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1560亿元人民币进了谁的腰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年来,中共一再强调党的“绝对领导”。党的“绝对领导”通过谁来实现?就是中共各级组织的第一把手。于是,在这些第一把手的“绝对领导”下,出现了许多几乎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绝对腐败”。

2019年被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接管,去年11月23日宣布破产的内蒙古包商银行,其第一把手李镇西,就是这样一个实行“绝对领导”导致“绝对腐败”的典型。

1998年,包商银行成立,李镇西成为包商银行科技支行行长。2002年,李镇西升任包商银行行长,2003年任包商银行党委书记、行长,2008年任包商银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至2019年被查,任包商银行第一把手长达17年。

据曾任包商银行接管组组长的周学东讲,在接管前的相当一段时间里,包商银行内部是在李镇西一个人领导下运转的,即使李镇西2014年起不再担任党委书记,改由监事长李献平兼任,但董事长“一个人说了算”的局面牢不可破,“李镇西统帅‘三军’,是事实上的内部控制人和大股东代理人,董事会、党委、经营决策层皆直接听命于他”。

包商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是谁?就是明天集团,持股比例达89.27%。周学东说,“清产核资结果显示,2005年至2019年的15年里,‘明天系’通过注册209家空壳公司,以347笔借款的方式套取信贷资金,形成的占款高达1560亿元,且全部成了不良贷款。”

也就是说,明天集团通过包商银行第一把手李镇西,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将1560亿元全部“套”走了,1分钱也收不回来了。

2015年12月,包商银行向市场公开发行65亿元、期限10年的二级资本债。然而,至2019年5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接管包商银行后,发现其不良贷款率高达98%,已严重资不抵债。到2020年11月13日,包商银行发布公告称,65亿二级资本债本金“全额减记及累积应付利息不再支付”。

也就是说,在包商银行第一把手李镇西的“辗转腾挪”下,民众以购买债券的方式,存在包商银行的65亿元,全部从包商银行消失了,债券持有人1分钱的本金也要不回来了。

包商银行毕竟只是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的一家商业银行,李镇西的上面有包头市委书记、市长,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自治区政府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总理。从业务上说,李镇西的上面有包头市银监分局局长、内蒙古银监局局长、中国银保监会会长。李镇西怎么就能在包商银行实行“绝对领导”呢?

关键有三:

第一,李镇西通过给上级送钱送物将相关领导全搞定。

包商银行被接管后,与包商银行腐败案有关的原内蒙古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薛纪宁,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宋建基,党委委员、副局长陈志涛,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副局长刘金明,党委委员、副局长贾奇珍全部落马。

其中,薛纪宁因受贿金额“特别巨大”被提起公诉。宋建基因受贿2.29亿元,陈志涛因受贿2138万元,贾奇珍因受贿5000多万元,被开庭审理。刘金明因收贿3166万元,被判刑12年。

在刘金明的判决书中,记录了李镇西给他送钱送物的若干事实。比如,2013年夏天,李镇西在内蒙古饭店送给刘金明200万元人民币。

2016年7月,李镇西送给刘金明一套价值近1000万元的房产等。这套房产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东,价值783多万元人民币,车位2个,购买价61万元,支付装修费155.1万元,总计999.9万元。2017年9月至案发前,该房屋和车位一直由刘金明的女儿刘晶晶居住使用。

这些收受了李镇西巨额钱财的贪官们,对他们的上级肯定也是“又跑又送”。李镇西们通过金钱与权力的交易,织就了一个钱权交易网。这是李镇西在包商银行实行“绝对领导”的重要保障。

第二,李镇西背靠肖建华直通中共最高层的权贵家族。

包商银行实际上是肖建华的明天集团的控股银行。李镇西相当于肖建华聘请的CEO。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明天系之所以能成为首家拥有金融全牌照的民营资本集团,与肖建华不断结交政界权贵并成为替权贵家庭牟利的“白手套”有重要关系。肖建华有句口头禅:“北京每个太子党都有价码。”

2017年1月,肖建华被从香港带回中国大陆受审。2月,中南海消息人士向大纪元透露,肖建华案是中南海头号大案。据海外媒体报道,肖建华是中共江泽民、曾庆红、李岚清、贾庆林、刘去山等权贵家族,在金融市场圈钱最重要的“白手套”。

肖建华从包商银行套走的1560亿元,其中一部分很可能流入了这些中共权贵家族的腰包。

李镇西背靠肖建华,肖建华背靠江泽民、曾庆红。这样,从某种意义上说,李镇西在中共最高层也有保护伞。这使李镇西在包商银行实行“绝对领导”显得更加底气十足。

第三,通过虚假宣传获得大量荣誉增加“绝对领导”资本。
中共党员领导干部,特别是第一把手,要实行“绝对领导”,都离不开虚假宣传和沽名钓誉。李镇西也不例外。

近些年来,李镇西及其领导的包商银行获得了一大堆荣誉。李镇西曾被评为“首届感动内蒙古人物”、“中国十大财智英才”、“2011-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中国企业文化领军人物”、“社会责任引领人物奖”、“中国城市商业银行年度风云人物”、“全国劳动模范”、“十佳高级政工师”等,还曾“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包商银行曾获得“2005年全区金融工作最佳业绩奖”,2006年、2007年获“全区金融发展突出贡献奖”,“2009年度最佳城市商业银行”,“2009年度全国大型城市商业银行竞争力第一名”,“2010中国最佳中小企业服务银行”,“全国文明单位”,“2011年度全国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十佳商业银行”,“2011年度最佳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城市商业银行”,“中国企业品牌文化管理十佳单位”等。

中共的许多党媒,如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人民网、新华社等都曾对包商银行进行过吹捧。

这些虚名和光环笼罩着李镇西,使他显得特别地卓尔不凡,更增添了他在包商银行内“说一不二”的分量。

或许有人说,2014年之后,李镇西已经不当包商银行党委书记了,怎么还说他在实行党的“绝对领导”?

其实,在中共党内,实行“绝对领导”的那个人,可能什么职务也没有,但是,有权有势,就能“一言九鼎”。江泽民什么职务也没有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必须听江的;否则,胡就有可能被江赶下台。胡当政十年,在内政外交的重大问题上,真正说了算的,是江泽民。

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有一句名言:“权力趋向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中共所说的实行党的“绝对领导”,不管表面上说得多么动听,其实质都是,从上到下,各级一把手的“绝对领导”。且这种“绝对领导”的背后都有见不得人的各种权权交易、权钱交易、上下勾连、欺上骗下等。

随着这些一把手的权力越来越大,其所在机关、部门、地区、单位,逐渐变成他们独断专行的“独立王国”;他们变成“土皇帝”,谁也监督不了;到最后,必然走向“绝对腐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