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中共对美“红线”三条变一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7日,中共外长王毅现身人大记者会,尽管大多数被提问的记者都提前做了精心安排,但王毅仍然绕不过一些关键的外交难题。总体来讲,在中共高层的授意下,王毅的对外调门明显降低,之前对美国画出的至少三条“红线”,似乎也只缩减成了一条。

王毅总结2020年外交时,称“走过了极不平凡的历程……全力应对前所未有的挑战”。虽然王毅很难谈出什么业绩,但仍然没忘恭维习近平,称“最精彩的是元首外交”,还谎称“云外交”是创新方式。疫情笼罩全球,众多会面不得不在线上进行,这不是什么创新,而是无奈之举,何况中共被国际孤立,基本没人邀请中共高层访问,习近平等根本就走不出国门。

王毅还总结,2020年“投入精力最大的是抗疫外交”,但面对记者提出的“疫苗外交”质疑,他又马上极力否认。王毅自相矛盾的说法,再次暴露了中共一贯的谎言外交模式。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扩散到全世界后,曾试图搞口罩外交,包括出口检测试剂,结果被发现大量不合格而退货,还被质疑到处甩锅。如今,中共又向不发达国家推销疫苗,但中共高官们应该都不会用,至少59岁以上的官员不会用,他们或许都在千方百计地寻求美国疫苗。

王毅还谎称,“一年来,最牵挂的是海外同胞的安危”。实际上,中国高层早就要求外交部阻止海外华人、留学生回国,去年3月份习近平和川普最后一次通话时,还请求川普照顾中国留学生,身为中国公民却只能被别国照顾,中共是真牵挂还是假牵挂,已经一目了然。假如按照中共的说法,中国大陆疫情已经受控,为什么至今不让海外华人和留学生回国呢?中共真关心“海外同胞的安危”吗?

作为中共外交部长,王毅过去一年经历的都是败绩,还曾一度被中共党媒消失。王毅实在总结不出什么成绩,只好再次搬出习近平的几次讲话,称“在国际格局演变转折关头作出的重大宣示,对世界意义重大”,并再次恭维习近平“站立潮头”,“提出了践行多边主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但事与愿违,中共的“多边主义”没能实现,却陷入了国际孤立,因此,王毅又不得不反对“小圈子的多边主义”。

去年9月,王毅曾访问欧洲,试图联欧抗美,结果战狼式外交到处碰壁、铩羽而归。在人大记者会上,面对中共试图“分离美欧的关系”的质疑,王毅虽然否认,但却称中欧“不是制度性对手”,“中欧代表着多极世界两支重要力量”,“不针对第三方,也不受制于第三方”,“乐见欧盟不断增强战略自主”。王毅又一次自相矛盾的话语,或许应该让西方各国更加警醒。王毅当然没提北约国家准备向西太平洋部署军事力量,中共的一厢情愿,无法化解与西方各国在意识形态、普世价值观、社会制度、国际规则等方面的对立。

王毅没敢主动提及美中关系,但一些记者还是询问美中在台湾、新疆、香港、西藏、南海等问题上严重分歧。王毅只能继续称“防止战略误判,避免冲突对抗”,但他也根本拿不出解决办法,仅提出“抗击疫情、经济复苏、气候变化”这些有限的合作话题。

面对台湾问题,王毅试图继续保持强硬,称是“不可逾越的红线”,“没有妥协余地,没有退让空间”。2月22日,王毅最近一次向美国喊话,重复了台湾、香港、新疆、西藏等问题的立场,声称是美中关系改善的先决条件,当时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直接称这些都是“红线”,“没有退让余地”。但在3月7日的人大记者会上,王毅仅强调了台湾问题是“红线”。

面对有关香港的提问,王毅继续抵赖中共乱港,但没有称香港是“不可逾越的红线”。王毅也再次否认新疆的人权迫害,但也没有提新疆是“红线”。王毅回答南海问题时,也没有说南海是“红线”。

王毅对钓鱼岛问题同样变得低调,否认《海警法》针对特定国家,并称“友好协商处理海上争议”,甚至没有再说“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王毅对中印关系也表达了类似看法,当然再次把中印冲突的责任推给了印度。

王毅在中共人大记者会上的一系列表态,应该事先得到了中共高层的认可。可见中共面对巨大的国际压力,不得不暂时低调;特别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称“有必要以强势姿态与中共接触”后,中共高层一时也没了应对之法。

中共只好被迫自己放弃了三条“红线”,仅保留了台湾问题一条“红线”,这涉及到中共政权合法性的根本问题,中共高层无法放弃。

美国新政府上任后,中共软硬兼施,试图迫使美国让步,但到目前为止,中共高层事与愿违,也只能暂时被迫后撤了。美国和西方各国或许从中可以领悟到,该如何与中共政权打交道才最有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