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从香港缅甸看新旧冷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共举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带一路”下,西方国家终于看清中共这个共产政权并没有与前苏联有什么本质的不同,都是扩张专制消灭民主。在此认识下,美国开始联盟西方各国实行遏制中国政策,被称之为“新冷战”。

新冷战”的首战二场,“香港之战”,“缅甸之战”,西方国家首战失败。香港政治不是中国的内政,英国在退出香港之前与中国签有条约,“中英联合声明”明确规定了香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由半民主向全民主过渡,全民选举为二十年限期。但中共在回归将近二十年之际,不但没有向全民选举过渡,连半民主也几近全部掐死。公开宣布“中英联合声明”是过期的历史文件。并对香港民众“反送中”抗议示威进行暴力镇压。

面对中共违背诺言,违反协议,统吃香港,西方国家完全可以采取经济以外的外交军事措施,但他们除出谴责,就是作些不痛不痒的制裁。最终导致香港民众倒在警暴的血泊之下,大批抗争者被抓入狱,最后连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也一锅揣,以莫须有的罪名收监。一年多来,西方民主国家几乎是坐视形势一步一步地发展到现在这样的结局。他们所采取的措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而中共则毫无顾忌,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以其历来的无赖加暴力,将香港成为中共暴政之下的一个行政区。

香港沦陷之后是缅甸, 缅甸军方2月1日上午发动政变,在一场突袭中逮捕了包含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等多名执政党领导人。缅甸民众随即上街抗议军政府,规模越来越大,军事政变当局镇压手段也越来越残暴,可以想见形势发展下去,中国“八九、六四”的大屠杀就会在缅甸出现。虽然民主国家一致对缅甸政变当局进行谴责,也进行制裁。但政变当局对此根本不在乎,最后对抗议民众开枪镇压,3月3日单日多达38人被枪杀。其中一位年仅19岁的华裔小女。

缅甸政变当局是受到中共支持的,所使用的武器来自中国,中共的军人混在缅甸军人中,缅甸的断网也是中共所为。中共对政变当局的支持是全方位的,实质性的支持。反观西方国家对缅甸的支持却只有道义的支持。致使赤手空拳民众在武力镇压下成为屠杀。缅甸的事态虽然还没有结束,但如果国美国等民主国家不改变现行政策,政变当局就会取得全面胜利。

两次新冷战虽然处的时代不同,但是西方国家领导人对冷战采取的策略却是相同的。1956年匈牙利民众起来反抗社会主义工人党领导人拉科西的独裁,规模达到二十万以上,展开街垒战。为了缓和局势,当局让步派纳吉出任部长会议主席,表示进行民主改革。当时西方国家十分兴奋支持匈牙利革命反对苏联,建立民主政权。但是当苏联出兵干涉,坦克开上布特佩斯街头进行镇压时,美国西方国家却畏缩了。匈牙利民主派得不到支持,最后不是被当场屠杀,就是拘捕入狱,纳吉也以叛国罪被判绞刑。

在匈牙利事件之后的1959年,古巴卡斯特罗在苏联的策划下推翻了巴蒂斯特政府,建立亲苏的共产革命政权,威胁着美国的安全。1961年逃亡的古巴反卡斯特罗人士在猪猡湾组织反抗基地,美国派员与武器支持这一武装。但在向卡斯特罗发起“十字军行动”的登陆行动中,计划被苏联获得提供给卡斯特罗,致使攻击失利。在生死存亡之际,反抗组织致电美国要求派飞机援助时,美国则又一次畏缩了,反抗组织90多人阵亡,一千多人被俘。这是美国对反独裁者支持始乱终弃的一个例子。

从昔日冷战中的两个例子来看,美国虽然都插手支持了反抗组织,但事到临头却怕担上干涉内政的罪名而退缩了。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新的冷战中,美国仍然延自用旧冷战的思维,停留在道义支持上,关键时刻畏首畏尾,踌躇不决。所谓与民主力量站在一起:与匈牙利人民站在一起,与古巴人民站在一起,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与缅甸人民站在一起,不过是坐而论道的一句美丽动人的空话,是看着民主反抗力量陷于困境、被围 、被抓、被杀、被判。两次冷战时代不同,但又是何等的相似。

有人说旧冷战是以美国与西方世界的胜利告终,而事实上美国西方世界的胜利并不是他们对苏联反抗者的支持与有力的围剿,而是苏共内部分化的结果。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没有叶利钦在坦克上的振臂一呼,冷战不会结束,美国西方不会胜利。旧冷战是失败的冷战,新冷战不改变模式同样会输,而输的原因只有一个:苏共、中共不怕干涉内政,美国西方各国怕干涉内政,苏共、中共不怕动武,美国西方怕动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