5.5%。由此可知,内资企业投资增长在2016年首次跌破10%,此后一路探底。2020年疫情年,港澳台商投资增长4.2%,外商投资增长10.6%,内资企业同比增速腰斩为2.8%。

内资企业的投资增长在2015年前,是远远高于港澳台商以及外商。现在,内资企业投资敬陪末座,增长率持续探底,值得研究。

去年11月,中国500大民企之一的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办人孙大午及10多名公司高管,突然遭到刑事拘留,大午农牧集团也被官方全面接管。孙大午犯了什么事?有知情员工披露,孙大午对被国营农场长期占用2000多亩土地展开维权,孙大午在河北省尚未报告有非洲猪瘟疫情之前先行披露,孙大午投诉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剽窃”大午集团的育种技术,孙大午还起诉了农业农村部。孙大午得罪了国营企业,河北省当局,农业农村部。孙大午有“中国企业家良心”称号,根据抓捕的情况看,是抓黑社会的架势。从河北、海南两地同时抓人和省公安厅的反应看,抓捕行动至少得到了省高层的授意。

李克强这次报告说,中国经济今年增长目标设定为6%以上。原本高基期之下,GDP要“保6”,现在疫情年基期很低也“保6”,官方宣传经济开门向好,难掩民间投资颓势。

李克强这次报告说,进一步拆除妨碍民间投资的各种藩篱,在更多领域让社会资本进得来、能发展。诸多案例表明,中国民营企业面对的最大的籓篱是中共执政,党大于法,法治虚伪,资金财产与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