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科特·佩里: 参众议院投票 将中共定为跨国犯罪组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1日讯】在佛罗里达州的CPAC大会上,我和斯科特·佩里坐在一起,斯科特·佩里,很高兴能邀请到你。

很高兴和你在一起,Josh,谢谢你。

所以,我们刚刚在一个小组上,讲了关于中国和中国共产党那种威胁。我想讲一下这方面的情况。但是,首先,我觉得今天这个活动的主题,美国和取消(文化)确实影响到很多人,你知道,我们有这种“取消文化”,我们有大科技公司的审查。我想知道,为了帮助美国人免遭审查,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嗯,这真的很困难,对吧,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如果你说一些新闻机构,可以说,不能这样做,或者一些私人公司不能这样做,它本来应该是个新闻报导机构,对不对?那么,你为什么要维护一些人,你可能危及到另一些人。所以,我们现在所做的,主要是跟每个人谈论它是多么地错误,并亲自做出表率,站出来说, 虽然我们并不总是认同一切观点,这就是美国,这没关系。但我们必须有不同意的权力。

当你谈到我们甚至不允许说话这一点上, 你就等于把对手的一半谈话给取消了,对不对?而我试着为大家还原一下它的发展,因为这么长的(左派)历史已经过去了,它不会开始就说我们完全正确,它不会开始就把你送到沃尔库塔(vorkuta)古拉格集中营。对,这就是它的最终结局,它就是从我们在这里看到的这些小事情开始的,我不仅不同意你,而我不想听你说话。言论自由不仅仅是我和你能够说说话,也不仅仅是我能够在家里自言自语,我们在美国的言论自由,是关于能够在公共场所上说话,而现在的公共场所很大程度上包括社交媒体。

所以,当你把某人(账号)关闭时, 你就限制了他们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现在,政府还没有这样做,这些都是私人公司(做的)。但政府(应该)处罚它, 政府却没有做任何事情。我向你保证,如果情况完全反过来,比方说,另一类人(左派)被审查,另一类人被其他类型的媒体审查,那会被接受吗?你非常清楚,Josh,那(同样)是不会被接受的。所以,我们只需要向人们理性和冷静地解释,让他们知道,这样做是不可接受的。还要确保公司的盈利也会受到影响。

这一点很重要。这些事,当然,在美国,我们有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你可以畅所欲言。你不能强迫媒体发表专栏文章,来阐述某种规定的观点。而私人公司(平台)确实也有这样的权利,不允许某种言论,如果他们不想要某种言论,要维护真理,那是另一回事。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他们在这一点上存在公共言论垄断,他们是真正的公共论坛。

(对)这是公共论坛。当你有搜索引擎的超过90%的搜索,或者你在公共话语权中占90%的份额。那么,那里就集中了所有的(观点),基本上所有的观点那里都有。但我觉得对于这样的公共论坛,政府至少看一下,说,等一等,或许是反垄断法,或许是230条款,或者两者兼用。而且现在有国会议员在问不同的运营商,你们将继续允许这些频道,让这些新闻机构在你的平台上吗?这就是审查。

然后,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那种越界, 当政治家和政府实际上施压公司进行审查,作为政府不能制定法律限制言论自由,但他们正在使用他们的权力,施压公司限制言论自由。

这是一个大滑坡。我想说,当他们踩在线上的时候, 他们的半只脚已经越线, 一半可能是在线的另一侧, 但它的一半已经越线, 就像你说的, 不可能制定一个法律(限制言论自由)。但如果你是一个国会议员, 如果你是联邦政府的代表, 它可以被视为胁迫。 你知道,很多这样的公司, 很明显,他们与政府有协议,无论是其紧急广播系统或别的什么,那可能就是被胁迫的部分。

另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是,这些公司可能并不是普通的私人公司。当然,他们从政府得到了很多的资金,他们与政府达成协议,最重要的是,他们有政府授权的特殊法律保护,这是独有的一点,使他们可以违反宪法,却不会失去这种保护。

重要的是,像你所说的,230条款为他们所独有,并且是基于他们允许人们在论坛上自由发表言论所制定的。但是他们一旦描述和规定言论的内容,不允许某些人说话,而放大另一些人的声音。那么,现在,这已经不是允许人们交流的平台,你在挑选谁可以在这里交流。现在,当然你不应该再享有这种保护了。

是啊,因为我们所看到的是,不是公司能够基本上在正常法律范围内行事,而是政府的干预,政府政策允许他们审查。因此,如果这是政府政策允许的,那不是政府政策应该对违反《第一修正案》负责吗?

嗯,政府政策当然应承担责任,至少涉及审查制度本身那部分是不可避免的。我认为这就是你将要看到的,在某一点上,你将会在法庭上看到这一点,如果我们不在立法机构中处理好那项事务的话。不幸的是,我们一直无法或不愿意(在立法机构)这么做,这些平台非常庞大,它们在华盛顿特区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当然,它们希望继续就这样下去。

我认为早就应该像对待其他任何人一样对待它们,没有特别的保护。如果它们不想保持那种非常独特的品质,即允许公共(言论)广场(存在),并允许公开讨论所有思想,无论(那些想法)是否会令人反感。记住,言论自由,宪法第一修正案就是为了保护那些不被人们喜爱的言论,而不是被大众喜爱的言论,因为那不需要去保护。是那些人们觉得反感的言论,才必须被保护。但是,有些人觉得反感的(言论),显然,有些人(却)会觉得是鼓舞人心的,这就是他们的信念。而你却在扼杀它,它们(社媒平台)被允许扼杀(言论),它们的扼杀行为还受到保护。不能让其发生。

现在,我要换个话题。你和我在保守党年度会议的小组讨论上发言

谈论中国共产党。你谈论的一件事是有可能认定中国共产党为跨国犯罪组织。这是一种有趣的方法。我的意思是,我想首先有这样做的先例吗?那会是什么情况?

嗯,将会出现的情况是,我们正在将中国人民与中国共产党有所区分。现在,他们声称自己拥有主权,因为他们是一个国家的政府。但是我认为那是非常华而不实的。我的意思是,他们是一个参与犯罪行为的犯罪组织,这不是臆想。这都是很容易证明的事实。无论是从跨越国界,进入美国的芬太尼的分销量,或者允许的分销量来说,还是从是否有人权侵犯(罪行)来说。

因此,我们以某种方式让他们通过了,因为他们说我们作为政府拥有主权豁免权。作为政府所获得的主权豁免权,不允许你对自己的公民或其他任何人实施可怕的暴力行为,无论它是否在你的边界内,全世界都不允许这样做。

那就是我认为,那就是我们需要做的。这将使美国人民充分了解中国共产党是谁,以及他们有何愿景,不仅仅是对中国,还包括美国。你提出了一些重要的观点。你提到芬太尼时,中国共产党公开表示他们将其称为毒品战争,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毒品战争的本质,他们甚至将其写在军事学说中,就是这样做的。

他谈到种族灭绝。现在,中国已被认定为,对穆斯林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的一个国家,或政权。他们承认,他们使用了奴工劳动,诸如此类的许多事情。现在,基于所有这些,还需要什么更多的东西来才能将它们指定为跨国犯罪组织呢?

总统本人和政府本身都可以单方面这样做。我希望他们能做到,我希望他们会。但我认为它的力量会更加大,如果美国国会获得众议院和参议院多数代表的投票,认定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跨国犯罪组织,将该法案发送给总统并由他签署,然后针对一些事情采取相称的行动,就像谋杀你的人口、活摘器官,以及社会信用计划附带的事情,所有那些类型的事情,知识产权盗窃、毒品,由中国、由墨西哥扩散到美国等等。

这些都是犯罪,它们没有得到处理。因此,我认为这决定了每个人的心态,尤其是企业,因为我认为大多数企业不希望与犯罪组织打交道。而且,大多数企业当然不希望和一个,参与集中营、打压维族人,以及潜在的,就像你说的,(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组织打交道。他们中的很多是不知情的,也有知情的,从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到Victoria’s Secret(维多利亚秘密)。这儿有这些公司的完整名单,那些你熟悉的公司,那些你在日常人生活使用的公司,那些涉及供应链的公司,那些因奴工而发展受益的公司。而他们必将为此承受一定后果。

刚才也涉及到非常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很多美国的跨国企业,美国企业 ,跨国公司其实都与中共深度合作,包括使用大陆的奴工,虽然这些人在美国,在用美国奴工历史的说辞攻击这里一部分人,试图压制这里的一部分人 。你知道,似乎这儿真的是双重思考,采取双重标准。

这就是双重标准。是的,完全就是这样。无论是美国司法的双重标准, 司法之外的会面,或是内部人士的双重标准, 这些人与经济相关,可以说,挣到了大笔的钱,抑或是我们讨论的这种双重标准, 即我们将继续使用奴工来生产我们将高价卖给美国人的产品, 就在同一时刻,我们由于美国的历史而嘲笑美国,由于美国人的肤色而羞辱美国人, 这种行为绝对是令人难以接受的,需要被讨论的事。更不用说这个事实,即中共正在(中国)进行文化灭绝, 然而同时,(中共)他们在美国试图宣称他们代表的是另一方,这是怎么做到的?

实际上他们正在做的是,他们在中国进行文化灭绝, 同时他们在美国尝试、煽动以及支持文化灭绝,通过他们的行为、通过他们的资金、通过他们的舆论宣传。因此这其实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一面被视为是积极的, 另外一面 被视为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在这一点上,你知道,真正的讽刺是,很多大型跨国公司都在自我审查,替中共审查他们自己。

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这一点,约书亚, 但是苹果公司在(中国)共产党的要求之下正在, 据我所知,从苹果应用程序商店下架了4万个应用程序,按照中共的要求。有趣的是,中共可以要求一家美国的公司这样做,然而美国合法当选的总统却被美国另外一家(大技术)公司赶下了其社媒平台,没有地方求助。就想想这有多重大,共产中国可以要求一家美国公司做些事;而美国公司却自愿选择审查另外一个美国人,或许出于(他)对中国的评论?

这是怎么做到的,它们可以在一家外国共产党的要求下审查(本国的言论), 同时却,你知道,比如说,拒绝遵从我们国家的保护这些权利的命令。我是说,怎么能做到的,怎么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发生。

这种情况被容忍,是因为我们的管理层有些人,在我看来,他们在这些问题上涉及到经济利益。 例如, 我们有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他们允许中共公司无需进行(美国监管机构的年度)审计,但是你要投资的美国公司必须按这些规定办事,中国公司就不需要, 这都是有原因的。 原因是有些美国人、美国公司、美国压力对联邦监管机和联邦立法人员构施压,确保了这种双重标准的存在。

这又引出了一个重大问题,实际上,我们看到Gamestop(游戏驿站),散户们,那些准备参与股市投资的个人, 可以通过这些应用程序参与投资,等等。人们试图参与到股市之中。很多人参与其中的人觉得,嘿, 我也可以做这种交易, 我也这样做过。 他们确实做着,他们看到的那些大型对冲基金公司所做的事。与此同时,我们看到,当美国政府开始打压, 遇到麻烦的并非是那些大型对冲基金公司,而是普通的美国公民(散户)。他们的账户被关闭,遭到追查,你知道,他们的账号被封锁, 等等。同时,那些大公司, 根据华尔街的规定, 他们又用不同的标准, 他们允许中共在那里有自己公开上市的公司,而且我们不可以审核他们? 怎么可以不经过审核,怎么可以出现这种标准

这种情况能够发生,是由于那些有权利改变这些标准的人有既得利益, 他们因此确保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另外一个人们可能不了解的是ESG(“环境、社会和管治”) 。你知道,人们很喜欢,当我点名, 一些参与其中的公司,贝莱德公司资助ESG,即环境、社会和管治。因此他们(中共)看到这些美国公司,他们说你们必须使你们的投资基于“环境、社会和管治”原则,对吧?因此无论是社会公正,无论是生态学,也许不与钻井开采石油的人有来往,那就是你必须平衡你的投资组合的方式, 这对于股东可能没有太大的好处, 因为你(本来)应该最大化股东的利益。

同时,他们对(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却没有这些要求, 中国实际上正在游说和宣传说,要强制我们美国的公司这样做。 所以这是一种“自证预言 ”(心理学现象)。 他们不需要遵从其中的任何一条规定, 这就是令美国人如此气愤的原因,这种由强制我们执行这些政策的华府精英,所制定的双重标准,我们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选举,但是却没有人去改变它。

而且我们也看到了, 在去年11月份的大选前,中共的一位高级顾问,习近平的一位亲信,中共的一个头头站出来,公开说, 中共能够影响美国的政治,通过华尔街、通过投资界、听过金融大公司。你知道, 很多政要在中国政策上受到同样一批人的游说,加大了这种控制, 也就是说,他们不仅仅可以控制美国的商业体系,还可以控制政治体系。 而且正如您刚才说的, 这些监管在以双重标准进行,一方面是通过大的金融机构进行,另一方面是通过联邦政府对他们的保护进行。

对,完全正确。 而且你还有中国美国商会(AmChm),他们其实是在高声称赞那些列在制裁名单上的人, 被美国政府列名制裁的中共坏人, 他们在答谢宴会上邀请了这个人。而同时,这个人作为一位中共党员,列在美国的制裁名单上。 我是说,这种违规行为和双重标准的名单会越来越长, 我们在允许中共用钱收买我们的美国机构,来推动那些对于美国而言非常糟糕的政策,而我们也接受了这一现象。

我们不应该接受这种现象, 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之中, 如果中共希望在美国倡导什么东西,或者美国希望在其他国家倡导什么东西,上帝保佑美国,美国应该这样。但是美国人应该知道,我们应该有透明度,美国人应该知道,那些说我们不应该在美国提炼稀土矿的话,不是美国人说的,那是中共说的, 是中共用我们的钱,告诉我们要这样。

意识到中共是如何做这些事,如何看待这些事,这的非常重要,这些行为对中共而言,是一场战争。这是他们的三种战争理论之一,心理战、媒体战和法律战, 控制信息系统和话语权。 在习近平自己的指挥下,他们做的事情之一,是推动核心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这是中共对好莱坞和媒体的一个要求,要求所有的人传递这一信息。 我们在这里看到与中共有关的所有这些机构,都在推动核心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这与这里的全面审查的问题有关, 涉及这里的很多政治利益, 他们公开表示,他们对于美国有其影响力, 对此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我认为首先是认识到这些问题, 而且知道他们的这些说法,然后, 当我们认识到这些时候,你可以看到好莱坞制作的影片,那些遭到中共审查的内容。 当我们带自己的家人出去娱乐的时候,我们看到这种节目,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给他们发电邮, 或写信, 或打个电话,告诉这家公司,我不喜欢那些内容,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做了什么手脚。

我们知道中国(中共)怎么回事,让他们知道,你会用你的钱包来投票, 用你的脚来投票, 你不会支持这些东西。但是如果我们在此问题上保持被动的状态,嗯, 我们不喜欢它,我们互相抱怨, 事情将不会有多大的变化。因此,无论是你喜欢的运动服品牌,还是你想买的汽车,通用汽车在大陆的销售量,远多于其他地区, 要知道, 通用汽车公司可能在明知或不知的情况下,在供应链中用了中国大陆的奴工,我认为重要的是,让通用汽车和其他公司知道,我们不接受这个。

我认为这就是这个问题中最令人觉得怪异的地方,我真的相信,哪怕那些持极左思想理念的人,他们都真心地认为,他们在做对人类有益的事情, 他们在支持人权, 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为何不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起, 那些支持这些(极左)运动的人,正是(在中国)利用奴工的人。 他们事实上从事了种族灭绝,(他们)事实上与华尔街、大公司和大银行一起,利用其(这些机构)的影响力在这里审查人,并在美国推动了一个从事种族灭绝罪行的外国政府的议程, 影响我们的政治体系,您觉得应该如何把这个事情让他们意识到?

现象联系起来,这样人们可以知道,这家公司在这里做了这些事情,是在与这些人合作, 并和我买的这个产品相关, 无论是买一个产品,或利用某些组织来塑造你对的看法, 比如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是一个为(保护)美国自然资源做宣传的组织, 中共或类似于左翼金融大鳄索罗斯之流,为这些宣传买单,目地是为了影响我们的决策。

因此当我们不允许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开采矿产和天然气时, 这些做法都是在帮助中国人(中共)的,大多数美国人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只是想要清洁的环境。 因此他们会说,我们可能确实不应该开采这些矿产。 但是这些矿产在其他地方都在开采, 被中国人开采然后卖给我们。 同时,他们告诉我们不要自己去开采,这种做法壮大了他们,但是却禁止了我们(的开采), 这一点需要反复告知美国人,并给他们举例, (以让他们了解)。

在讨论中经常被忽略的是, 当你用那种方式限制美国企业的时候, 即便是以环保为理由,当然我完全支持环保,我们都生活在这里是吧?我们都想帮忙。但问题是,你把同样的工程操作搬到另外一个国家去,搬到中国大陆,在那里,他们不具备我们同样的环保标准,他们采用的是更具破坏性的方式,更脏的方式,对不对?

对极了。我们在资助中国大陆, 他们用我们给他们的钱,我们给他们投资,去做恰恰是他们告诉我们的我们不能去做的事。 而这,首先很明显,就是道德沦丧。其次,这实际就是赋权他们而削弱自己。所以我想跟大家说,我们等于是把刽子手的绞索的生产外包出去了, 我们国家就将自己给自己脖子套上那个绞索,把自己的国家吊死。

是的, 人们需要知道这些活生生的例子。主流媒体公司当然拒绝这样做啦。我们喜欢《大纪元》,因为他们有原则。他们不厌其烦的在给美国人民讲这些,而美国人也需要有人给他们不断的讲。这样,你就可以说,我不相信他们会明知故犯! 他们确实知道(这不对),可是他们还在做着, 是这样的。

这与另外一些有趣的事也有关系。你提到了有人在推进这类迁移, 因为他们会从中赚到很多钱。当然了,这是大笔的钱,推动这些项目,他们就可从中获利,赚钱, 虽然我认为他们知道这些项目会往哪里迁移,与他们自己参与的生意的(关系),与他们自己在中国大陆的运作(的关系),以及他们也知道(这些迁移)解决不了(环保)问题。所以您怎么告诉人们,有人一边从中获利,一边糟蹋他们宣称要保护的东西。

我们给他们列举例子。我们一直在给他们举例子。当然了,例子不断涌现出来。当时的国务卿克里,现在拜登政府的气候沙皇,他也是Cepheus董事会的成员,他从外交关系,从政府的角度和国家安全的角度来决定是否可以批准共产主义中国国家拥有的企业和他继子,以及拜登的儿子亨特之间的"交易"。他批准了。咳,这显然是不应该发生。

新的能源部长,在她当州长的时候,拿着中国大陆的钱支持她州里的所谓的"绿色能源"企业。他们中的大多数破产了, 然后被中国大陆人买下。 她做为这些企业和机构董事会成员支持这些拍卖并从中挣钱。一切都很明了,而正因为这点,媒体公司是永远不会(报道的), 所以这是一个例子,这是另一个例子。这是另一个例子。这是另一个例子。你想支持这些人吗?你想支持这些政策吗?是啊。

这与一个事件有关系, 我认为这个国家已经发生了政治转变 ,所谓的建制机构,那些大政府,大科技公司,大金融公司, 讽刺的是,它们都移动到了政治光谱的一边。我认为共和党也在经历一个巨大的文化转变。我觉得川普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媒体还在栽赃他。大政府、大金融、大科技、大企业现在都是你我的对立面。这就是…

完全正确。而且我跟你说,你是对的。大媒体公司一直都是这样描述共和党的。但是川普总统的声音比他们还响亮,并利用他们自己的一些平台来反制他们,当然,这就是为什么他被从这些平台上踢出的原因。我跟你说,作为一个从小在没有自来水和电力的房子里长大的人, 共和党一直是我的党。我从来不认为它是富人的党,我认为它是一个可以给人提供机会的党,可以从社会的最底层开始,做到最顶端。

而且我认为,因为有川普总统,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大多数人觉醒了,我们说,等等,等一下。大科技公司,和华盛顿特区的所谓的"精英们",剥夺了我们的基本自由并指点我们去做什么。他们都是所谓的"自由派"。共和党是劳动人民的党,多元化的党,人们想要机会,想要透明度,人们希望政府为他们做事,而不是被政府告知该如何生活,他们正在清醒过来,川普总统四年来用他的大喇叭传递信息,虽然有时并不完美,但是人们聼懂了他说的,这就是为什么左派如此惧怕他。

斯科特.佩里, 非常高兴您来十字路口。聊的很愉快。非常感谢这次机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