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被铐手挂上铺 女工程师五年冤狱又遭绑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2日讯】哈尔滨市香坊区法轮功学员刘伯滨女士,原国有企业高级工程师,因坚持信仰遭非法开除公职,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在身怀六甲时进京为说一句公道话,被戴手铐挂上铺从北京一路押回哈尔滨。如今又被绑架关押迫害。

据明慧网报导,刘伯滨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劫持到哈尔滨第四看守所隔离,后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至今。现知刘伯滨已被构陷到道里区法院。

刘伯滨女士,一九六四年出生,一九八七年毕业于湖南大学,原为哈尔滨量具刃具厂(国有企业)高级工程师,由于坚持修炼使她受益的法轮大法,曾经被非法判刑五年。

先天不孕喜得子 病痛消解幸福至

刘伯滨女士,从小品学兼优,初中、高中一直是学年前几名。一九八三年参加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湖南大学。但她由于长期高负荷的学习,压力无法纾解,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等毛病,每日头疼,苦不堪言。

更为不幸的是,她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为了要孩子,她不知吃了多少中药、西药、偏方,进行过各种治疗、理疗,遭了许多罪。后来被权威医院诊断为先天不孕,致使其家庭矛盾不断,她从此更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整天打不起精神,干一点家务活都累的不行,很疲惫、无奈。

一九九五年四月同学给她推荐法轮功,当看到真、善、忍,提高心性的法理时,她为之惊叹,终于找到了人生的出路了。她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知不觉中,折磨她多年的神经官能症等毛病都好了,愁苦的脸上终于泛起了久违的笑容,人也有了精气神。

更令刘伯滨及家人做梦都想不到的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在她结婚十年之久、在被权威医院已确诊为先天不孕的情况下,她竟然怀孕了!真是天赐洪福啊!

刘伯滨无比感恩法轮大法,她深知她身心的所有改变都是法轮大法赋予的。大法使她懂得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她非常珍惜。

只为一句公道话 六甲孕妇被铐手挂上铺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无耻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夜间这个世界黑白、善恶被颠倒了,黑云压境。这么好的功法被歪曲,师父蒙冤,世人被蒙蔽。一时间刘伯滨女士成了人们眼中的“异类”。即使周围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法轮功带给她身心的变化;即使人们真实的看到修炼法轮功带来的,一个鲜活生命正在被孕育成长的奇迹;即使领导、职工都知道她是单位难得的优秀高工。然而,“上面”定性了、“上面”不让炼、“党不让干的就不能干”,这就是所有人迫使其就范的全部理由!单位、家里肃杀的空气使她窒息。

看来是“上面”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刘伯滨决定不再沉默,她想以自己在法轮功中亲身受益的事实,告诉政府法轮功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她热爱的政府,这么对待善良的群众是不合适的。于是她向工作单位请了假,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只身一人挺著肚子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到了北京,看到火车站和前门附近已经戒严,她在早她去北京上访的功友处住了下来。听功友说当时的国家信访办已成了“抓人办”,许多功友去天安门广场请愿也都被抓了。她们还没思考好用什么方式才能让政府听到她们的真实心声。一天夜里,她们住所闯进了一帮警察,她被查出户口所在地,并被带回哈尔滨。

一路上,身怀六甲的刘伯滨被铐着手铐挂在上铺,使她一直无法休息,很痛苦。让她感到更为痛苦和不解的是,一名知识女性、一名孕妇,她只是按照法律赋予公民上访的权利,去北京正常反映情况,根本就没做任何妨碍他人的事情,为什么会手铐相加?为什么会受到如此的人身限制?“人民政府”就这么怕老百姓说句真话吗?!

回到哈市后,刘伯滨女士又被送到香坊区公安分局,一屋子人有公安局的、区政府的、办事处的、工作单位的,逼迫她“交代”,警察强制她必须写保证,否则就关押,即使怀孕在身也不能幸免,对法轮功不讲人道。她说其炼法轮功受益了,不能写。

当时一屋人七嘴八舌,真是“同仇敌忾”,大有把她吞了的“恨”。经历过“文革”等多次运动的老父亲,老泪横流的劝其别炼了,“小胳膊”拧不过“大腿”的;她丈夫也急得以离婚相威胁,以跳楼相逼,一直僵持到很晚。十月的哈尔滨已经很冷,她还穿着凉鞋和夏装,又冷又饿几乎要崩溃了,更让她寒冷入髓的是电视不间断播放的,对法轮功的污蔑、栽赃、谩骂……

哺乳期,被单位非法开除

二零零零年,她儿子刚刚满月,哈尔滨量具刃具厂就派人软硬兼施的逼迫她放弃修炼,写保证书,签所谓“包、保”责任状,否则就全厂通告开除。

刘伯滨女士无法泯灭良心,坚持认为法轮功是真正让人做好人的高德功法,她是亲身受益者。哈尔滨量具刃具厂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在她孩子尚在哺乳期,将她开除厂籍。(厂长魏华亮,主任杨国光,文件签发人,于建华。)

这使她承受着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她曾经多次向单位、妇联、610办公室、劳动仲裁委员会等部门反映,单位对她开除的决定是违法的。可是一听是法轮功的事,大家都讳莫如深,推说没有办法解决。

之后的日子,刘伯滨女士被监视,红旗街道办居民委主任多次上门骚扰,家中不得安宁;哈尔滨珠江路派出所警察无故到家中抄家一次。以致她及家人一直处于极度惊恐中,她丈夫一接到警察找她的电话就吓得心脏难受,进而向她发脾气,多次闹离婚。她丈夫为了她不被绑架,不得不瞒着她,多次贿赂相关人员。

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

在上访被抓,反映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开始以不同的方式讲真相。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刘伯滨女士和几位同修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道外区法院非法判五年徒刑。(审判长陈丰彦,审判员何静波、孔令红,书记员郇纯慧。)刘伯滨等人提出上诉,哈尔滨中级法院二审非法维持原判。

在看守所的八个月内,每天被强制像鸡鸭一样码坐,两米宽的地方四个人睡,洗澡就在便池上,只有一小盆热水。每天要求背监规。

二零一零年六月下旬她被劫持到女子监狱。第一天被强制穿上囚服,剪了长发,开始坐小板凳,被控制看转化录像。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都被集中到十一监区,被采用各种手段强制转化,码坐,逼看各种其它门派的书籍,逼迫写思想汇报等。所有的一切都是按610系统编好的程序在演绎,狱警、犯人都为了各自的目的复制著江泽民制造出的弥天大谎。

诉江被骚扰 孩子被株连经济损失严重

二零一四年一月,刘伯滨女士结束冤狱回到家,她丈夫因不想再承受那种压力了,跟她离婚了。儿子随前夫一起背井离乡。

哈尔滨香坊区珠江路派出所上报公安局禁止刘伯滨出入境,不让她正常出境去国外看孩子。未成年的孩子只能自己从国外回来看妈妈。

二零一五年刘伯滨实名起诉江泽民,遭到香坊区珠江路派出所多次骚扰。

二零一七年孩子回来要办理国外身份,需要盖章公证,又遭其管片警察刘涛和所长刁难,要刘伯滨配合他们去照相,录信息,如不配合,就不给盖章。刘涛说这是敲门行动。刘伯滨没有配合,孩子要盖的章也没盖上。

刘伯滨女士被开除公职后,为了谋生,她在自己家族的企业中负责管理和销售,企业有几十名员工。由于她经营有方,企业每年有两百多万的销售额。她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后,该企业的整个销售网络就瘫痪了,相关的几家销售门市也全停了,最后做不下去,倒闭了。

再次被绑架、构陷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二至二十三日,哈尔滨市、区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刘伯滨九月二十二日被香坊区警察绑架、非法抄家。

刘伯滨女士先被劫持到哈尔滨第四看守所(位于哈尔滨公安医院后身)隔离,后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至今。现知刘伯滨已被构陷到道里区法院。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曾遭五年冤狱 哈尔滨女工程师又被构陷到法院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