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揭秘:为何只有中共研发灭活疫苗?人大扩权直指副总理,习近平想动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0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3月9号星期二,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我们都知道,世卫组织已经先后两次组织专家团前往中国调查病毒起源的问题,但实际上都只不过是严格按照中共官方规划好的路线照本宣科了一番,然后公开为中共洗地背书。

尽管对病毒来源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声一直很高,谁也都知道只要中共还在台上就不可能有真正独立的调查,但中共这种体制很奇特,外界千方百计想要获取的信息,他们自己内部有时候为了争夺政绩或其他原因,会主动泄露出那么一点,让外界能够看到中共究竟隐瞒了一些什么样的真相。

昨天,大陆新浪网转载了《健康时报》的一篇报导,里面出现了令人难以解释的有关疫苗的信息,引起了海外舆论的普遍关注。如果这篇报导提到的信息是可靠的,那么中共病毒在大陆存在的情况以及大陆疫苗研发的真实情况,将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

这篇报导的标题非常醒目,叫做“国药领导去年3月注射新冠疫苗 目前仍存高水平抗体”。

报导引述北京中央广播电台“中国之声”6号报导说,全国人大代表、国药集团国药控股董事长于清明近日在全国两会上透露,国药新冠疫苗接种1年后仍存高水平抗体。

按照于清明的说法,早在2020年3月,国药集团四级企业的党政负责人就“以身试药”,率先注射了该集团研发的疫苗,经过1年的抗体持续跟踪监测,目前仍均保持在较高水平,没有出现明显下降。

这个消息很快获得了国内外中文媒体的普遍转发。当然,于清明同时还列举了很多数据和例子来说明,他领导的国药集团研发的疫苗如何效果好,有效率如何高以及运输储存如何方便等等。他当时是在接受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栏目组的专访时谈到了上述内容的,因为开人大会会嘛,他当然要借这种全国性政治大会的场合好好露露脸,展示一下自己的优异政绩。

但这样一来就带来一个问题:按照中共官方说法,中共病毒在武汉最早出现是2019年12月,大爆发是2020年1月,而中共CDC首次从临床样本中成功分离病毒是在1月7日。1月11日,1月11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兼职教授张永振团队在《病毒学组织》网站(virological.org)发布了中共病毒全基因组序列,这是全球最早公布该病毒序列的团队。

而根据于清明的说法,他们国药集团在3月就已经开始在领导干部身上注射疫苗,也就是说,从拿到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到研发疫苗成功并直接注射到中共高层干部身上,仅仅只有2个月时间。

不夸张的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共特色的速度。从研发疫苗的专业角度看,这种速度是货真价实的宇宙速度,在当今的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包括生物医学最发达的美国,可以赶的上这种速度,因为从美国开发的疫苗进程对比,中共国药集团的研发速度超过美国至少5倍以上。

为什么国药集团的疫苗研发可以有这样的超高速?这会不会是于清明为了夸大自己的政绩在夸海口吹牛呢?

从公开的资料看,这种说法并不像吹牛。因为国药集团党委书记刘敬桢在去年7月21日接受央视新闻《相对论》连线采访时就曾经证实,说他自己早在3月30日就已经“以身试药”,注射了他们自己研发的疫苗。

2020年8月18号,还是这个刘敬桢再次接受党媒《光明日报》专访时声称,国药集团从2月16日起,就已经按照国际惯例在大鼠、小鼠、豚鼠、恒河猴、食蟹猴、兔子等7种试验动物身上开展疫苗免疫原性研究,以验证疫苗的有效性。接着就开始进行小规模人体测试,之后进入了临床研究。

从刘敬桢的说法看,国药集团在2月中旬才开始进行动物实验,但3月底疫苗就已经出产并注射到了他们这些高层领导人身上,这中间的临床试验到哪里去了?

我们都知道,疫苗研发从动物实验到人体临床试验有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临床实验至少要经过三期。按照过去正常的研发进度,这个过程至少需要3-5年,就算是紧急特殊情况压缩一部分流程,也需要1年到1年半左右。

去年5月12号,新华社曾经刊登报导全面介绍各国疫苗研发进展,里面就明确提到“全球首个进入二期临床的新冠灭活疫苗也在中国:4月24日,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正式进入二期临床研究。”

如果按照新华社这个官方说辞的时间线,国药集团这款灭火疫苗4月下旬才刚刚进入二期临床试验,那么在3月份的时候,这款疫苗应该最多处于一期临床实验阶段,搞不好还处于动物实验阶段。那么国药集团这帮高官注射的疫苗是哪里来的?

合理的解释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于清明自己夸耀的,国药集团的4级党政官员全体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当了一次高级小白鼠,或者说体验了一把当年神农尝百草的滋味,以身试药,在疫苗可能才刚刚结束动物实验的阶段,其安全性、有效性几乎没有任何数据的情况下,就甘心注射到自己身上,堪称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典范。

要知道,国药集团研发的这款疫苗属于灭活疫苗。什么是灭活疫苗?顾名思义,就是把活体中共病毒杀灭了,把“尸体”扔到人体内的免疫细胞面前,让它记住病毒的模样,下次有类似病毒来了就可以产生免疫力去抵抗。

灭活疫苗的特点是制作相对方便,技术比较成熟,但在全世界有能力研发疫苗的所有国家之中,中国是唯一一个研发灭活疫苗的国家。

为什么其他国家不研发这种疫苗呢?主要有三大原因:

1、灭活疫苗由于成分复杂,接种后有毒力恢复风险。通俗点说,就是万一灭活过程没能达到完全,就等于直接把活病毒注射到了人体身上,导致感染。

2、科学界有一个共识,就是像登革热、很常见的人类呼吸道合胞病毒 (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等等都不能使用灭活疫苗,因为这一类灭活疫苗会产生ADE效应 (抗体依赖增强效应),这是我们过去多次讨论过的,就是注射了疫苗的人不但得不到保护,还有可能病得更严重。

3、灭活疫苗特异性非常强。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它的针对性特别强,只能特定针对某种型号的毒株有效,只要病毒稍微变异,就有可能失效。所以我们看到针对流感开发的疫苗为什么几乎过1、2年就无效了,就是因为流感病毒是很容易变异的RNA病毒。而中共病毒的变异指数,是远超流感病毒的,这就是为什么其他国家根本都不会考虑用这种方案来针对中共病毒研发疫苗的原因。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这种灭活疫苗说白了,是一种本身具有感染高风险,而又很容易失去免疫功能的疫苗。就这么个连鸡肋都不如的产品,中共的官员们却在动物实验刚结束就争先恐后往自己身上打。

这是什么精神?用当年毛泽东的话说,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这说明共产党员的确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可以百毒不浸,如果用来做病毒实验对象比起小白鼠来说简直好用的太多了。按照这种经验,中共各级党官都应该被送进各大病毒实验室去“以身试药”,以大力助推中国病毒生物研究领域率先实现大国崛起的腾飞。

再有一种可能呢,也很简单,就是中共早就拥有了这个病毒的样本,所以早就针对性的开展了疫苗研发。但这样就必然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中共极有可能早就知道这个病毒可以感染人体。因为没有谁会针对一种不会感染人体的病毒去预防性开发疫苗。

换言之,正因为中共早就知道这个病毒可以感染人,而且早就有了大量疫苗研发数据在手,中共才有可能在疫情刚刚爆发,世界各国顶尖生物学家还在一头雾水研究病毒各种生化特性的时候,中共就已经远远走在前面,拿出他们自己说的“中和抗体转阳率超过99%”的成熟疫苗了。

这两种可能,你相信哪一种呢?就我个人来说,对于清明那套为民牺牲自己,勇当神农尝百草的说法,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从另一个角度看,于清明的说法反倒是和美国国务院公布的关于病毒来源的报告是相吻合的。

按照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他们掌握的证据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在2019年秋季,就有数名员工出现了类似武汉肺炎的症状,这与NBC获取的手机报告显示武汉病毒所在2019年10月初曾经彻底封闭两个多星期的行为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假设武毒所在这个期间发生了事故,导致病毒感染了人体,从而引发中共启动研发工艺相对成熟简单的灭活疫苗,距离于清明等人注射的时间,有半年左右。

而这个半年左右的时间长度,刚好是一款灭活疫苗问世的最低限度。

去年1月26号,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病原生物学副教授冯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就证实说,开发“灭活疫苗”虽然相对简单,但想在半年之内问世是比较难的。

因为分离出病毒后,还要经过培养,然后将大量的病毒灭活,灭活后再去接种动物,在动物模型上的测试就要做几轮,且不能做一轮就简单下结论说可以或不可以,几轮的动物实验就要做几个月,做完之后还要做临床安全性、有效性评估等。

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说法与于清明引以为豪的3月疫苗,其研发时间周期上是完全吻合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简要的说说中共两会的一条比较有意味的最新消息。

这个消息来自中共党媒人民网,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晨在人大会议开幕时针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修正草案)”进行了说明。

在这份修正草案中包含了一部分很敏感的内容,就是“健全全国人大常委会人事任免权”。根据这部分修改,人大常委会在全国人大闭会期间,根据国务院总理的提名,可以决定国务院其他组成人员的任免;也可以根据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提名,决定军委会其他组成人员的任免。

这项修改无疑是扩大了人大常委会的任免权。按照中共宪法的规定,过去的人大常委会只可以任免国务院部委首长,也就是最多到部级官员,但修改组织法后,副总理、国务委员、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也可以任免,这就升级到了副国级。

刚才我们说了,这条新闻比较有意味,这个意味就在于这次的修法基本上就是一次定点打击,其目标就在针对国务院副总理。

现在有说法是这种安排是为了架空李克强,在我看来也对也不对。说对,是因为人大常委会从此有了随时可以调整国务院领导层副总理级别人选的权力,那李克强的副手当然随时可以被换人,架空他是分分钟的事情。

说不对,是因为对习近平来说,现在来架空李克强其实并没有太大意义。要说架空,李克强早就被架空了,而且他反正明年要告退,之所以敢于偶尔表达一下与习近平的不同调,就是因为自己反正只剩下这一年多垃圾时间了,不求什么仕途进步了,所以也无所谓一定要处处看习近平脸色。

更何况,现在的4个副总理,严格说只有胡春华与李克强共有团派背景,称得上是唯一的自己人。其他三位韩正、孙春兰和刘鹤都各有后台。

这几个人里面,刘鹤是习近平自己人,胡春华是胡锦涛嫡系,这几年处事也非常低调,孙春兰一介女流,对习近平都构不成什么威胁。真正可能给习近平明年连任制造麻烦的,只有一个韩正。

这当然是因为韩正身上的双重因素:他曾经是江泽民的大管家,同时又是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的组长。

习近平对香港穷追猛打志在必得,一方面是出于巩固中共统治的意识形态因素,另一方面也有相当分量是想从江派手中彻底夺过控制权。这也是他保障自己顺利度过20大连任关口的重要一环。

他现在通过心腹栗战书掌控的人大来扩权,等于就是在韩正的头上高悬了一把刀,对方一旦有什么异动,这把刀随时都可以落下来。

当然这倒不是说习近平现在就一定要对韩正动刀,但这次人大专门针对副总理修法,其起到的震慑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不顾吃相难看也要公开提出“爱国者治港”,其实他真正想要的,是挺习派治港。人大的这把刀,等于是给韩正这个港澳小组组长一纸无言的提醒:香港议会未来的选举要怎么选,你仔细点看着办。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