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人大代表移植做疯了 国药两月出疫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0日讯】今天是3月8日,星期一,晚上8:30点,横河老师现场直播。

今天焦点话题:人大代表移植做疯了,国药仅用两月开发出疫苗

人大代表陈静瑜提案将器官捐献列入城市考核引发争议,他为何要做中共病毒病人肺移植国药集团透露2020年三月就开发出有效疫苗,究竟是高速还是早有病毒在手。

器官捐献纳入考核?移植做疯了

本来不准备谈两会,不过看到报导说会议期间陈静瑜向人大会议提交了一份《将器官捐献率列入文明城市考核标准的建议》的议案。

陈静瑜其人:中共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中国肺移植第一人,海外重点调查对象,最受人关注的。1)2015年接受采访:“原来想今年取消了死囚供体,病人脑死亡捐献能用的肺源少了,谁料现在三天一台肺移植较去年反而更忙更累。” 2)中共病毒疫情早期就做了病人肺移植,等待时间只有一两天。

提议本身说明什么?

1. 中共大吹大擂的2015年开始的移植捐献器官纯粹是对外公关,自愿捐献根本就没有运作起来。

2. 因此而企图让各城市用强制的手段增加自愿捐献。

我比较关注的是另一件事,就是在疫情早期,3月10日,陈静瑜就率先为一名中共病毒患者换了肺,这个病例是2月21日上人工肺的,20天后确定肺无恢复可能决定做移植,也就是最多1~2天就找到了供体。 陈做的另一例是在武汉做的,他的团队4月18日到武汉,19日检查病人确定做肺移植,20日就做了移植,几乎是立即得到供体肺。按照他自己的提案,自愿捐献这么少,供体哪来的?

不是适应症(这种药物或治疗方法适用范围),急性传染病从来就不是器官移植的适应症。此外,直接证明就是医生自己给出的:所有6项核酸测试全部阴性,所以可以做移植,但医生做了最全面的防护,而且说明了因为对新冠病毒了解还不够,结果如何不能预测。

器官来源?

做移植的医生和医院可疑;

病人身份可疑,当相当多数的疑似病人连诊断试剂都用不上,医院住不上关在方舱被交叉感染的时候,什么人可以用ECMO维持生命等待肺供体?

医疗资源向权贵高度倾斜;

如果成功,将出现两个结果,1)高官权贵多了一个在武汉肺炎感染后存活下去的手段;2)有人很可能为自己健康的器官被配上对而送命。

国药2个月开发出疫苗?原因或很可怕

中国国药集团披露,去年3月份就已经给集团内四级企业负责人“以身试药”, 时间性:1月7日分离出第一株中共病毒,基因序列最早应该是上海提供给国际社会的,1月11日,次日中共官方正式提交。

另一个报导是3月16日,军科院陈薇团队的疫苗就获得批准进入临床实验了。 都在2个月左右。这个速度是相当惊人的。寨卡疫苗用了7个月,一般4个月就属于飞速了。

2009 年,研究者采用了季节性流感疫苗来治疗 H1N1—— 只花了六个月,就生产出够广泛使用的疫苗。 但那是特例,因为是已经有良好疫苗设计的熟悉病原体。 现在的世界纪录是42天开发出可测试的疫苗,不过这正是CCP病毒疫苗中国的开发速度。本身就是存疑的。

疑问:1)如果是2个月就用于人,或进入临床实验,就是在疫苗开发第一阶段,即探索性研究阶段,提出各种方案找出安全且可复制的疫苗设计这部分被省略了。也许这就是秘鲁媒体上周披露,国药集团两种疫苗在秘鲁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有效率分别为33%和11.5%的原因,

2)另一个可能性就比较可怕,就是国药集团或陈薇团队早于1月份就有了病毒株开始研发疫苗了。这部分证据我以前讨论过,但现在值得再说一下

美国国务院从情报系统得到消息,武汉病毒所(WIV)2019年秋天有研究人员得病,症状如CCP病毒,前发改委副主任高尚全披露,中央从2019年12-28~2-14用55天讨论两会是否延期。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在12月26日、27日查出了4个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例。12月27日报医院,医院当天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但没有到达国家CDC,因为高福不知道,中间有人拦截了,谁敢拦截?

最高层。最高层怎么知道的?完全知情,WIV不属地方管,属中科院和军方,一定是出事了(WIV泄露病毒?),立即从这两条线上报直通中央。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