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世界海底光缆的安全与中共的威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三月,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资深研究员乔纳森‧希尔曼(Jonathan E. Hillman)先生发表了一份题为“保护海底网络”(Securing the Subsea Network)的研究报告,作为一个“政策制定者的入门工具书”(A Primer for Policymakers)。希尔曼是CSIS经济组的高级研究员,也是“重新连接亚洲项目”(Reconnecting Asia Project)的负责人。“重新连接亚洲项目”是全面追踪中共“一带一路”倡议(BRI)的一个资料最全备的开源数据库。此前,希尔曼曾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政策顾问,他的第一本书叫《皇帝的新路:中国及其世纪性计划》,去年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

海底光缆,可以说是世界上的信息高速公路,它承载着超过95%的国际数据流动。目前,全球大约有400条光缆在运行,承载着从流视频、电话呼叫到信用卡、ATM交易的所有内容,和连接全球的证券交易所。海底电缆/光缆(Submarinecables)作为铺设在海床之上、连接各大陆的通讯网络,早在1850年代就被人们所用。最早的海底电缆是1858年穿越大西洋的海底电缆,用于传播北美和欧洲的电报讯息。后来的、更新型的电缆,开始传输电报、电话和数据讯息。今天,作为国际互联网主干的是海底的光缆,它利用光纤传输数字式的电话、互联网等讯息。

英国人最早大规模地铺设连接英伦三岛和欧洲大陆的电缆时,以及连接世界各地的电缆的时候,就担心这些至关重要的电缆,如果经由大不列颠王国以外的区域,可能会被敌人所切断。所以英国人最早就铺设了所谓的“全红线”(All Red Line),作为一个连接整个帝国的、世界范围的一个网络。并且,英国人也最早开始研究怎么样去破坏敌人的通讯网络。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英国向德国宣布开战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切断了连接德国与法国、西班牙、和通过亚速尔群岛联系北美的五条电缆。这迫使德国人只能用无线电通讯,而这些无线电讯号就可以被英国人所窃听。海底电缆当然最早是用于政府事务和军事的,但很快就被用于商业,它对贸易商等来说,无疑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1980年代,光缆开始被广泛使用。到2012年,跨大西洋的光缆就可以实现100Gbps、长达6,000公里的长期、无误差的传输。到目前,全世界99%的跨大洋数据传输,都是通过海底光缆进行的。相比于卫星数字传输,因为没有更高的延迟,海底光缆要快上一千倍。当然,铺设一条跨洋海底光缆,成本都在数亿美元之谱。因为海底光缆的高成本和巨大用途,在私人企业之外,各国政府也将之视为战略资产。澳洲政府甚至设置专门的机构(ACMA),来限制可能损坏连接澳大利亚和世界其它地区的光缆。美国军方更是大量利用光缆把军事资讯从战区传输回美国本土。冷战时期,美国海军和国家安全局(NSA)曾经成功地在前苏联的海底电缆上加装了一个窃听的装置。

在CSIS的报告中,希尔曼认为,美国在海底光缆网络中的全球领先枢纽地位,已经不再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海底网络几乎承载着各大洲之间的所有语音和互联网的流量,世界上也有越来越多的人上网,而中共正在迅速地试图谋求成为海底光缆方面的领先者。

希尔曼提供的数字表明,中共的狼子野心的最好例子,和美国在这一领域可能落后的一个指标,就是从2004年到2019年,美国从15年前处理所有互联网流量的一半,减少到目前只处理了不足四分之一。所以,希尔曼希望为美国决策者提供一些系统性的介绍,帮助推进美国的经济和战略目标。

希尔曼报告的第一部分,说明了海底光缆的基本功能,如何计划以及它们面临的最常见的威胁。我们的世界对这些光缆系统的需求已经大幅度增加,但光缆的规划过程却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穿越这这些光缆的数据,现在人们已经使用多层方法进行保护,包括物理方法、加密方法、冗余系统和实时监控。但即使如此,光缆的安全还是不能得到完全的保障,比如那些捕鱼的船只,就是光缆故障的主要原因。规划海底网络的最终目标,是使它抗干扰,同时具有大容量、冗余性和灵活性。显然,如果有敌对性的国家如中共,对国际光纤网络别有用心,其安全性就更加成问题了。

希尔曼在报告的第二部分,介绍说美国在光缆上的经济和战略利益,正在受到外部的挑战。海底光缆可以加强美国经济,因为可以支持高薪的工作,提高生产率,并刺激这一领域的增长。光缆项目还有助于促进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发展,扩大和增强美国的软实力,支持民主势力、信息自由,并满足政府的通讯需求。当突如其来的变化发生时,例如在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流行期间,互联网流量激增,而海底的光缆网络使美国的经济可以保持正常的运转。

报告的第三部分描述了三种趋势,这些趋势指出,美国在全球网络中的作用正在被减弱。随着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上网和采用新技术,带宽的需求正在增加。带宽在亚洲的需求增长得最快,而在亚洲,中国正在成为领先的海底光缆提供商和拥有者。美国政府因为监管方面的麻烦和延误,在对外国政府(中共)侵入这一领域时的咄咄逼人的举措,感到力不从心。而在光缆领域,因为全球对带宽的需求增加,竞争激烈,美国人民获得国际宽带容量,都变得比较困难。

在报告的最后,希尔曼提出了保护美国在海底网络的中心和优势地位的建议。他认为,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应避免采取过分严格的姿态,这会鼓励大公司将光缆带到其它地方,并将数据中心和相关的经济活动与光缆一起带走。美国政府可以做的,是让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改善光缆规划流程,使风险评估和许可证的颁发过程更加可预见、更加清晰。美国也应该优先发展先进的“零信任”(zero-trust)技术,比如更高级的加密,以使得海底光缆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中可以继续运行。美国还应改善光缆的外国环境,并抓住发展中经济体带来的机遇。

希尔曼警告说,世界不再等着美国去解决这些问题,全球的海底网络正在自行发展,为了其它国家的利益在发展!希尔曼特别举出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例子,指出了中共的数字野心。习近平最近宣布,一条“数字丝绸之路”(Digital Silk Road)将以北京作为“全球网络的中心”。希尔曼认为,美国在这一战略领域的竞争中,其实具有相当大的优势,包括最尖端的技术、世界领先的公司企业,和法治的制度。他认为,建立有韧性的海底光纤网络,既有现实性,也具有相当大的紧迫性。

希尔曼指出的人们关于海底光缆和卫星通信的几个迷思,也颇为有趣。人们想当然地认为,卫星通信肯定传输了国际上最多的数据,但其实95%的数据是通过海底光缆进行的。人们认为鲨鱼可能是海底光缆最大的杀手,但其实人类的海洋捕鱼造成了三分之二的光缆事故。以前,人们以为电信公司如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等是海底光缆的主要使用者和建设者,但如今谷歌、脸书、微软和亚马逊才是世界海底光缆最大的投资者。

应该说,希尔曼的报告所探讨的,是非常具有紧迫性的现实问题。中共最近在试图架设连接非洲和欧洲的海底光缆的计划,正展示了中共威胁全球网络安全的最新努力。如果美国政府不能清醒地认识到中共的威胁,拜登当局依然在与中共打交道的时候立场不清、策略不明、敌我不分,并且缺乏战略的明晰和策略的强硬,希尔曼所预测的美国丧失这一领域的优势地位,我们世界被中共籍由互联网和全球网络渗透并控制,则非常有可能成为恐怖的现实。

(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