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拿走了这些中国人的退休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1日讯】2014年深秋的一天,阳光明媚。唐蕊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大巴车从云南的昆明匆匆赶回楚雄。

虽然风尘仆仆,但她看起来依然满面春风。她直奔楚雄技师学院而去。1987年-2005年,她在这里任教,教授机械制造专业。

阔别9年,走进学校大门,她看到莲花池里两朵睡莲静然开放,一朵紫色,一朵白色。

她在那里站了一小会,随后向“校办”大楼走去。二楼校长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校办主任张宁正在里面。张宁是个漂亮的女人,9年没见,唐蕊看她苍老了许多。见到唐,张宁有点愣住了,她说:唐老师,你一点都没变。唐蕊看起来还是多年前的样子,气质优雅,面色红润,微笑着看着她。

唐蕊告诉张宁,她是来重新申请退休金的。按照相关规定,她18年工龄,加上离开学校后补交的2年社保,完全有资格拿回她应得的退休金。云南楚雄州规定,只需20年工龄,就可享受养老金了。

2021年3月2日,唐蕊回顾了7年前她向原工作单位申请退休金的一幕。按2007年中国公务员标准计算,她的每月退休金应得三千多元人民币;按照2020年的标准,同一所学校和她同等资格的教师,退休工资标准为五千多元人民币。唐蕊说,按少了算,每个月三千多元退休金,她14年来损失的退休金已超过50万元人民币。

唐蕊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从1999年至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有多少人的退休养老金被非法剥夺?谁拿走了他们的退休金?

唐蕊的故事

原大专院校讲师、法轮功学员唐蕊。摄于2021年3月3日。(本人提供)

唐蕊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本虚弱的身体,变得健康,教学成绩也越来越突出。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佛家身心修炼功法,包括五套舒缓优美的炼功动作。中共国家体育总局于1998年5月在广东省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得出结论: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

1998年,唐蕊被评选为全校唯一的一次由全体学生投票选出来的优秀教师。

这次评选,引发了小小的轰动。当时,全楚雄州的电视广播和当地政府的重要会议都在谈论这个话题。唐蕊的许多亲戚朋友同学,都听到、看到了相关的媒体报导。

天有不测风云。中共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因妒忌和恐惧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中共党员,于1999年7月20日下令全力镇压法轮功。

2005年,唐蕊因坚持修炼,向民众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被送进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判刑两年。

由于唐蕊在狱中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云南女子第二监狱通知楚雄高级技工学院,将她非法开除。

2007年,唐蕊出狱。她找到原工作单位,希望能够延续社保手续,以便两年后申请退休金,未果。后来,她自行补交了后面的社会保险金。

2009年,唐蕊写了一份申诉,投递到楚雄州检察院。但石沉大海。

出狱后,唐蕊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维持生活都很艰难,为了抚养儿子,她不得不离开工作机会很少的楚雄市,远赴昆明,寻找打工机会。

所幸唐蕊的学历和教学经验帮了她。昆明一所民办的培训学校聘用了她。但待遇和原来讲师没法比。为了省钱,她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

她卖了楚雄的大房子,到昆明市买了一个小房子,将户口转到昆明市,在昆明落户。

按照昆明市的规定,只要工龄满15年,就可以领取退休工资了。

于是,她找到昆明劳动局重新申请。昆明市劳动局给她的回复大意是:你曾被刑事判刑,不能给办。

2014年,唐蕊找到云南省楚雄州劳动人事局。给出的答复是:因其它原因被判刑的,只要达到规定的工作年限,达到退休年龄后,都可以拿养老金(社会保障金),而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刑的,就不给拿。

唐蕊的遭遇不是个案。不少流亡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都遭遇了被中共以各种借口,克扣养老金的经历。

这千真万确,唐蕊的一位亲人曾因犯事被判刑3年,但出狱后补交了几年社保费用,到了退休年龄,正常享受养老金。

原大连女企业家:完全把我的生活来源给掐断了

原大连女企业家、法轮功学员王春彦。(明慧网)

“2017年6月开始停发养老金,到现在接近4年了,一分钱也没有。”王春彦说。

王春彦,大专学历,原辽宁省大连女企业家,有三十多年工龄。在得知王春彦抵达美国后,中共开始动手卡她的退休金。

王春彦现旅居美国华盛顿DC,虽然她手持律师、州政府、美国国务院等部门和专业人士出具的其身在美国的证明,但是她已经4年没能领取合法的退休金了。

她说,“完全把我的生活来源给掐断了,养老金就是一个活命钱,只要人活着,就应该给开的。这就是置人于死地嘛。”

7旬老人杨清芳 被迫在纽约打工

杨清芳。(本人提供)

“2016年1月,退休工资涨到3千8百,5年损失二十多万(人民币)。”杨清芳老人说。

杨清芳,女,70岁,原河北省承德市宝石科学研究所后勤人员兼会计,大专学历,工龄30年,现居住美国纽约。2016年1月1日起,退休金被中共克扣至今。

杨清芳表示,5年来,她拿不到一分钱的养老金,现在在纽约每个月交500美元的房费都很困难。

虽然美国政府目前每个月给她215美元的住房补贴,为了维持生活,这位7旬老人不得不去打工。

“2019年一年,自己挣钱,做护理。”“岁数大了,干不太动了。现在还干着,否则交不了房费。”

杨清芳表示,她已经按照中共的相关要求,拿到中共驻纽约领事馆出具的人在美国生活的相关证明。不过,中领馆给的单子上写着,杨清芳是法轮功“顽固分子”。

她两次和原工作单位所在的社保局联系,但得到的答复是:需本人回中国办理手续。

不过,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下,杨清芳怎么能回国呢?

那么,按照中国的相关法律,曾被刑事判刑者,到底能否领取养老金?身在海外者,能否领取退休金呢?

律师:克扣养老金是非法的

原北京律师、原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赖建平。(本人提供)

原北京律师、原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赖建平,3月9日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克扣养老金的行为是非法的。

“养老金是一个人在辛辛苦苦工作几十年后得到的养老待遇,这是一种基本的养老保障,基本的契约关系,经济上的基本人权,凭什么剥夺呢?”他说。

“养老金是每个公民拥有的财产权利,这是他的基本合法财产收入、基本人权,是不可以被剥夺的。”

赖建平介绍,按照法律,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克扣养老金。即:除非是本人在判刑的时候,法院判处了对其罚款,处以罚金或没收(财产)的情况下。但是,即使这种情况下,也是先把钱(养老金)发给她(他),然后由本人缴纳罚金。

赖建平表示,人在海外,中共不给发养老金,也是非法的。

“公民有人身自由,去哪里居住,这是基本人权。她愿意去哪儿,谁也管不着。”

“没有法律规定说,享受养老待遇,必须人在国内。”

“除非是压根没有中国国籍了,那另当别论。只要有国籍,就拥有这种权利。”

赖建平表示,“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信仰权利是基本人权。”

“我觉得法轮功学员非常非常了不起,为了心中的信仰,他们这么多年冒着各种危险,和中共政权(抗争)、不屈服、不屈不挠,捍卫他们作为一个人的基本的宗教信仰自由。受了那么多苦,那么多罪。”

“经济上截断 肉体上消灭”

在迫害开始不久,江泽民就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

在广东省妇教所,杨清芳遭到开口器固定灌食27天,插管灌食81天。

她说,“5、6个人摁着绑在床上插管,手指头粗细的管子插进去又拽出来。有几次插到气管里了憋得喘不过气来。”当下,她明白了,原来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是遭到这种野蛮灌食,把管子插到气管里给迫害致死的。

进劳教所时,杨清芳体重160斤,出来时体重仅六七十斤。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三监区,王春彦遭到长时间的奴工迫害。

三监区是女子监狱制作服装时间最长的监区,有流水线,生产的服装基本上都是出口世界各地的。

她说,“三监区经常有自杀的,我在那里时就有一个叫陈小丽的,是一个25岁的女孩子,因为经常完不成产值压力很大,过度失望的她于2004年上吊自尽。”

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唐蕊遭受多种折磨。比如:坐小板凳,期间每天坐17个小时,不得动弹。这种刑罚致使她的臀部长了褥疮,钻心地疼。

有时,每天站军姿17个小时,几天下来,唐蕊的双腿很快肿胀,不能弯曲、不能走路……

心中永远的莲

正如唐蕊的同事亲眼所见,多年的迫害在唐蕊脸上,似乎没有留下多少“印记”。

唐蕊说,大陆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她心中总是充满希望,从没有感到抬不起头的时候。相反,她觉得越是黑云压顶,越是有必要展现出大法弟子真修“真、善、忍”的精神风貌。

即便在吃了上顿,没了下顿的日子里,唐蕊对人也总是笑脸相迎,人们看到她总是“满面春风”的样子。唐蕊去看望读大学的儿子,儿子同宿舍的同学都说——你妈妈这么年轻漂亮,这么有气质,这么精神啊。

2014年深秋的那天,楚雄技师学院的多位领导给唐蕊吃了闭门羹。她的退休金依然没有着落。

睡莲。(金国焕/大纪元)

走出“校办”大楼,唐蕊又到莲花池那里站了一会儿。她意外地看到莲花池的白莲又多了三朵。

睡莲静静地躺在水面上,乳白色的莲花瓣,在阳光下散发出一种特别的光韵。

看着池中的睡莲,唐蕊默默地许下一个心愿:希望身边更多人了解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无辜者受迫害的真相。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