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中国人大会议到底是个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第十三届人大第四次会议正在北京召开。近3000名人大代表聚集北京。这自然是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和开创未来的大会。香港特首和立法会选举制度将会被改变,香港民主的最后一个标志将被抹去,取而代之的将是“共产党领导一切”,香港正式成为中国的一个南方城市,国际金融中心美誉的东方之珠已成为昔日的记忆。

人大会议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今天我就与朋友们聊聊这个话题。

中国人大会议从性质上说类似民主国家的议会,当然从名义上说它是中国最高权力机关,其地位还高于西方议会。因为西方议会虽然代表人民,但它只是三权分立中的一权。

中国有一个特殊现象,那就是名义地位越高,现实地位就越低。比如宪法,名义上地位高于天,但现实中也就是一张写满人民权利的废纸。人大会议也一样,它就是一枚橡皮图章,共产党的奴仆和附庸。中国老百姓眼睛是明亮的,他们调侃人大代表道:领导点名当代表,乘坐软卧去报道,住进宾馆吃好饭,投下一张报恩票。年龄大、不要怕、还有政协和人大。当然,进入习近平时代后,中国人大代表的好日子也到了头,他们被严格监视着,稍有不慎,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第一,人民代表从哪里来?

根据中国的《宪法》和《选举法》,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分为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两种形式。不设区的省、市辖区、县、自治县、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由选民直接选举,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区的市、自治州的人大代表通过间接选举方式产生。全国人大代表不超过3000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有2980名代表,代表的产生按行业、党派进行比例分配,确定具体名额。

名义上,人民代表由人民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由人民监督,但实际上,人民代表由党指定产生,对党负责,由党监督。就说直选,也是党组织控制,提名产生。

当然在不同的政治环境下,中共的控制程度会有所不同,甚至还会出现宽松现象。比如,在湖北从事教育工作的姚立法1988年起,连续五年担任潜江市人大代表。他在任期内追查湖北荆州、仙桃、天门三市教师工资一亿元白条事件,关注村官被非法撤换事件,弹劾民政局局长事件。但随着中共政治收紧,姚立法在2003年11月的换届选举中落选了。2011年2月,姚立法被监视居住,此后每到敏感时期都被他任职的学校限制人身自由。2011年7月4日凌晨,姚立法冒着生命危险跳楼逃脱非法软禁。学校当局和警方四处搜查,并对他妻子实施了贴身跟踪,家中也新安装了数个摄像头。后来姚立法在北京一朋友家,被便衣警察强行带走,成了“人民公敌”。

在人大代表的间接选举中:中共会成立临时党委,中组部,人大常委会确立好候选人人选,候选人也分为指定侯选人和“陪衬”候选人(为满足差额选举要求,保证中共内定候选人当选,而推举的候选人,被民众调侃为“陪衬”)。所以说,整个人大代表选举不是普选,不是人民选举而是党选。

第二,从俱乐部、名利场到大合唱

全国人大约3000代表,各级官员占60%,如省委书记、省长、市长、市委书记等。据彭博社报道,全国人大代表中最富有的人2011年的财富净值超过美国国会全部535名议员,美国内阁成员和9名大法官的财富净值总和。

在庞大的人大军团中,还有一个颇吸引眼球的团队,那就是明星方阵。他们来自社会各方面,有演艺界、央视大腕,奥运冠军,劳动模范以及科学家等。如遇记者采访,他们激情澎湃,大都会说:工作报告振奋人心,催人奋进,为我们指出了前进的方向;非常荣幸参加人大会,感到很光荣;群众对中央政策举双手赞成,我要把群众加快发展的愿望带上去等等。在以往的人大会议期间,会务组大都安排他们进行文艺演出和体育表演,这些代表们开会开累了,此时才找到了感觉似的,亢奋不已,于是锣鼓喧天、歌声嘹亮。但习近平执政以来,他们已不可能再这样欢乐了,因为天无二日,核心只有一个。

四、人肉表决机器

去年6月28日,人大代表申纪兰在山西省长治市逝世,享年91岁。申纪兰曾是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西沟乡农民,1946年10月参加工作,1953年8月加入中共,从1954年她18岁时,被官方指定为全国人大代表。从毛泽东时代的“大跃进”、“文化大革命”,邓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到江泽民、胡锦涛及习近平时代,其六十多年的代表资格被称为中国人大的“活化石”,是中国唯一一位从第一届当到第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前后66年,堪称奇迹。

申纪兰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她66年一直在人大扮演举手机器人的角色。2010年,人大会议期间,申纪兰一句“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一语道破她人大代表“终身制”的玄机。

山西太原学者周涛说,申纪兰是中国人大代表制度的典型人物:“她对全国人大起的什么作用并不重要,她就是全国人大制度的一个缩影,她是作为人大代表制度的模型,她的意义在于中国人大制度就是举手,而不是提意见。”

政治理论家胡平先生认为,申纪兰之奇,不在于她永远见风使舵,永远投机,而在于她居然能转来转去,而永远内心不纠结,不苦恼,永远不怀疑,不反思。这就不是阿伦特的“平庸之恶”所能解释得了的。申纪兰称得上中国人大代表中的代表和标本,她最完美地向世人诠释何谓中国人民代表大会。

人大代表们常提出雷人、荒谬的议案,如“农村儿童不应该鼓励上大学,因为农村孩子一旦开始学习了,他们将不会再回到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家乡,这将是一场悲剧。”“对拆迁要天价的,没上行政手段就上手段,老百姓给点脸就上房揭瓦了”。“如果20岁左右女生们的男朋友买不起房子的话,就建议女生去找那些能够买得起房子的40岁左右的男人结婚,20岁左右的男生可以等到40岁的时候再找20岁女生结婚”。

但今天,他们连雷人的议案都不敢再提了,害怕惹恼习近平,歌颂是最安全和保险的。2016年习近平正在出席湖南代表团审议会议。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说:“春节前一首生动反映总书记情系十八洞村的精准扶贫歌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迅速唱响三湘大地。”
 
五、人大代表不议政

全国人大代表均为兼职,每年会期10天,3000人开会,只可能学习文件,根本无法议政。他们大多是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不可能去关注人民真正关心的问题,如腐败、食品安全、道德沦丧、环境污染、医疗、拆迁、上学难。

人大代表也不是人民选举的,是共产党恩赐的,他们当然要维护共产党的利益。中共再荒唐的建议,他们也会乖乖举手赞成。他们当中有多少人仅仅希望与习近平握个手,照个合影,至于民族的未来,那不是他们操心的事。正如储安平先生所言: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坦白言之,今日共产党大唱其“民主”,要知共产党在基本精神上,实在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党。就统治精神上说,共产党和法西斯党本无任何区别,两者都企图透过严厉的组织以强制人民的意志。在今日中国的政争中,共产党高喊“民主”,无非是鼓励大家起来反对国民党的“党主”,但就共产党的真精神言,共产党所主张的也是“党主”而决非“民主”。储安平先生70年前的话可谓一语成谶。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国全国人大代表来自中共的指定,其功能就是举手赞成,充当人肉表决机器。尽管在宽松的政治氛围下,人大会也会偶尔响起反对声,但那只是浪花一朵。只要中共的极权主义本质不变,人大会议只可能是枚橡皮图章和中共的民主花瓶。本次人大后对香港选举制度的改变将为香港的民主和法治画上句号。人大会议上会响起反对声音的响雷吗?我的回答是不可能,因为演员的本分是完成规定的表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