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李克强被削权 中共发“抗疫”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3月9日,星期二。

美国印太司令部负责人戴维森上将(Phil Davidson)周二警告,中共去年8月在南海的反舰、弹道导弹试射是在发出威胁信息,美国需要严格守护关岛,因为那里将会是美国用来应对亚太地区出现冲突的关键地带。他同时提醒,中共在本次演习中使用导弹,是一个转折点。

3月9日,大陆A股沪指、深成指、创业板三大股指继续下跌,这也是继3月8日后,A股三大股指再次下跌。至此,沪指已经下跌了4个交易日。截止收盘,沪指跌1.82%、科创50指数跌3.55%、深成指跌2.8%、创业板指跌3.5%。

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接受保守派电台主持人休‧休伊特(Hugh Hewitt)的采访时透露,他将会努力帮助共和党在2022年赢得中期选举,但不提是否竞选2024年美国总统,他说,已经看到中共对他和他家人所进行的攻击。

马卡龙‧伯恩(Malcolm Byrne)等四名爱尔兰议员宣布加入国际立法者跨党派联盟组织,作为第二十个加入反中共联盟组织IPAC的国家的代表,将参与探讨和中共相关的全球贸易、安全和人权问题。伯恩表示,必须要求中共负责。

接下来,我们和大家说的话题还有:拜登公开讲话,居然忘记国防部长名字;基督教福音派写公开信,指责拜登利用、背叛他们;陆企发涨价通知,充斥仇恨语言;独立调查确认:中共对维族种族实施灭绝;国药疫苗一年前就可以接种?以及外界认为李克强权利进一步被削弱等内容。

尴尬!拜登致词忘国防部长名字

今天,拜登又成了热门话题,推特上有关他的短视频在热传,不少国家的媒体都报导了他的最新消息。

到底是有关美国总统的什么大事呢?原来,拜登在公开讲话时又忘词了,而且忘记的,是非常简单又重要的信息。

在昨天(8日)白宫召开的记者会上,拜登宣布提名2位女性将领来管理美军重要的司令部。他在讲话中说,“并且我要感谢那个……那个、那个,那位前将领,我一直称呼他将军,但我,我……那个管理这个机构的人。”

拜登是忘记了一个人的名字,用“那位前将领”和“那个管理这个机构的人”来代替。而这人正是他不久前亲自提名的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

《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报导说,在这场活动的早些时候,拜登曾用“防长奥斯汀”这个称呼,不过似乎是从提词器中看的名字。

此外,拜登似乎也忘记了“五角大楼”或“国防部”的说法,用“这个机构”来代替。

美国财经博客“Zerohedge”发文说,拜登的精神状况似乎越来越糟糕了。文章还援引前美国总统顾问、政治策略师迪克‧莫里斯(Dick Morris)的话说,有迹象表明,民主党人越来越倾向于动用《宪法》第25条修正案赶拜登下台。

利用、背叛基督徒?福音派公开信质问拜登

拜登的忘性越来越大,他也忘记了自己在竞选时许下的一些承诺。那么被许诺的人就不干了。

这两天,本来支持拜登的基督教福音派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表示他们被拜登和民主党“利用和背叛”了。

信中解释说,“我们对中共病毒(COVID-19)救济方案排除了海德修正案(Hyde Amendment)感到非常失望,海德修正案是一项两党长期支持的政策,旨在防止纳税人为堕胎提供资金。我们对拜登政府支持这样做更加失望。”

信中还回忆说,在竞选期间,拜登团队希望和福音派交谈,来获取他们的支持。福音派当时给出了支持的条件,也就是在堕胎问题上进行积极对话,并达成共同的解决方案。但竞选成功后,拜登团队就失联了。

对此,有网友说,“你们是赞成生命的基督徒,却投票给历史上最支持堕胎的总统,他刚刚下达了命令,我们的税金将用于资助全世界的堕胎。”

也有人说,“每周都会有新的群体出来说,他们有多后悔选了这个人。”

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发推文说,“支持拜登的基督徒看见拜登决定用纳税人的钱支持堕胎,表示很惊讶……我对他们的惊讶感到很惊讶!很多选拜登的都是这种低信息量或被忽悠的选民!”

陆企发涨价通知 充斥仇恨信息

拜登政府让越来越多的人担忧,甚至有美国民众在网上说,自己现在没有安全感,仿佛全世界都在盯着美国看,第一次觉得可以把美国拿下。

今天还真出了个消息,有人对“美帝”喊打喊杀。

财经博主、知名爆料人“曹山石”今天在推特贴出了一张四川“采乐士涂料有限公司”发布的涨价通知。通知内容很简单,主要是告诉大家,由于化工基础原料价格大幅上涨,公司现有产品价格相应上调10%~20%。

但是通知的文风却仿佛穿越回了毛泽东时代,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奇文”。

通知的开头是向“共产主义接班人们”致以“革命敬礼”,正文第一句说,“以美帝为首的西方黑恶势力亡我中华之心不死”,把原材料给涨价了。而公司“为了保全革命火种”,只能跟着涨价。

通知声称,“战斗的号角已经吹响”,中国相关行业人员要加大基础化学原料研发,还要“握紧手中的钢枪,与美帝决战到底”。

看完真有种不知道“今夕是何年”的感觉。

对此,时事评论员秦鹏表示,从公章来看,是采乐士涂料厂的技术部对内部员工发的,带有部分调侃性质,但是也明显有很强的中共统治下的企业和愚民特色。

他说,在中共党文化灌输下,很多政府部门、企业和个人没有科学和人文的思维,习惯性地拿一些大口号来唬人,还觉得这种方式能够打鸡血。但是能不能达到效果呢?肯定不如科学人文管理。所以,这种企业文化和风格,也是一种可笑的悲剧。

独立调查:中共对维族实施种族灭绝

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共这些年的战狼外交和洗脑教育毒害了不少中国人,使不明真相的民众对西方社会充满敌意。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这两天也是再度“出战”,在3月7日的两会记者会上否认新疆存在“种族灭绝”。

他声称,“新疆地区存在‘种族灭绝’的说法荒谬绝伦”,“完全是别有用心的造谣”,“彻头彻尾的谎言”等。他还称,“谣言终将不攻自破”。

但是今天(9日),华府智库“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发布了一份独立调查报告,确认中共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要为此承担责任。

真是立即打王毅的脸。

报告指出,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明确定义了种族灭绝罪,并列出5项条款:“杀害族群成员”、“对族群成员造成严重身心伤害”、“故意迫害族群生存条件”、“举措防止族群成员生育”、“强行迁移族群后代”。只要违反其中一项条款,就构成“种族灭绝”。

根据大量维族流亡人士的目击证词和中共的官方文件,这份报告判定中共的治疆行动违反所有5项条款。

研究所负责人、报告作者之一的易卜拉欣(Azeem Ibrahim)表示,报告具有“压倒性”的证据,可以佐证外界针对中共“种族灭绝”的指控。

曼彻斯特大学维吾尔族历史学教授图姆(Rian Thum)说,中共对新疆的打压方式,是“过去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文化消灭之一”。

国药疫苗一年前就可接种?中共发“抗疫”财

中共到底残害了多少维吾尔人,外界现在还无法得知。但是它隐瞒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导致全球已知的二百六十多万人死亡,是各国都记着的一笔血债。

目前,许多国家都在努力获取疫苗让民众接种,而近日,一条有关中共疫苗研发时间的新闻也引发舆论哗然。

国药集团国药控股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于清明在两会上称,2020年3月,国药集团四级企业党政负责人接种了疫苗,经过1年的抗体持续跟踪监测,目前抗体均保持在较高水平,没有出现明显下降。

于清明所说的2020年3月接种疫苗非常奇怪。

按照中共公开承认的疫情爆发的时间是2020年1月,武汉突然宣布封城是1月23日。那么国药集团的中共病毒疫苗,难道经过短短两个月的研发,在3月份就可以进行人体试验吗?

中共新华社2020年4月27日的一篇报导(《斥资10亿元国药集团新冠疫苗研发领跑全球》)提到,国药疫苗在4月4日才“自检合格”。

国药集团官网的信息显示:“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于4月27日获国家药监局临床试验批件,并同步启动Ⅰ/Ⅱ期临床试验。”

按照官方消息,3月份的国药疫苗连自检合格都没有,更谈不上临床实验许可,企业领导会迫不及待地去当小白鼠去接种?这说得通吗?

时事评论员横河指出,有一种可能性是:国药集团或许在2020年1月之前就有了病毒株,开始研发疫苗了。

他列举证据说,美国国务院从情报系统得到消息,武汉病毒所在2019年秋天有研究人员得病,症状就像感染了中共病毒;而前发改委副主任高尚全也曾披露,中共中央从2019年12月28日就开始讨论,两会是否需要延期。

这些消息,听上去都比较可怕。我们根本无法猜测,中共在背地里还进行着哪些不可告人的邪恶勾当,很可能都是突破人类底线的。

我今天在网上还看到一张图,显示一群中共专家在开会。会场的大屏幕上投放着“中国抗疫的收益”,其中写道:“抗疫在2020年一年就对本国产生了价值约67万亿元(约占当年GDP总量的三分之二)的收益。”

中共病毒给全球造成毁灭性的灾难,那么多生命逝去了,而中共却在计算从中谋取的利益。

有网友说,“他们的邪恶无耻早已超出人类的底线。”“中共是名副其实的恶魔,不能用善良人的眼光去看待它。”

人大可任命副总理 李克强权力被架空?

下面,我们再来聊聊这次两会外界非常关注的话题——中共内斗、习李是否同调。

目前,中共人大会议正在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修正草案)》。

草案提出授权中共人大常委会在全国人大闭会期间,除了可以任免国务院其他组成人员,还可以任免军委会其他组成人员。另外,中共人大常委会也可以决定撤销国务院其他个别组成人员的职务,并撤销中央军事委员会其他个别组成人员的职务。

香港《星岛日报》今天(9日)报导说,这项修改扩大了中共人大常委会的任命权限。报导也引述分析人士的话说,修法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任免副总理、国务委员、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

这次是《人大组织法》在1982年重新制定后,三十多年来的首次修改。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大陆和香港都有舆论认为,此举将进一步削弱总理李克强的权力。

山西宪政学者王志强表示,本来中共党和政府两套班子各有权职,现在都统一到党的领导班子下面。李克强的权力在此之前就已经被缩小或者说基本上没有实权了,这样一来就更没有什么权力了。

王志强补充说,从表面看,新修订的《组织法》扩大了人大常委会的权力,但实际上在中共的领导下,一切都是共产党说了算,人大仍然是“橡皮图章”。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认为,修法后似乎是扩大了人大常委会的任命权限,但中共对其所谓的主要政府官员的选举,全是高层内定的候选人,早有安排结果,然后经过代表的所谓“投票”表决,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点赞订阅传播,感谢收看,我们明天见,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