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拜登政府玩弄法律 瘫痪移民局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homas Homan撰文/吴约翰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过去两年里,我不断强调,当反对边境安全的左派掌权时,他们并不会裁撤美国移民暨海关执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缩写为ICE,以下简称移民局)。但他们会以资金不足为由,并制订绑手绑脚的政策,让移民局自己跛脚。

我执行移民法令已近35年,完全清楚华盛顿玩的这套政治把戏。当前,新的政府正在遵循这一套路,迫使移民官员违抗法院命令,背离移民局的核心使命。

正如我所预测,用在移民执法上的预算,已被删减超过3亿多美元,其中大部分的项目是拘留和运输,其原先是具体用在扣押和遣送非法入境者所需。移民局总部又在2月18日发布新的指令,迫使移民官员和执法者无法完成本职。这也是奥巴马政府时期,在2013年财政年度中曾上演过的剧本,当时亦是瘫痪了移民局的执法。

当时系在严刻的条件下要求执法的优先顺序,我们被限制,必须在国会核拨给的2亿美元预算内,来执行国家的移民法令。有限的资源和被限制分配使用资源的优先顺序,两者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如此将宣誓效忠的执法者的手脚绑住,使其无法克尽职责,真是令人深恶痛绝。

我非常不希望看到这一切再次发生;但遗憾的是,这次情况甚至更糟。

反对边境安全的左派宣称,因为资源有限,所以“限缩执法是必须”,这真是天大谎言!

当初,在奥巴马政府的2012年财政年度中,移民局的统计系逮捕并遣送40万9千多名非法外国人。以同样的资源和人力,在2020年财政年度中(川普政府时期),他们却只逮捕了10万3千多人,仅完成了2012年的四分之一工作量;由此推断,并没有所谓资源有限的问题。甚至在当前的氛围下,拜登政府其实还有很多可运用的资源。

再者,我们来检视新的限制,即所谓按照“优先顺序”来执法。其实,现在的移民局称已逮捕9成非法入境,但那实际是在工作量已减少四分之一的前提下所谈论的9成数字。故在当前新的指示下,移民局其实几乎没事可做。

移民局官员正被指示,要公然违抗由美国德州南区地方法院法官德鲁·蒂普顿(Drew B. Tipton)发出的法院禁令,原先该禁令是要让德州得以反制拜登政府颁布的“100天内暂停驱逐令”。那些被驱逐者经常都是因为犯罪活动,而最终必须遭到驱逐出境的外国人。

法官认为该“暂停驱逐禁令”实属违法。法院解释,尽管该禁令像是一项限制移民执法人员,什么可做和什么不可做的行政规范,但是该禁令没有经过法定的预告暨评论程序,所以颁布该禁令是无效的。法院继续解释,该禁令对于将非法入境的外国人驱逐出境一事,采取全面拒绝执法的行为,也是违法;而移民局也从未对该禁令进行合理解释,所以该禁令可谓一意孤行。

我收到一封在2月4日发送至各驻地移民办事单位的电子邮件副本,信中对于各办事处应该如何逮捕,以及遣返航班安排等事宜的优先顺序做出指示。

该指示直接违抗了蒂普顿法官的裁决。这封由移民局代理局长泰·强森(Tae Johnson)发送的电子邮件,将会大幅降低移民局进行逮捕和遣送驱逐的能力。该指示又在2月18日的官方备忘录中再次发布。

简而言之,该指示不把《移民和国籍法》视为国家法律,却将拜登政府的一个冲动政策奉为圭臬。该指示对高级官员的执法工作进行了直接限制。那些曾宣誓贯彻执行国会颁布的移民法的执法人员,现在被要求必须对那些在国内非法居住的人视而不见。

宣誓要执法的人,不能实践执法,却被限缩只能针对“判刑最重者”执行法律。这会对其他想要非法来到这里的人,传递出什么信息?答案是:“尽管来吧!”而且来这里以后,只要不犯下重罪判刑,你就可以把这里当作是自己家了。

我还收到另一封电子邮件,该信件取消了上个月计划执行的“性犯罪者行动”。2月3日,又有一封电子邮件发往各办事处,要求取消全国“利爪行动”(Operation Talon),该行动计划全面逮捕性犯罪定谳的非法外国人,其中包括对儿童性猥亵等。调查行动从锁定目标到目标定位,再到确认和其它执法单位的相互合作,要知道规划这些行动已耗费数千小时。

这些最新的指示和拜登政府的承诺,除了会让已存在的(非法入境)诱因增加,甚至会是暴增。边境巡逻每天缉捕超过3千5百个非法进入者。他们计算出,每天有4千个人以上违法穿越边境,甚至还有许多逃走的。算一算,每月有超过12万人次的非法入境。尤其是当墨西哥解除川普政府实施的Title 42 武汉肺炎限制令时,非法越境的数字将暴增到每天超过5千人,每月累计超过15万人次。

按照新指示,执法人员不需将被定罪的移民驱逐遣返,诸如酒驾、攻击和窃盗等罪行。该信件说:“不需遣返的定罪包括:与毒品有关的轻罪、骚扰、酒驾、洗钱、侵犯财产、诈欺、逃漏税、拉皮条或未经定罪的指控等。”

我有听错吗?拜登政府为什么要替骚扰或破坏等罪行辩解?我猜这些犯罪已无关紧要,除非他自己是受害者。

据“母亲反酒驾组织”(MADD)声称,在实际因酒驾被定罪前,平均一人酒驾高达80次。而且,我们也应该都同意酒驾会对公共安全构成威胁。但是,如果你在酒驾后遇到拜登政府领导下的移民局,我想你是个幸运儿,因为你不会被认为会对我们的社会造成威胁,就算每年有超过1万多人死于酒驾。

除此之外,未经驻地办事处主管的事先批准,执法人员不得在公众中,针对可能构成公共安全威胁的外国人,进行大规模的执法行动。这名官员已经失去了受训出的才干,无法运用自己的酌处权。试问,警察们是否需要他们长官的批准才能执行逮捕?当然不是。这是一个荒谬的主张,公然强制剥夺那些警察和执法者在其主管范围内行使职权。

那么,这一切的抗命是如何运作呢?答案很简单。虽然他们不会停止执行驱逐令,但是会故意只逮捕1成。也就是说,剩下的9成人口不会被拘留或扣押,他们不会被安置在移民程序中作处理,所以就不会被驱逐遣返。换句话说,执行“禁止驱逐令”的达成率就高达9成。一样达到他们想要的目的。

除此之外,移民局官员还被指示,不执行联邦法官的驱逐令。当前,美国有67万2千名非法移民,在花费纳税人很多税金下,已走完法律程序,经法院裁定后下令遣返。但这项遣返命令现在变得毫无意义,因为它并不会按照法院的要求执行。假如我们(普通人)无视法官的命令,你我会有什么后果?

我认识代理局长强森和其他高层主管。他们都是了不起的执法者。强森正被迫做他不认同的事。难过的是,我知道他的处境,他必须在一个受限的政治框架里,执行困难的任务。他与移民局的所有执法者相同,在公众安全上扮演要角,可是现在却无法好好履行。

原文:Under Biden, ICE Officers Now Instructed to Defy Court Order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汤马斯·道格拉斯·霍曼(Thomas Douglas Homan)是移民暨海关执法局(ICE)的前代理局长,也是移民改革法律机构(Immigration Reform Law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