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防止美国成社会主义国家的办法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bert A. Taft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民主党人凭借他们对总统、国会的控制,以及对最高法院的压制,有两年的时间将美国转变为一个社会主义极权国家。他们也知道可以实现自己的恶毒阴谋。

即使软弱无能的国会共和党人团结起来(这一点非常值得怀疑),他们也无法阻止另一边的同僚。更糟糕的是,《为人民法案》(H.R.1)已经在众议院通过了,该法案批准多项选举改革,这些改革措施导致了2020年总统竞选中选民欺诈的指控,并支持将哥伦比亚特区成为第51个州,从而确保民主党永远不会再输掉选举。

阻止这一举动的唯一办法就是真正遵守宪法,而只有各州才能做到这一点。

《宪法》第九和第十修正案赋予各州权力,而这些权力并没有专门授予联邦政府。《第九修正案》保障了各州的权利,《第十修正案》则不允许联邦政府干预各州的法律。

因此,各州有权抵制联邦政府在以下领域的压制性干预:拜登的行政命令、教育、移民、压制和/或封杀言论自由,以及选举法。

拜登的行政命令

俄克拉荷马州和北达科他州现在已经采取措施阻止拜登的行政命令。

俄克拉荷马州众议院颁布了一项法律,授权该州总检察长和州立法机构审查总统的行政命令,以确定其是否符合宪法。如果总检察长决定不执行行政命令,立法机构可以以多数票宣布其违宪。北达科他州也有类似的法律。

正如(美国时政新闻观点评论网)“TheBlaze”资深编辑丹尼尔·霍洛维茨(Daniel Horowitz)所言,“该法案可能是对抗联邦权力争夺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州立法机构可以阻止拜登的戴口罩强制令、学校体育中的跨性别议程、金融和商业中的种族偏见命令,以及其它许多行政命令。

教育

自1967年以来,联邦政府就开始侵蚀各州的教育权利。

当年,教育部在基金会的支持下,将科学社会工程悄悄地应用到全国的公立学校。老师被要求让学生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思考他们所学的东西,这是灌输的前奏。其它项目紧随其后,在奥巴马总统的“共同核心”(Common Core)教学标准中达到顶峰。学校如果不采纳该标准,就无法获得大笔联邦资金

因此,全国各地的教师工会控制了教育。

因新冠疫情学校关闭,一些州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拒绝进行有成效的面对面教育。工会强调的是教师而不是学生的权利,他们的教学将美国历史妖魔化,并阴险地拼凑了白人至上主义、受害者意识、性别多样化和被扭曲的平等来迎合最弱的学生。与此同时,教育质量继续下降。

各州需要反击这个由联邦支持的工会小集团。各州而不是联邦有宪法赋予的权力和责任,来维持和经营自己的公立学校系统,制定和管理课程,以及批准教学方法和教材。

移民

五年前,德州报告称,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有952名犯罪的外国人因杀人罪被捕,在47.2万起犯罪案中有17.6万名外籍罪犯被判入狱。这是谁的错?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州政府。

根据《宪法》,联邦政府对归化问题负有责任,仅此而已。(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明确指出,各州保留对所有其它移民事务的管辖权和权力。《第14修正案》的起草者加强了这一点,称各州可以拒绝外国人入境,拒绝他们在州内获得财产的权力。然而,由于各州政府的默许,联邦政府一直在侵蚀各州在这一领域的权力。

不过当阿拉巴马州通过严格的移民法时,法院支持该州有权检查他们怀疑可能是非法入境者的移民身份;要求所有企业使用电子验证(E-Verify);并要求所有学校学生出示出生证明以确定其父母的合法身份。

如果各州限制本州的移民,非法移民要么会减少,要么会被吸引到民主党控制的庇护州。

压制言论自由和封杀文化

国会中的民主党人认可大科技公司的法西斯式的言论压制和封杀政策。为了制止这些法西斯政策,各州必须采取行动。

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已经对这些公司采取了行动。他提出了一项立法,将“遏制科技巨头日益增长的权力和影响力”,并让佛罗里达人“恢复他们的隐私”。

他还建议,如果这些公司将政治候选人踢出网络平台,每天罚款10万美元。根据这项新政策,阳光之州的公民将可以对这些公司侵犯隐私的行为提出指控,而佛罗里达州总检察长也可以根据《不公平和欺骗性贸易行为法》(Unfair and Deceptive Trade Practices Act)对科技公司提起诉讼。

在一个类似的举动中,爱达荷州的一家互联网供应商表示,如果社媒有审查行为,它将从其Wi-Fi服务中为一些客户屏蔽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

大型科技公司明目张胆地吹嘘自己扮演法官和陪审团的权力,它们完全知道华盛顿沼泽是它们的靠山。只有各州才能扭转这些公司的压制和封杀言论的行为。

选举丑闻

如果H.R. 1 提案最终通过,2020年选举中的选举舞弊行为将在未来的每一次选举中普遍存在。正如(专栏作家)迈克尔·多斯特维茨(Michael Dorstewitz)在Newsmax上发表的文章标题一样:“根据民主党新的投票法案 所有50个州都将变成加州”(Under Democrats new voting bill, all 50 states become California)。这意味着什么?共和党人不可能再赢得选举。

宪法规定,州立法机构有权为他们的州制定选举法,而不是法院、州长、国务卿,是州立法机构。不要指望国会或最高法院来纠正错误。各州必须制定法律,保证投票机的准确性,消除大量的邮寄选票,特别是在没有签名验证的情况下,并强调亲自投票。

H.R.1必须被阻止,只有州立法机构才能做到这一点。

这五个领域都属于各州的职权范围,新的民主党社会主义政府想要篡夺这些权力,因为他们无视宪法,知道如果他们遵守神圣的文件,就不能做出这些改变。

问题是:各州是做正确的事,收回他们的宪法权力,还是继续把权力交给联邦政府?

原文:Only States Can Prevent America From Becoming a Socialist Totalitarian Stat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伯特‧A‧塔夫脱(Robert A. Taft)在克林顿政府期间,担任商务部负责国际业务的副助理部长,随后担任佛罗里达州八个世界贸易中心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曾在乔治城大学和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教授国际商务,著有《全球拓展业务》(Growing Your Business Globally)一书。

本文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